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少女:對「聽話」的理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修煉的路上坎坎坷坷,除了舊勢力的破壞外,還有各種執著心的干擾。而同修一次次的過關中,也磨去了各種執著心,從而對法理也有了越來越深的正悟。我今年十五歲,在幾年的修煉中,也有了一些自己對法的認識。下面就來說一說我對「聽話」一詞的體悟。

何為「聽話」?表面是指一個人聽從另一個人的話。而實際上,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是對師父講的法的一個虔誠信仰的態度,我認為這才是聽話。我就把發生在我身上關於聽話的實例講給大家。

從小到大,由於家庭原因,我一直在姥姥家生活,姥姥家所有人都學大法。我們一家人每天都很聽師父的話,堅持每天都學法、煉功。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整日裏歡聲笑語,每天我都在師父的保護下生活。

因為我那時候還很小,對法沒有太多的理解,只是在家人的影響下,知道師父是神聖的,是慈悲的,只有這麼一點對師父的認識與理解,對於師父的講法,家人說甚麼,我就信甚麼,特別的聽話,從來都沒有疑惑過。家人告訴我要對法堅定,我就無論在任何時候都沒有動搖過。對家裏的每個人說的話都言聽計從,不論是誰對法的理解,我都會仔細的聆聽,因為那時我看不懂《轉法輪》書中師父講的法的內涵,只能聽家人站在自己的層次上對法的理解和自己參悟出來的道理,對家人說的話也一樣深信不疑。

直到長大了,也以家人對法的理解為標準,這麼多年一直如此,沒有真正的自己在法上去悟道,沒有一點自己對法的理解與認識。直到最近,我才漸漸覺的有些不對,才發現自己在法上沒有一點自己的認識。

在前幾天的中午,我正在看明慧網,親戚來到我家,要找人去聽關於人壽保險的講課,我當時並沒有在意,因為我對保險這些商業中的東西不感興趣,也就沒多聽。親戚在與家人說的時候,家人本著修煉人的態度,不同意去參與捧場的事,親戚也表現出理解的態度。就在親戚要走時,家人突然說出要不讓我去捧場湊人數的話。而我當時並沒有拒絕,因為這些年,我一直在聽家人的話中長大,在法上,也沒有自己的認識,再加上本來就把自己當成孩子的我,也並不理解捧場的意義,就站在人上想:自己只是個孩子,要聽家人的話,於是就默默的同意了。

當晚,同修來到家中,正巧我要往出走,家人與同修說出我去捧場的事,同修立即表示不認可,認為造假不符合法的標準。交流一會兒後,家人立即認識到了錯誤,而我卻傻愣愣的站在那穿鞋,因為已經答應了親戚,所以只能去了。走的時候,家人將MP3給了我,叫我到那聽交流文章,不要聽常人蠱惑人心的話語。

路上仔細思量,才發現事情不對。正有點頭緒時,親戚突然對我說,要我撒謊說自己十八歲,當聽到這句話時,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做錯了。附和常人中的捧場是不對的,由於只悟到這樣做不對,但並未及時否定,還是去了。

到那聽了半個小時,那裏的人卻不讓我戴耳機,必須聽他們講課。這種洗腦的方法使我認識到是魔的干擾,但還是沒有否定。回去與同修交流後,才深感慚愧。

第二天去小組學法,與同修阿姨切磋,阿姨在法上幫助我,讓我在法上認識到這樣做是不對的,在修煉中,就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如果違背修煉人的標準,去附和常人的要求,幫助捧場,表面上看是本著善心,認為親戚提出需要幫忙,就得要去幫助,站在好人的基點上去衡量做事。

再一個就是聽話的思維,想到自己是個孩子,就一定要聽家長的話,就應該言聽計從。實際上還是站在了人上,一個修煉人,聽的是誰的話?是師父的話。不能因為是長輩、是家人就不分好壞、沒有標準的甚麼都去聽,甚麼都去做。宇宙的真理,真、善、忍的衡量標準,是永遠不會因為誰是家人、誰是長輩就改變的,那個理就在那,那個法就在那,不會因為放不下的世間甚麼,而發生改變的。那麼作為我這個修煉人來說,是按照宇宙的真理、是按照師父講的法的標準去做事,還是按照家人口中聽話的孩子去不分好壞、善惡的去做事?不在事中讓我選的話,我當然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但事實上自己卻並未做到。家人的一句聽話的好孩子,就能讓我沒有約束、沒有標準的去做著不符合法的事,那不就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嗎?把家人擺在了法的前面,把家人的話看的比法都重要,仔細想一想真是一個很可怕的事,竟然把人擺在了大法之上。

法是嚴肅的,師父在法中講道:「我講過,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裏不變就提高不了,甚麼也得不到。」[1]仔細想想,才發現自己這些年真的做錯了,與其戴耳機不聽他們的洗腦謊言,為何不直接在法上認識,直接拒絕呢?與其聽從家人的話,為何不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仔細思量這件事該不該做呢?我現在才明白,修煉就是這樣,在被執著心和錯誤認識的干擾中,一點點的認識著自己,一點點的改變著自己,這樣才能一點點的提升自己,正如師父法中所說:「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2]

學完法回家後,躺在床上回憶著今天學的師父講的法,一句一句的與自己對照,這些年點點滴滴的不足與不在法上的一切就如同飛瀉的瀑布一樣傾瀉出來,才發現自己從前的不精進和不會修,導致在遇到困難時想不起來一句師父講的法,只能是在怎麼辦中等待著同修的提醒與幫助。

正法要結束了,可是自己每天都聽著這句話,卻並未當成一件嚴肅的事情對待,只是把自己當成了聽話的孩子,斷斷續續的學法,家人精進了,我就精進,家人不精進了,我也就無興修了。

師父看我還有修煉的心,就在夢中點悟,我夢見自己站在樹枝上,望著下面泥潭中的同學,腳一滑,自己也從樹上掉了下去,掉在半空中,被一隻類似鳳凰的仙鳥托起……醒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機會啊!師父在救我呀!讓我趕快精進起來,要不真的就要掉到泥潭裏去了,真的就毀了呀!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法,一定要好好的學法,彌補以前失去的時間與機緣,在修煉中去掉自己的魔性與執著,努力跟上短暫而莊嚴的正法進程,一定要跟師父回家。

以上為個人理解,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