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四歲,修大法已二十多年了。在這二十幾年修煉的風風雨雨中,在中國大陸這個大煉功場、大熔爐的錘煉中,修煉的越發成熟、理性,以信師信法的意志一直走到今天。以下僅舉幾例信師信法、提高心性的過程向師尊彙報。

一舉多得

二零一八年五月底一天,我照常出去講真相,中午回家的時候,順便買了兩塊血豆腐。走著走著,就看見一輛摩托車飛奔而來,還沒反應過來呢,我整個人就被撞倒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摩托車壓在我的腿上,那幾塊血豆腐壓碎了,像一灘血。

騎車的是個小伙子,一看地上的血,人還沒起來,就語無倫次的說:「大姨,你看這地上的血,你能起來嗎?能走嗎?」我說:「那是豬血,我沒出血,你摩托車壓在我腿上,能起來嗎?」他一聽樂了,趕緊扶起車。我起身後馬上說:「別害怕,我沒事。」我一摸後腦勺一個大包,一看,褲子撞出了兩條口子,腿壓出了一個大坑,還出了血。他一聽我說沒事,馬上遞過兩百元錢。我伸手把錢擋了回去說:「大姨是修法輪大法的,這錢我不能要,你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比啥都強。」

我藉機給他講了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小伙子千恩萬謝的說:「謝謝大姨,遇見好人了。」我說:「你不用謝我,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是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旁邊的人都說:「小伙子,你今天是燒高香了,遇到好人了,否則今天就不是兩百元錢的事了。」

這麼多年的學法修煉,師父的法早已溶入我的心中 。所以挨撞的一瞬間,我頭腦清醒,一下子想到了師父的法:「好壞出自一念」[1]。我真的沒事。同時還向撞我的人洪了法,講了真相,做了「三退」,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路人都看到了這一幕,也聽到了真相,真是一舉多得。

信師信法

二零一八年黃曆五月初二,我出去講真相。走至新華書店門前,突然覺的心臟特別難受,我馬上坐在台階上,心裏發出一念:不承認它!慢慢感覺好了。我給周邊的幾個人講了真相,並勸了「三退」。

到中午十一點時,那個狀態又出現了,我發一會正念又好了。到下午四點同樣狀態又來了。一天之內鬧了三次,我這才意識到,是舊勢力在搗鬼。我想起師父講的法:「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2]我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基點是正確的,誰也不許來干擾迫害,膽敢來,那就只有被銷毀、解體的份。

我不停的背著師父的法,背一遍,師父給我拿下一層不好的物質,背一遍,師父給我拿下一層不好的物質。就這樣,大約半小時,師父給我清理完了。心臟感到特別的輕鬆、涼爽,從此再也沒有難受過。

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真真切切的親身感受到了這一法理的一層內涵。此時,我眼含著淚,感恩師父的心情無以言表。只有多救人,在法上精進,才能報答師恩。

修去常人心

姑爺前妻的女兒要出嫁了,他前妻也要以母親的身份出席婚禮。我一聽就來氣了:孩子長這麼大都是我姑娘養著,她的生母沒照顧過,沒管過,如今孩子大了,要出嫁了。她卻堂而皇之的要來取代我姑娘?我這個心非常不平衡。正好我妹妹來了,提起這事兒,她又給加了點鹽兒,我這心裏更不平了,氣的我冒雨打車去找姑爺算賬。

到了姑娘家,我剛要發話,姑娘先開口了:「媽呀,這事你別管了,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個啥,趕緊回家去。」我這不是瞎操心了嗎?一句話沒讓說,本來攢足了勁去的,卻像洩了氣的皮球,鬧了個大窩脖回來了。

在回來的路上,我才覺的自己不對勁兒了:這事不在法上啊,修煉人咋還摻和常人的事了呢?這一下,暴露出自己很多人心,爭鬥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還有情。師父借我姑娘的嘴點醒了我。姑娘沒有修煉,還能把事兒看淡。我這個修大法的咋還不如常人了呢?真是汗顏。

悟到了趕快在法上歸正,修去這顆不平衡的心。請師父放心,今後我一定更加精進實修、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