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來自親情的干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今天又跟著兒子去公園玩了。只要一出去,這一天就甚麼都做不了,發正念發不成,回來就後悔。在晚上背《洪吟三》時一下子明白了:這不是親情的干擾嗎?利用親情讓你甚麼都做不成。

現在環境寬鬆了,邪惡少了,有些同修思想就有些懈怠。可業力和舊勢力變化著花樣,利用同修還沒修去的執著,給你加大關難往下拖你。

舉幾個我身邊的例子,寫出這篇文章只想讓類似的同修不要犯同樣的錯。

一、首先說我自己。從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到京給兒子看孫子。兒子媳婦都說北京管的嚴,要注意,不像老家怎麼做都行。兒女情上來了,怕連累他們,於是很少講真相救人。過一段時間覺的這種狀態不對,等孫子睡午覺時出去轉一圈,勸退了兩人。

只要你一想精進,干擾就來,家裏不是這事就是那事,事情過去了之後又走不出去了,怕自己講不過北京人,怕被問住了。都是人心,忘記了法的威力。就又把希望寄託到北京同修,天天盼著遇到同修給我講真相,一旦聯繫上可以帶帶我,可一等就是兩年。等不到就想回老家。去年「五一」回家與同修切磋,同修講,每個集市都去救人,每個集市上都有我們同修二十多人,發資料都是手對手給。我一下子明白了老家同修多,既然我去了北京,那就是那裏需要我,回來開始背法。

說是背法,可是心不淨,好幾天背一自然段,有時背兩段,到現在才背了一半。我還要繼續堅持下去的。孫子跟著我們睡覺,我想他睡著了我就背,可孫子睡著了我也睡著了,要不孫子就玩到晚上十一點多,週六週日兒媳婦帶孫子到處玩,就讓我跟著,公公和兒媳一起不方便,覺得兒子回來就好了。其實是妒嫉心和面子心,如果修煉人沒有此心,常人是不會有此心的,可我當時沒向內找。

現在兒子回來了,又執著找不到工作。我想到這些事時我就背師父的法,背著法心就能平靜下來。兒子沒工作就天天拉著我們到處玩,說我這樣看孩子還輕鬆點。這樣貪圖享樂了,三件事就做不成了。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這一天,孩子一喊我就又跟著出去了。當天晚上背:「修煉使我理悟 為何迫害指向大法徒 因為我們走了神指的路」[1]。我突然明白了,這是舊勢力用親情在往下拽我,硬的不行就用軟的。在剛開始迫害時,丈夫就用孩子的考學和他的工作壓過我,當時我告訴他,怕連累就斷絕夫妻母子關係。從那以後丈夫再沒提過這事。再以後他聽到甚麼消息,就提醒我把書藏一藏。當時我問過兒子怕不怕連累,兒子告訴我,他上不了大學是他命裏沒有。他的這句話也使我更加堅持修下去的決心。

正法進程到了這,環境寬鬆了,卻懈怠了。舊勢力就用我對兒孫的情往下拖拽,就是不讓你精進,不讓你提高。是舊勢力利用了兒子,兒子還以為是孝順呢。等我悟到了,兒子星期天就主動跟孫子說:讓奶奶歇歇,我們出去。

二、我村同修有八個,在二零零五年成立了學法點。形勢不管怎樣變化,都在堅持著。現在環境寬鬆了,卻懈怠了。

同修甲是夫妻倆個都修,以前是個學法點。倆口子六十多歲,兒子包了不少樹地,還有自家的大田,今年全讓老倆口種著,對於錢上還很苛刻。小倆口出去打工,不讓在老人家裏學法,老倆口和小倆口不在一起住。現在老倆口忙的不亦樂乎,現在倆人很少去新的學法點。

同修乙也是夫妻二人同修,七十多歲,男的和甲女在沒成立學法點以前都戴老花鏡,成立學法點沒多久就把眼鏡摘了,到現在學法都不戴眼鏡。女同修乙不認字,靠聽法,可正念很強,過了兩次病業關。有一次,晚上下大雨,我們學法結束時雨就停了,學法結束十一點半往家走。這位老同修求師父加持,街裏都是水,而這位同修連鞋都沒濕,可我們幾個回到家都濕到了半截腿。就是這位同修,在去年她的大兒子逼著她說「不煉了」,還用自行車馱著她上大隊說「不煉了」。

同修丙,男,七十來歲,他家有一瓷的毛魔頭象,我們都勸他砸了扔了,他不敢,說他媳婦還指著賣大價錢呢。在前些年他在我們村講真相講的很好,在今年的前些日子,家人像瘋了一樣逼問他:你是「不煉了」還是交出門鑰匙?同修也是因為這個情,說出了一個修煉人不該說出的話。雖然說了那樣的話現在還是被家人看著,書他偷偷送到了別的同修家,不能正常學法煉功。這與邪黨的監獄又差多少呢?

同修丁,女,六十來歲,我們這個點上就是她救人多一些,可是從去年到現在也遇到了家庭矛盾,也攪在了情裏邊,使心難以平靜。

還有我的一個姑舅外甥女,在前幾年也走了。在她過病業關期間,師父給了她兩年醒悟提高的時間,她陷在了情裏邊拔不出腿來。有一次我去她那有事我們兩個切磋,她說甚麼都知道,就是心放不下。說話間到中午了,非要留下吃飯,我說那我們去幫著做飯,她說不用,我問為甚麼,她光笑。在我的追問下,她說,從她過病業關後,婆婆公公都是修煉人,婆家就一個兒子自然拿著兒媳也特別當回事,她要想接桶水公公都趕快接過去,說:我來我來,你歇著去。飯婆婆也不讓做,而她也就順水推舟也就不做了。嘴上不說,實際已經當病人養起來了。大概是二零一三年的一天突然離世。

她的離世對周圍的不修煉的常人、親人都有不小的影響,連她的修煉的弟弟也受到了一定影響。她的母親也是修煉人,在前兩年也去世了。

這些人在邪惡猖狂時期都頂住了家庭與社會上的壓力,邪惡瘋狂抓打罰都沒有嚇倒,而環境寬鬆了,思想懈怠了,在親情面前卻敗下陣來。舊勢力干擾迫害了這麼多年,酷刑都難使大法弟子改變自己的信仰,就鑽了大法弟子鬆懈的空子,利用還沒修去的情迫害你。

為甚麼親人讓你說的做的和邪黨監獄裏說的做的如出一轍?有的包括我在內,還怨家人不聽講真相,不支持我修煉,不給我時間修,跟家人說狠話,卻不去想想自己找自己,就是一路的怨。大家想想我們覺的順從了親人,實際是害了你的兒子,而不是向著你的兒子。如果你真能修成還好,要是為這事沒修成,你說這個賬算在誰頭上呢?

師父為每一個弟子的修成做了很多很多,所以我們要從情網中掙脫出來。當然,這裏不是讓你與人鬥,也不是讓你放棄家庭與家人,別忘了我們的修煉形式就是在常人中。我們出自於真正為了兒女好,就修好自己,明白自己來世的目地,多學法,學好法,修去怨,修出慈悲。精進實修,彌補過錯。

有不符合法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義無反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