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歲老嫗:「不疼,不疼」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份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那年我五十歲,當時我的身體一直不好,不想吃飯,身體很瘦弱,還有很多的疾病。有位法輪功學員當時告訴我:咱們村有人煉法輪功,這個功很好,你也去煉功吧!某同修家正在放師父講法錄像去聽聽吧!我聽完師父的講法,身體就有了明顯的變化,精神越來越好,我就堅持煉功學法。

現在我渾身的疾病」不翼而飛,整個人天天都有使不完的勁,七十歲的我比年輕人都有精神,家裏無論事情的大小,買米買麵,都是我一個人幹,五十多斤的面和一百多斤的米,都是我一個人用自行車推回來,再分幾次慢慢搬到三樓,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不知不覺躲過危險

一九九八年,我剛剛得法,四月份,我提了滿滿一大籃子西紅柿苗,要出門去鄰村賣。在門口,我搭了一個兄弟倆過路的三輪車,車上放了一個大冰櫃,裏面裝滿了雪糕。開始他們說車上沒有地方,不讓我上車,又說我年齡太大了,去的路上不好走,怕我有事,不好交待。我說:「我實在是找不上別人的車了,我抓緊點,沒事的,你們捎上我吧!」後來,我就擠站在三輪車一角,身體向前,趴在冰櫃上,雙手抓著對面的車欄杆,籃子放在我兩臂中間的冰櫃上。

路很不好走,顛簸的很厲害,上一個大坡的時候 ,我看著車子很吃力的往坡上爬,車子前面的排氣管一直冒著滾滾黑煙,我緊張的雙手非常用力的抓著車子欄杆,怕摔下去,不知不覺一回神,我卻蹲在地上,雙手緊緊的抓著籃子,一看車子已經走了老遠了!

我回過神一想:是師父見我危險,讓我下車了,太神了,我不知怎樣下的車,我自言自語著,感嘆大法的神奇!

到了村子裏,把西紅柿苗一會全賣完了,很快回到了家。家裏老人說,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我把經過和老人一說,他們都說:「大法太好了,太好了!」

「不疼,不疼,不疼」

有一年的五月份,我給鄰居幫忙捆香椿芽,在場的幾個鄰居問我說:「某某,你說法輪功好不好?」我說:「好呀。」他們說:「如果好,某某某,還去世呢?」我說:「因為他做的不好,沒有做正,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標準,所以大法就不保護他。」

我話音剛落,突然從旁邊高大的香椿樹上掉下來一根碗口粗的樹枝,枝杈杈連帶著很多很大的一根大樹幹,一下就從我的左側砸向我的頭頂,我用手一邊揉著頭,一邊說;「不疼,不疼,不疼,你們看看我沒事,我有大法保護。」結果我真的沒事,連包都沒有起。在場的人都驚的目瞪口呆,他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當時我也不害怕,我知道師父把這個難都給化解了,謝謝師父!

骨頭錯位 獨行十二小時回家

還有一件更神奇的事,同年的年前臘月二十六,我剛剛學會騎自行車,下午四點多,我騎著自行車從城裏去相隔三十里的姐姐家,路上經過一個大坡,我突然剎不住車了,直接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車子飛出去好遠好遠。

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一看我的左胳膊肘的棉襖,和左腿的膝蓋下面的棉褲,都破了一個大窟窿。渾身疼的不能動彈,尤其是左半身體,劇烈的疼痛。我忍著劇痛,腦子甚麼都沒有想,就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知道我有師父保護。我只能用右手推著車子慢慢地往姐姐家走。寒冬臘月,我一個人又疼又冷,走了整整六個多小時,走到姐姐家已經深夜十一點多了,因為我疼的厲害,連炕都上不去了,等上去一脫衣服才知道,我左邊的鎖骨和左腿的膝蓋下面的骨頭都已經錯位了,骨頭都變形了,鎖骨都支稜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就起不了床了,我讓姐姐趕緊扶著我給我穿上衣服,我說:「姐,我不能躺下,一躺下就起不來了,我得趕緊回家去!」於是,我又推著車子從姐姐家早上八九點左右開始往家走,直到晚上九點多才到了家。

我回家後,沒有告訴家人我摔傷的事,每天還是忍著劇痛該幹甚麼幹甚麼。家裏所有的家務都是我自己做,整整一年,我的傷才完全好了,骨頭自己也長好了,沒有吃一粒藥,沒有找一個醫生。家人在幾個月後,通過親戚才知道我受傷的事,他們也都共同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偉大!

躲過生死關

我還有一次生死關,我坐一輛小馬車,要去走親戚,走在路上,遇到一個下坡,我坐在車前邊,車速太快了,我一頭栽下車去,車轂轤順著頭邊上快速的擦過去了,趕馬車的人驚呆了,也嚇壞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說:「今天是有神保祐,要沒有神仙保祐,你就死在路上了!」我知道這是來索命的,師父又替我償還了一條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