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師父說:「你自己能做的來嗎?做不來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對師父的這段法我深有感觸。

女兒在讀博士時結婚了,女婿是外省的,親家抱孫子心切,再三催促,二零一六年小外孫女出生了。孩子奶奶休假離開家幾千里地過來帶孩子,暑假開學,女兒找了一份工作,孩子奶奶也要回家上班了,恰巧這時我退休了,我離女兒工作的城市只有兩小時的路程,按理說孩子放在我這正合適。

我和女兒交流(女兒休學期間在我家休假,此期間正式走入大法修煉):我如果帶孩子,三件事甚麼也做不了,這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嗎?可是把吃奶的孩子放到幾千里外的奶奶家,怕女兒捨不得。我左右為難,女兒上班的時間一天天逼近,怎麼辦?我和女兒交流:師父怎麼安排咱們怎麼做,師父安排的肯定是最好的,我們把心放下,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第二天,女兒說:媽,明天婆婆讓我們把孩子送回老家,孩子爺爺給我們帶。這太突然了,感謝師尊,我和女兒交流,既然師父安排的這麼好,我們只有做好才對得起師父,我們盡最大努力做好三件事吧!

一天,丈夫回家拿回一個用純實木做的精緻的台曆。我發現不鏽鋼的小旗桿上掛著一面血旗。我對丈夫說:「咱們家怎麼能要這東西,把它銷毀了吧。」丈夫頓時火冒三丈,歇斯底里的喊道:「如果你敢給我扔了我跟你沒完!」每當下班看到茶几上掛著的血旗,我心裏就不舒服。

有一天中午回家,我又和丈夫說起這事。丈夫一聽馬上由臉紅到脖子根,暴跳如雷。我突然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它來我家就是讓我清除它的。我對著血旗說:「你來我家就是讓我清除你的」。十二點到了,我進屋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絕不讓它在我家待著。這時門吱的一聲開了,丈夫手舉這個小旗桿,滿臉堆笑的說:「你看,我把旗子絞了扔到垃圾車了。」真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還有一次,由於自己不正的一念招來了麻煩,我母親是老年氣管炎,如果一旦感冒就轉成肺炎,就有生命危險,我們做兒女的如果家屬感冒了都不許我們去母親家。

有一天我的學生感冒了,我想我可得離她遠一點,如果帶上細菌怎麼給母親做飯去,就這不正的念頭一出,我馬上就像得了感冒的症狀,晚上吃飯時渾身發冷,到了學法點穿著兩件棉襖還凍得全身發抖,一摸身體燙燙的。

學完法後,一個同修說:咱們煉功的可不能隨便說話,我無意的一句話就讓他三姑出了車禍,就讓我服侍了她好幾天。孩子的另一個姑姑說:「嫂子,我們說甚麼都行,你可不能隨便說,你是神」。我聽到這,心裏一震,對呀,我也是神呢,神怎麼會得感冒呢?!瞬間不冷了,再一摸身體不熱了,正常了。

我自己體悟,作為大法弟子必須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