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思考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長期以來修煉中,許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在內,有許多時候還是在用負面思維想問題,過去自己根本認識不到這點,甚至都不會用正念去思考問題,以為這個負向思維就是自己正常的思維,因此修煉中摔了不少跟頭,吃了不少苦,本來應該避免的事情由於不正的思維方式出現了不應該出現的結果。所以修煉人想問題做事情要用正念,正面思考問題。現在想起來如果儘早認識到這點,就不會出現被迫害的情況了。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體會到這個好的一念,就是正念,能使事情的結果趨於好的方向發展,那麼壞的一念,或者負向思維,就會使事情向不好的方面轉化,就如同師父說的:「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1]

從九九年邪惡迫害法輪功開始,大法弟子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紛紛去北京上訪,可是一批批的修煉人被抓、被送回當地拘留、勞教、判刑。在我接觸的大部份同修中,在去北京之前,就已經這樣想了:無非就是拘留十五天;去北京就得被抓;在勞教所裏那才是最好的修煉環境。這種典型的負面思維,負向思考問題,使很多學員出現了不應該出現的迫害。直到師父說:「有學員說、為了證實法都到拘留所、被勞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煉。學員們哪不是這樣啊」[2]。那時大家才認識到不能那樣思考問題。

那麼當時面對嚴酷的鎮壓,怎樣才算正念呢?有個同修是這樣想的:「為大法為師父,北京必須要去,我不是來讓你們抓的,我是來證實法的,我也不去甚麼勞教所、看守所,那是關壞人的地方,不是好人呆的地方,與我沒有任何關係」。因此憑著正念,結果平安去,平安回。當然被抓的同修原因不同,這裏只探討由於沒有正念思考問題造成的情況。

一、負面思維的根源

師父的法講的很明白了,修煉人也知道要用正念想問題,可是為甚麼一遇到事情不自覺的還是負面思維?師父說:「一切東西都有它的根源。」[1]我們就得挖一挖負面思維的根源是甚麼,根子問題解決了其它就迎刃而解。我悟到負面思維來源於舊勢力。從現實角度來看是邪黨的文化給人洗腦,使人一出生就在黨文化中浸泡造成的;從久遠的角度來看,因為邪黨是舊勢力安排的,是它造就的,那麼舊勢力就是這樣的思維,它們就是那樣的想法,所謂「打出你的正念」、這種破壞性的考驗大法弟子完全背離了師父正法中對修煉人要求在正法理中修煉的法理。所以才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師父說:「其實當時還是人類處於五、六十年代的時候,人還是比較單純、比較善良的。舊勢力看人這種狀態要得法太容易了,社會上的善念太強,所以就造出了許多現代的意識、現代派的藝術、學說,各個領域都充滿了現代負面的東西,最後使這個負面的因素佔領整個世界。」[3]「在一個完全是負面的這樣一個社會形式下,你要走一條神的路,你要往正道走,多難,我深深的知道。」[3]「一旦負面因素佔領了人的意識與社會形態的時候,人類就很難再救了,因為人的理智被負面因素控制著,做事時他自己分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思維。」[3]「那麼這個表面上已經被負面了的社會教育成了現代變異意識很強的觀念。後天形成這個觀念,負面的因素,它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因素,它背後是有邪靈的,撒旦也好,共產邪黨的邪靈也好,它在統治著世界,它在利用它的那些個邪惡的生命在控制人。現代的人分不清行為表現時是你自己的思想還是被負面因素控制的。」[3]

認識到了這一點,我加強學法,看《解體黨文化》、聽《神傳文化》節目、《去除黨文化》的明慧專題廣播節目等,受益匪淺。現摘自《神傳文化》106集中有一個故事:

孔蔑是孔子的姪子,宓子賤是孔子的學生,兩個人都做了縣令。一次孔子見到孔蔑後問道:「自從你出仕以來,有何收穫?有何損失?」孔蔑說:「沒有甚麼收穫,卻有三樣損失。君王讓人做的事情就像一層一層的衣服一樣那麼多,政務繁忙整日憂心忡忡,哪兒有時間治學?所以雖然學習也不能夠領悟到甚麼道理,這是第一個損失。所得到的俸祿少的像粥裏的米粒一樣,不能照顧到親戚,親友們日益疏遠,這是第二個損失。公務急迫,很多事不能遵照禮節去做,也沒有時間去探視病人,別人又不理解,這是第三個損失。」

孔子又來到宓子賤那裏,看到當地物阜民豐,百姓誠實、有禮,孔子問宓子賤:「自從你出仕以來,有何收穫?有何損失?」宓子賤說:「沒有甚麼損失,卻有三樣收穫。無論做任何事情,即使處理繁冗的公務,都以聖賢之理為指導,把它當作實踐真理的機會,這樣再學習道理就更加透徹明白,這是第一個收穫。俸祿雖然少的像粥裏的米粒一樣,也分散給親戚一些,因此親友關係更加密切,這是第二個收穫。公事雖然緊迫,仍然不忘記遵守禮節,擠時間去慰問病人,因此得到大家的支持,這是第三個收穫。」

受到同樣的教育,面對同樣的處境,為甚麼在孔蔑看來是損失的事情,而在宓子賤看來都是收穫呢?這就是對待事情用的思維方式不同、角度、心態不同,其結果也不同。

二、對用正念思維的體悟

我理解,用正念思考問題,在人中一個很淺的層次上講,就是從積極的、正面的、向上的、感恩的心態去想事情,我們知道相生相剋的理,在人類社會是制約於一切的,遇到再不好的事情,它都有好的一面存在,要善於找到、發現好的一面。當我們找不到好的一面,而且被不好的一面影響了,不好的一面佔主導,因此才在不好的層面想問題,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整個人類社會,媒體、宣傳報導中,都充滿了負的東西,使我們的思維自然而然的就在負面因素中思考問題,再加上邪惡的黨文化的毒害,更是順它去想,結果只能是陷在其中而不自知。一次一個同修去貼真相傳單,一抬頭看見頭頂上面有一個攝像頭,正對著她,當時她想:「壞了,別把我照進去。」結果不長時間,兩小時左右當地派出所就把她抓了,而且調出監控錄像讓她看。但是有的同修遇到同樣的情況,就想:「啥也照不到,沒事。」結果就真的沒事。這一正一反的教訓還不能讓我們清醒嗎?!

三、怎樣分辨正、負思維?

用正念思維是要按照大法修煉的原則,站在對方角度去理解對方,最大限度去考慮對方的感受。多從對方角度思考問題,能容他人之過,這就不是自私的,體現的是寬容大度,是為他的,會給對方帶來積極、向上、輕鬆的感覺。而負向思維的人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先從自己的利益、名聲是否受到損失來考慮,最主要的是常懷妒嫉心,著眼於對方的不足和失敗,妒嫉對方的成功。這樣的思維幾乎不會站在讚賞看待他人的角度看問題,因此才看不到別人的優點。而且與別人發生矛盾時,首先把問題歸咎於對方,不能容忍批評,不願承認錯誤或道歉。

沒有了負面思維是甚麼狀態呢?在現階段我是這樣理解的:那時應該是心裏愉悅、輕鬆的、有希望、有信心、如沐春風一般;而負面思維則使人感到害怕、恐懼、毫無辦法、消極、抱怨、無望甚至絕望,如果同修遇到這種情況,就要考慮自己的思維是否是正向的,如果不正,馬上改變過來,從新、從另一個角度考慮問題,其實這個過程就是轉變負面思維模式的過程。由負面思維產生的觀念轉變過來了,事態一下子就變了。

我曾在一段時間裏處於嚴重「病業」狀態,那時每天頭腦裏想的都是:我是不是得這個病、得那個病了?我能走過來嗎?胃痛的不能吃飯,連水都不能喝,不能大便、不能睡覺,那種劇痛真使我承受不住了,想到了死,想到了親人、想到了……完全都是負面思維。有一天,一位同修來我家,看到我這種狀態,她說了一句話:「沒事,都能走過來。」當時給我相當大的鼓勵,可能這位同修自己都忘記了她當時說的話了,可是對於處在危難中的同修來說,確實是莫大的鼓舞,就這很正念很強的一句話,她這種積極、樂觀、向上的心態使我從負面思維中跳了出來,我從新審視自己:對啊,我得有正念啊。得想師父呀、想大法是怎麼說的、至此我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的思想,這樣不斷艱難的改變負面思維模式,使我走出病業假相。這件事也使我深深的感到:處在魔難中的同修,他們是多麼需要同修的正念幫助啊。

那麼怎樣才能做到用正念思考問題?這是很關鍵的一點,也是修煉的一部份。我悟到就是從一思一念中、每一件、甚至是小事中做起,改變我們的負面思維。當然開始的時候可能意識不到,有些小事中就容易被忽略,但我們有意去改變這種負向思維,一定能突破這個思維定勢,越來越好。

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悟到的,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