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同修跟自己走就是帶同修脫離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經常看到有某同修(以A指代)修煉的狀態比較好,為其他同修跟不上著急,找大家交流,希望大家一起跟上正法進程。

過程中同修們都有很大的提高之後,就覺的A修的好,對自己有幫助,以後甚麼事都找同修A交流一下。甚至有時候自己在法上悟到甚麼,心裏也不踏實,也得找同修A說一下,得到A的肯定了,才放心。最後慢慢的很多同修就開始崇拜A了,大家都圍著他,遇到事就找到他切磋交流,而不是自己去學法,自己去悟,走自己的修煉路。而同修A也義不容辭的幫忙,來者不拒的說自己對同修這事那事在法上的認識。最後A自己也起心了,甚麼事都要指點一下。

這種現象在不同的地區都有,在同一地區還不斷的出現,比如這段時間是同修A這樣,下一次同修B又如此了,緊接同修C……只是A表現的是法理上比較清楚,所以大家都聽他在法上的認識;同修B表現在講真相方面,所以他怎麼做其他人就跟著做。最後同修A、B、C一個個的都被舊勢力迫害了,而跟著走的同修自己也沒在法上修上來,就只是跟著同修A、B、C照葫蘆畫瓢做樣子了。

我想同修A剛開始也是抱著好心,幫助大家共同提高的,但慢慢的自己的名利心一起來,被魔利用,也會起干擾作用。當大家都跟他走,其實就是A帶著同修離開了法,是在破壞法了。個人悟到,正確的狀態應該是這樣,每個大法弟子有甚麼問題,都自己多學法。如果是自己心性有甚麼問題,多學法,對照法向內找,去掉執著心,提高上來,如果自己長期發現不了的心性問題,作為旁邊的同修這時確實是可以抱著為對方好的心給他指出來,他對照法看別人說的在不在法上,如果在法上,就照著法做,歸正自己,修煉是每個人自己的事,作為旁邊的同修只能給他指出來,不能帶著他修。如果是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每個大法弟子也是應該自己多學法,從法上悟該怎麼做,然後大家再把自己的理解拿出來共同探討,集思廣益,共同商量出最合理有效的方式,然後大家共同協調配合,整體做好救人的事,而不是大家都覺的A修的好,眼睛都盯著他,等他拿主意。

有的學法點上的同修接二連三的病業離世,作為學法點上的同修卻不從根本上找自己,學法點是不是整體偏離法了?其實每個學法點都有精進和不精進的,為甚麼出事的都是自己點上的呢?有協調人說是因為自己這段時間太忙了,沒時間去學法點造成的。其實如果離開協調人就接二連三的出事,這種狀態本身就是不正常的,沒有協調人在,不是有師在有法在嗎?為甚麼非得有協調人在才行呢?

前幾天明慧有篇交流文章《三個夢境》,「夢境一:很大的考場。很多人都在參加考試,但是卻出現很多的人在相互傳抄同一張卷子,逐一傳遞,很是有序。」當時看了這篇文章,深有同感,這確實是目前很嚴重的問題,學人不學法,照葫蘆畫瓢做三件事。修煉已到最後,大法弟子的層次拉開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以法為師」[1]這一點永遠也不能變。

我多年前也做過一個夢,現在想起來都歷歷在目:我要上台表演前,看到戲台前掛著好多種假髮、戲服及道具,我拿起一個假髮就往頭上套,心想,「這樣表演就容易多了。」這時突然空中有一個嚴厲的聲音傳來,「沒有你的,你不能戴這個東西表演!」其實不是自己實實在在法上修的,在法上悟的,在法上做的,做的樣子再像都沒有用,是不被承認的,也不起作用。

師尊說:「告訴大家要珍惜法,要多學法,一定要反覆的看書,你就在提高。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這部大法中,你只要學你就在改變,你只要學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學到底你就能圓滿。」[2]

大法是一切的源泉,大法弟子都是其中生命。有這麼偉大的一部大法在,為甚麼不本著法去修呢?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要格外小心,珍惜自己走過的路。舊勢力是不想讓大法弟子修成的,如果到現在還不能清醒的在法上修,學人不學法就是在走舊勢力的路,自己是修不上去的,也極可能被舊勢力鑽空子,把同修也拉下來了。

師尊說:「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3]

一點個人體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