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在看著我們修煉、提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對大法一直心存善念,對師父非常尊敬,只要是在家,堅持每天給師父上香,工作上有了好的進展,也會向師父彙報和感念師父的恩澤。這些年來,丈夫雖未修煉,但他的所為越來越像個不修道已在道中之人。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左右,丈夫突然腳踝腫了。我悟到,或許是他修煉的機緣到了,就問他:目前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去醫院看病。另一個是跟著師父修大法,你選哪個?他不假思索的說:不去醫院,我要學法。

剛開始幾天,他只是看講法錄像,不願意煉功。幾天後,腳背也腫了。我說:師父教給我們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師父告訴我們:「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1]。他同意了,隨後每天學一套,一直堅持每天參加晨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靜功是散盤一小時)。

現在是正法的最後了,這個時候要得法,舊勢力阻擋的很厲害,所以丈夫所面臨的病業假相的考驗也是非常大的。開始的腳腫,漸漸往上發展。我和他在法理上切磋,師父講:「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2]他說:「我知道,這是生生世世的業力呀,我能承受。」

我倆早上三點五十分晨煉,白天上班,晚上就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儘量做到四個整點發正念;期間他出了幾趟遠差,都堅持聽師父講法錄音和煉功。誰知過了十幾天,不但沒有消腫,反而小腿、大腿、下身、腹部漸漸的都腫起來;連續劇烈的咳嗽還喘的十分厲害,人也突然開始消瘦,憔悴了不少。

看到此情此景我心裏有點不穩了。找到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要好好找找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有甚麼該去的執著心。同修的話使我清醒,靜下心來向內找:丈夫過病業關,我過心性關。因為他是我丈夫,看到他痛苦我就揪心,求師父快點讓他好起來,藉口是他好起來了給家裏人能現身說法,講真相他們容易接受;幫他發正念解體迫害他肉身的舊勢力,目地也是讓他早日康復。原來在這件事情上是我一直抱著強大的情的執著在行事;還以一切為他著想為由,自己想到甚麼就要他照著做,多麼強烈的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執著心。

我口頭上說信師信法、把自己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實際上並不如此,一見面就用人心問他:今天怎麼樣?好點沒?其實這個時候是我自己不穩了,他說:你在擔心甚麼?是啊,我擔心不就是怕嗎?怕不就是執著心嗎?既然是師父給他消業,一切不是由師父在看著嗎?這不是師父利用一切機會讓我們修自己、提高自己嗎?

還有對他的依賴心、對同事的怨恨心、妒嫉心、面子心……找到一堆的執著心。我幡然醒悟,同時對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的內涵有了新的感悟。

我們切磋:我們有師父在管,肉體上的腫脹都是假相,我們只管修心性,其它的都不想。真正的放下心來,把修煉中遇到的所有事情都當作好事,真正放下生死之心。

現在我倆見面就問:今天有甚麼需要改變和提高的?然後一起去掉不好的心和壞的想法,真正做到一思一念在法上歸正。我們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師父在看著我們修煉、提高。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同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