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做到信師信法 就能顯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八日】

有正念才能闖過病業關

二零一五年,我因訴江被中共法院誣判兩年,由於怕心和親情的執著,被迫在放棄修煉保證書上簽了字,自己很自卑,對自己失去了修煉信心,所以一直處於消沉狀態。沒能及時否定這不正的狀態,舊勢力在我身體上演化出病業的假相,表面症狀是宮頸癌,那時我已沒了修煉人的正念,在家人的安排下,在醫院做了手術,又做了一次化療,之後肚子腫脹,生活處於不能完全自理的狀態。

同修知道後,來我家和我交流。同修說:我對你有信心,趕緊起來學法、煉功。聽到這話,我心中一驚:這不是師父用同修的嘴在點醒我嗎?我修煉的心還在,只是由於害怕,被邪惡鑽了空子,往死裏害我。我感動於師父的慈悲,在同修的真心幫助下,振作精神,否定一切迫害,重返修煉。有兩名同修在我家學法。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我把一切營養藥完全放棄掉,反而身體變化很大,就是大腿清理淋巴的後遺症還沒有完全恢復,大腿兩側還脹,但能幹一些家務了,並在今年三月一日,我能走出去講真相了,是師父又給不爭氣的弟子悔改和從新走回大法中修煉的機會,弟子萬分感激師父慈悲救度,一定抓緊實修自己,在法中歸正自己,修補漏洞,趕快提高上來,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跟師父回家。

在病業假相期間,在心性關上,遇到的事情接踵而來,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我還處於不能完全承擔家務的情況下,丈夫因腰椎間盤的問題病倒在床,不能自理,連吃飯都得在床上,經過調整,十天後,他能走路了,可是剛剛過了半個月,就又病倒了,這一病就是兩個月不見好轉。

這期間對我的心性考驗很大,因為我還不能走遠,買米、買菜都很困難。怎麼辦?我提議上養老院,丈夫還不同意。這期間在我家學法的兩名同修給了我極大的幫助,幫我買東西,往外倒垃圾等,同時在法上切磋,使我在法上明確了。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同時多學法、背法,多發正念。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1]我反思自己的修煉路程,師父把七﹒二零以前的老弟子都已經推到位了,都已經是三界外的生命了,那為甚麼我竟然被邪惡迫害的如此嚴重呢?就是沒有把好事、壞事都當作好事來對待,學法流於形式,說的多,做的少,在淺層次明白法理,可是關難來的時候,就怨聲載道的。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2] 我堅定了正念,不把自己當成病人,承擔一切家務,伺候丈夫的吃喝拉撒。在丈夫病重的時候,他兒子來看他,不但不說些寬慰的話,還說了很多讓他傷心的話,(因我和丈夫是再婚家庭)我就安慰他:咱們有大法,有我在,你甚麼都不用怕。他非常感動。

在這兩個月的日子裏,在反反復復的魔煉中,我堅定了修煉,獲得了心性的提高和各個方面的收穫。

正念顯威力

就在今年三月二十日,我家發生了一件讓人犯愁又無計可施的事。丈夫的老兒子因做生意賠了,借銀行的款沒還,在一年前就逃跑了。他是房產局在職人員,是請病假在家做生意的,結果不但沒掙錢。銀行找到他單位,告之再不還銀行就起訴了。丈夫聯繫上兒子、兒媳,叫他們回來一起想辦法,他們不但不回來,還說了些讓丈夫傷心的話,特別是他兒媳婦,說了很多埋怨他的話,怨恨在他們開廠子時沒錢周轉,沒人幫,不然也不會欠那麼多債。丈夫傷心的老淚縱橫,我在其中也備受煎熬,因他們有能力還錢,可是他們不打算還,想耍賴,抱著僥倖心理,逃一時算一時。

看著丈夫無奈、傷心、絕望的表情,我一時氣恨之心湧上心頭,心想:我在這麼難的情況下照顧你爸,你爸病倒的多半原因是你造成的,大冬天起大早去給你們辦事,連凍帶累的,使他的病又犯了,你們不能讓他省心,有病不能照顧他反而還氣他,我都跟著傷心,我可得走了,不看你的這些心煩的事了。因在半年前,我病重時,丈夫就同意我去我女兒家養老,意思是找各自的兒女養老,並且還給我寫了字據。

我的思想鬥爭很強烈,在這關難面前我怎麼過,接下來的日子我怎麼面對,將如何對待即將發生的一切,用甚麼樣的心態來走以後的路?在常人和修煉人的較量中,修煉的正念佔了主導,我要留下來和丈夫一起面對。

已經快兩天了,他們把手機都關了,也聯繫不上,怎麼辦呢?二十一日下午,我學完法回來,我冷靜思考著這一切,現在主要是他兒媳婦不願賣房還款,寧可自己的丈夫進監獄,也不改變主意,她能那麼絕情嗎?我想不應該呀,那不是她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想他們倆個都曾經明確的表態已經做了三退了,他們應該是好的生命,只是現代的變異觀念使他們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他們這樣下去,對他們一點好處也沒有。怎麼證實「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呢,這是邪惡在毀人,在搗亂,這時我就在思想中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他們想賴帳、逃避的心和寧可犯法的心、僥倖心理,解體操控他們犯罪的一切邪惡,全部解體,對我修煉進行間接干擾的一切邪惡滅盡,請師父做主,我在下午四點和五點發的正念。

丈夫從臥室出來,在我身邊坐下,我和他說:我求師父幫忙了,你也和我一起求師父。他當時就說好,然後他雙手合十,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幫忙啊!讓他們快點回來吧!」幾個小時後,也就是晚上七點四十分,他兒子打來電話說:他們想好了,決定回來賣房還貸款。神奇吧,逃了一年的人,而且在幾個小時前還堅決不回來,在幾個小時後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丈夫接完電話激動的說話都變聲了,我對丈夫說:咱們求師父、發正念好使了吧?他高興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次感受到師父的保護,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就在上個月,也就是三月三十日,他們從南方回來了,到家後,我找出他們能穿的衣服,因南方熱,他們回來時穿的很少,也沒帶厚衣服,可北方還很冷。吃完飯他們穩定後,我急切的問他們:怎麼改變主意想回來的?我和你爸還請我師父幫忙,讓你們快回來。兒媳聽後說:啊,那好使了。原來她是在晚上六點下班後,他倆商量後決定回來的,而且在決定回來的第二天,她丈夫的同學是規劃局的,告訴他一個消息,他在農村的一處房子今年要拆遷,能得到一筆拆遷費。我就藉機告訴他們做好人的道理,人一旦有了正念,好事連連。一定要做好人,相信大法好。他們都高興的說:一定,一定。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果然銀行給他們減免了四、五萬元的利息,而且可以分期償還。但必須還頭筆款,如果這筆款還不上,不但不減免利息,還得走法律程序。在他們還不上頭筆款時,我把自己開工資的兩萬元借給他們,使他們還上了頭筆款,他們的房子快速處理,從中獲得了很大的利益。接著兒媳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還是店長。

兒媳說:「我們都沾了阿姨的光。有大法保護,真是事事順利呀。」我說:你們千萬要記住這一切都歸功於大法師父。丈夫也說:看著你修煉真是樂在其中。我更是感到在大法中修煉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