天下誰人沒有老?

重陽節話老人們被中共迫害的遭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一年一度的重陽節又到了,筆者最近瀏覽了明慧網中秋節以來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信息,發現有許多老年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殘酷迫害的案例,在此僅選擇幾例,讓我們看看中共及其豢養的那些打手們是怎麼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對老年大法弟子實施迫害的。

據明慧網最近報導,遼寧省大連市開發區的郝福奎,今年八十一歲了,人稱郝大爺,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好大爺,他心地善良,非常願意幫助別人,整天樂呵呵的,笑容可掬。本應該安享天年的年紀,卻因為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遭中共法院誣判三年,今年六月被劫持入獄。

郝福奎的老伴郭玉英曾經參加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講法班,真切體會到法輪功是一個讓人身心昇華的好功法,開始虔心修煉,不多久,郭玉英身體上的頑疾好了。

郝福奎看到老伴實實在在的變化,也走上了修煉之路。修煉以後,郝福奎的身體越來越好,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精神飽滿,走路生風,修煉二十幾年來,面容幾乎沒有太多變化,如今八十多歲,看上去就像六十多歲的人。

郝福奎夫婦都是大連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化纖廠職工,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兩人屢遭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清晨六點,郝福奎和老伴正在家中煉功,房門突然被撬開,二、三十人破門而入,闖進各個屋內,開始錄像、拍照、翻查物品,搶走各種私人財物,包括電腦、書、畫、資料、手機四個、錄音機六台,價值幾萬元。一個一米八十多的高個子穿一身黑衣服,腳穿皮鞋,猛踢郝福奎後腰三、四腳,那時年近七十歲的郝福奎比他父母年紀都大啊!

警察將家裏翻了個底朝天後,又強行將郝福奎和郭玉英帶走,人扣押在大連市黃海路派出所一整天,晚六點郭玉英被放回。郝福奎被關押在大連開發區看守所,因拒絕放棄修煉,郝福奎被警察迫害到生命垂危,家屬多次交涉希望放人都未果。

二零零六年,郝福奎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兩年。郝福奎從馬三家回來以後,身體虛弱,通過修煉法輪功,才逐漸恢復健康。

然而郝福奎和郭玉英沒過幾年安穩日子,二零一二年兩人被警察監視居住,騷擾、恐嚇,致使兩位老人精神壓力很大。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郭玉英在長期的精神恐嚇中淒涼離世,郝福奎忍著悲傷安頓了郭玉英的後事。

中共公檢法部門對這個歷經風雨的老人的迫害並未停手,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郝福奎被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警察非法刑事拘留,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取保候審。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開發區檢察院以開檢刑訴向開發區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警察非法抄家時掠走的法輪功書籍、真相光盤、優盤儲有法輪功信息、電腦主機有法輪功信息等為迫害證據,非法判郝福奎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五千元。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區法院於一九八醫院的一間會議室非法庭審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廖松林,剝奪其聘請律師辯護的權利,廖松林的當庭自我辯護也被法官打斷,只說了幾句辯護詞。

廖松林生於一九四一年十月十六日,湖南省郴州市軍人接待站退休職工,一九九四年修煉法輪功之後,一身的病不治而癒,如:以前患的神經官能症、肺結核、鼻竇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傷引起的腦震盪後遺症都好了。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曾多次為單位維修水電設施,不要一分錢報酬;為鄰居維修水電器具,不收禮也不讓他們請吃喝。單位領導委託廖松林做生活區物業管理,不收一分錢管理費,義務為大家服務。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早晨八點多,郴州市北湖區國保大隊十多個警察綁架了修煉法輪功的古稀老人廖松林;之後,有五個警察強行入室非法抄家,將法輪功書籍、師尊法像、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全部洗劫一空。當時國保警察欲劫持廖松林的妻子孟慶蓮,遭到孟慶蓮的強烈抵制。廖松林老人被國保警察非法關押至郴州市看守所。

廖松林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抓捕,非法關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被郴州市北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監獄。二零零八年又被冤判四年。

廖松林的妻子孟慶蓮,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趕赴北京上訪,想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就因為講幾句真話,被北京警察抓起來,非法關進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遭非法審問,遭受警察不斷地搧耳光。當時正是大冷天,氣溫只有零下七度,孟慶蓮被警察強制脫掉棉衣,接著警察拉住孟慶蓮的毛衣領往脖子裏灌了一雪碧瓶的自來水,還注射不明藥物,孟慶蓮全力掙扎,幾個警察將孟慶蓮雙手抓住,用手將孟慶蓮兩顎夾住,使嘴張開,用針筒將藥物噴進孟慶蓮的嘴裏。

廖松林的兒子廖志軍,心地善良,憨厚勤快,樂於助人,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非法勞教兩年,並於二零零八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次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共計十三年半。

劉清平女士是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招待所退休工人。她為人善良謙和,為別人著想,樂於助人,在眾多的親朋好友同事中口碑很好。因信仰真善忍大法,遭中共三次非法勞教、兩次關洗腦班、刑訊逼供、酷刑加害,經常的騷擾、監視,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清平女士身心遭受到極度摧殘,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清華大學教務處職工邱淑芹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六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八年北京開奧運會之前被劫持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身心受到嚴重摧殘,頭部被打一個坑。回家後,610、警察、居委會經常騷擾,家人反對,給她精神和生活都造成很大壓力,多次住院,不幸於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

山東省青島平度市法院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誣判七十多歲的即墨市法輪功學員邱青華三年、罰金四萬;她兒媳李紅蕾四年、罰金四萬;她女婿徐建訓一年零兩個月;邱青華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被迫害出現乳腺癌症狀。

筆者剛從明慧網得知,河北省秦皇島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女,六十多歲,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在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秦皇島市開發區珠江道派出所綁架。七月五日,被綁架進秦皇島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七月十八日,馬桂蘭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突轉為刑事拘留。

大約在九月十七日,突然傳出馬桂蘭在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而且在這不到一個月期間內,看守所還有二人也離奇死亡。

據不完全統計,到二零一八年十月,在秦皇島看守所最少有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在非法(超期)關押中,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一個個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迫害的悲慘遭遇;一個個被中共迫害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就是一件件控訴中共迫害的鐵證。

中華民族曾經是歷史上譽滿全球的文明古國,尊老愛幼更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傳統的中國老年人因為其智慧和經驗,自尊和仁厚,是社會中最受人尊敬的群體。

清朝康熙帝曾經兩次在暢春園和乾清宮舉行千叟宴,宴請65歲以上蒙、滿、漢文武大臣以及致仕人員達千人以上。乾清宮的兩次筵席上,康熙與赴席老人們飛觴飲宴,皇子、皇孫們侍立觀禮,並為老人們斟酒。為紀念這兩次盛會,康熙帝即席有賦《千叟宴》詩一首,並命大臣們「賦詩記事」。

而今日的中共邪靈卻在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迫害善良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人,數千年的文明傳統被毀滅殆盡。試問那些死心塌地為中共賣命的惡奴們:人心都是肉長的,誰家沒有父老雙親、妻子兒女、兄弟姐妹?天下誰人沒有老?假如這些無端的迫害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還能那樣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去迫害他們嗎?

值此重陽節之際寫出此文,以揭示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惡本質及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願中國大陸更多的民眾和國際社會關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之久的殘酷迫害,儘快解體中共,結束迫害,讓千千萬萬的老人們能夠過上一個安享的晚年,讓所有的家庭不再無端承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慘遭遇,讓人類社會充滿和平、幸福與美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