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同修 不要這樣勸人》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讀了同修文章《同修 不要這樣勸人》後,讓我感到,修煉人如果法理不清晰的話,很容易被那些模稜兩可的話所左右,表面看似乎有道理,其實對修煉一點提高也沒有,我自己就遇到過這樣一件事。

那是多年前,我犯了男女錯誤,當時很苦惱,心裏沉重的像壓了一座山,從來不流淚的我,竟哭的有些絕望。我打不起精神,又不敢跟周圍同修說,怕人瞧不起、笑話,我很清楚這件事對修煉人意味著甚麼。在痛苦之際,我出差時正好路過一個老同修那個地方,這位同修大姐是開著修的,我把心裏這點骯髒事跟她說了,讓她幫我悟一下,當時我感到走出這個泥潭很難。同修大姐聽了我說的這事後,勸我說:「不要有壓力,修煉人遇到事沒有偶然的,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急問:「那你咋看這事?」她跟我講了某一世的因緣關係,我說:「這不犯了男女錯誤了嗎?法上都講了呀?」她說:「這法太大了,不是你理解的那點,有些事是表面看不透的,甚麼事得順其自然,順其自然才能了緣……」

聽了大姐的這番話,我心裏一下子釋然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可是,後來隨著我不斷學法,總覺的不是這麼回事,師父也點化我:極危險!我很快跟那個女孩斷絕來往。當我在法上提高上來時,嚇了一大跳,感到大姐那個解釋是舊勢力給我設的一個可怕陷阱:不管大姐看到的是真是假,都是舊勢力有意安排出來的。如果我順著大姐的話去「順其自然」的話,那會順到哪去?順著常人的洪流往下滑,結果會啥樣?更重要是,大姐的那番話對我甚麼提高都沒有,沒有任何心性上的觸動。修煉人只有觸動才有提高,我不僅沒被觸動,倒找到了犯男女錯誤的根據,心裏沒壓力,好像我了緣做對了,這麼大的原則事就這麼輕鬆的過去了。接下來那應該是甚麼呢?就是被舊勢力抓到把柄要害死我。

勸人的同修一定要在法上勸,對那些似是而非的勸人話一定要警惕,要理智用法衡量,舊勢力對每個大法弟子安排都很細膩,那是步步陷阱,步步淘汰,稍不注意會毀於一旦。

我還看到一件事:本地有幾個同修在同修圈子裏到處借錢,欠了30萬、50萬、100萬……借多了就沒能力還了。有一次,有個同修被邪惡非法判刑了,另一個同修借了他一千元錢,按理說同修被迫害了,借錢同修應該馬上把錢還給人家才對,可借錢同修跟沒事似的。有個同修知道這事,看被判刑的同修家裏很困難,就替同修去要錢,借錢的同修說:「那不能給,他前世欠我的錢,這賬算平了。」後來才知道,那幾個欠錢數額很大的同修跟一個開天目的同修經常來往,要不怎麼知道前世欠她(他)的錢呢?這種常人都做不來的事情,修煉人怎麼能說出口呢?

還有一次,一個經常借錢的同修跟一個開天目的同修說:「是不是我們這些沒錢的人,就應該花有錢人的錢?師父是不是就這麼安排的?」當時開天目同修笑著說:「有這方面原因,誰借誰的,哪有偶然事?」這種不在法上的話負面影響很大,使得借錢同修根本不想有沒有能力還錢,光借不還。要錢時還理直氣壯:「沒錢,有錢時再說。」這要是常人就被告上法庭了。這種行為被舊勢力抓到把柄迫害的很嚴重,有的債台高築,討債人應接不暇;有的工資卡都押了出去,只留點基本生活費;有的出去打工掙的錢還不夠還利息;有的離世了,親戚朋友見人走了,欠的錢又還不上,對大法印象很不好,其中有一個家族的人罵大法。

師父說:「大法弟子之間欠債,要還錢。都是大法弟子,你的就是我的了,哪有這說法啊?(眾笑)那能行嗎?作為一個獨立的生命來講,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他在修煉中代替不了你,你也代替不了他。包括父母、兄弟、夫妻、子女,誰也代替不了誰。」[1]

個人淺悟,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