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別人的表現中向內找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

去掉隱藏很深的執著

我在一個農村大家庭中長大,姐姐眾多,還有一個弟弟,因為孩子多,父母對每一個孩子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樣,這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而且師父講過:「人各有命啊!」[1]父母對孩子的愛都是一樣的,都希望孩子好,但往往力不從心,因為很多事情真是命中註定的。

但常人不懂這些,有的姐姐就覺的自己在家裏吃了很多苦,認為父母對自己很不公平,於是經常抱怨,每當這個時候,別人都很平靜,而我就特別難受,此時我沒有用法理去開導她,也沒做到忍,更沒有從中想一想自己哪裏不對,就是覺的她抱怨這抱怨那,對父母不敬,不夠孝順。這樣抱怨對她自己也不好,所以就經常忘記修口,與之爭論不休,最後以惹的大家都不開心為結局收場,此外我對她家的孩子看法也很多:急躁、貪吃、愛生氣等等,一連幾年都是如此。

直到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大意是,世人為了讓我們看到自己的不足和執著,表演的很辛苦。記的好像就是在當天晚上,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姐姐不厭其煩的抱怨和埋怨、以及外甥的很多不足,都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對姐弟有隱藏很深的怨恨心、嫉妒心、埋怨心、利益心、對親情的執著、急躁心、不修口、愛生氣和貪吃的心等等。

想到這我才如夢方醒,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執著心,真是愧對家人,他們為了我能看到自己的執著心,竟然付出這麼多。

放下包袱,去掉埋怨心和怕被別人埋怨的心

父親和嬸都是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他們是後組建的家庭,嬸過來不久,就跟著父親一起修煉了,有一次病業關沒過去,就去了醫院,後來通過交流也明白過來了,在這件事情當中,父親的難處就是怕被埋怨的心很強,沒有在法理上交流,而是把嬸的兩個女兒叫來了,而嬸這時又沒有一點正念,這也就促成了後邊的事。

父親有怕被埋怨的心主要是因為我母親的過世,父親承受了很多常人的埋怨和非議,壓力很大,在他自己遇到關難時不怕,可是當我嬸遇到關難時如何處理,他就感覺很難、很難的。我個人認為還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就是心裏的包袱沒有放下,其實有大法在,自己做的正,常人的埋怨和非議又算得了甚麼呢?

師父講:「你們有的人在說別人執著的時候,是不是因為自己執著受到了衝擊反過來說別人執著來掩蓋自己的執著?」[2]

是啊,想想自己又何嘗沒有怕被埋怨的心呢?在母親同修離世前,自己做了很多錯事,包括已修煉一年的我給常人姐姐打電話,把母親送進醫院,其實這不也是擔心,還有怕被埋怨的心嗎?後來母親在醫院裏明確的和我說出院,我心裏才有底。此時醫生也和家人說治不了了,就這樣,我們順利的出院了。

出院後,母親說了在醫院裏遭的罪,我都沒有反思反思自己,即便最後母親走了,也是在她自己闖過生死關之後走的,沒有甚麼值得遺憾的。遺憾的是作為家人同修,在關鍵時刻,沒有正念,不但沒有拉同修一把,而是給同修造了很多魔難,而且由於自己法理不清,一直以為母親的狀態是消業,沒有幫到母親,後來才明白其實當時的情況就是舊勢力的迫害,這也造成了自己後來對大姐同修和其他同修的埋怨,認為他們都修煉這麼久了,怎麼這點事還不懂呢?

寫到這我才明白,是自己有怕被埋怨的心和埋怨別人的心,心裏一直背著包袱不放,父親的表現是給自己看的。

放下對手機的執著

大姐同修執迷手機很嚴重,我每次與其溝通都沒有效果,她總是說別管我,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現在我明白了為何她一直放不下對手機的執著會令我如此反感,是因為我自己對手機太執著了,只是表現的很隱蔽,又不好意思和別人說,那時候的我執迷於看小說和視頻,灌進腦子的都是色情和暴力的髒東西,而且色慾心、情很重很重,這些對自己的修煉造成了極大的干擾和破壞,總是想戒戒不了,修煉也越來越鬆懈了。

直到看到師父的講法:「買一個不能上網的手機。(眾弟子大笑,鼓掌)(師父笑)要克服總有辦法。你們知道嗎?山上很多大法小弟子為了不被干擾,就一個電話,不上網。」[3]我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前幾天,自己去買了一部老年機,在家就用老年機,甚麼都不耽誤,能上網的手機從此就放在單位,這樣就克制了自己這一執著,之所以只用一部老式手機而沒有放棄能上網的手機,主要還是有面子心,怕同事看到不好意思,而且在買手機時,售貨員問我是誰用?我都沒敢說是我自己用,搪塞過去了,求名之心居然這麼強。

如果我能早點歸正自己的話,或許大姐同修就不會那樣表演了,在家裏沒有了能上網的手機後,自己變的輕鬆多了,不再為去不掉的執著心弄得痛苦不堪了,內心清靜了,時間也多了。

去掉怕被人欺負的心和委屈心

前兩天,同事之間因為一點小事發生很大的爭執,爭執完,坐在我斜對面的同事氣的不行,打算離職。我就安慰了他幾句,他說他能想的開,就是(對方)太欺負人了,我告訴他我在哪家單位幾乎都被欺負,但如果你沒有被欺負的心,就沒有人能欺負的了你,主要是心態的事。

後來我想到了為甚麼自己會覺的在單位被欺負呢,而且還有強烈的委屈心呢,主要是我有怕被欺負的心和委屈的心,需要通過一些事表現出來好去掉它們。例如辦公室的衛生,尤其是衛生間的衛生,幾乎沒有幾個人去收拾,一直都是那幾個人在維護,後來就只剩下我了,有時我也會氣憤的不行,主要是有怕髒的心,而且覺的公共衛生就應該大家一起來收拾,別人都不收拾我也不管了。

後來一想不行,我不能那樣做,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不能和常人一樣,更何況單位很多人都知道我修煉,我不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而且師父講:「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3]於是我就忍著自己的不滿,硬是勉強自己去收拾,但心裏很委屈,覺的被欺負。

直到有一次發正念時,想起了師父的講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4]從此我就不再感到自己委屈了。凡事皆有因由,修煉了,還能怕這點小事嗎?被欺負的心和委屈心理也淡化甚至消失了。

修煉了這麼多年才知道找自己,看自己,修自己,還好,我現在終於明白點師父說的:「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1]或許這就是一點點進步吧!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