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複雜的家庭中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九日】修煉大法二十年了,在這短暫的二十年的修煉路上,磕磕碰碰跟著師父走到現在,酸甜苦辣都有。有時覺的時間漫長,有時覺的時間不夠用,因為時間也是神。

遇事修自己

我的家庭很複雜。一九九四年,我帶著兩個孩子嫁給了一個比我大十幾歲的丈夫。他有兩個兒子,還有個八十歲的老爹。他爹常年有病,做過手術,吃不了硬食,我用心伺候他,每天三餐給他開小灶,讓他安度了晚年。公公說:「我們這些退休的老頭兒,就我最享福,有你伺候。」

公公很支持我修大法,到煉功時間了就提醒我。公公病倒在床上起不來,他用手掏糞便,扔的牆上、地上都是。我每天給他打掃、倒痰盂、洗身子,沒有怨言,我用「真、善、忍」來約束我走過每一天。

不久,我跟丈夫把房子翻新了,給丈夫的兒子們娶了媳婦兒。我和兒媳婦僅差六歲,她生小孩後,我伺候了她六個月。十幾口人的飯,自己做在前頭,吃在後頭,每天我吃飯的時候桌上都沒人了,結束了還得把一大桌子的碗、筷全洗了,還得把地面打掃乾淨才能休息。丈夫和孩子們吃完飯就都走了,沒一個人洗碗。我心裏明白,現在的人都比較自私,在人類社會洪流中,就是吃好、玩好、穿好,怎麼樂呵怎麼來,誰願意幹活?我是修煉人,和他們不一樣。別人不幹的活我幹,吃苦還把自身的業力消去很多,我每天背著師父《洪吟》中的詩詞。

只要真修就能過得去關

二零零九年,我兒子結婚,丈夫給了三萬元,就甚麼也不管了。三萬元連結婚帶裝修房子根本就不夠,沒辦法,我只好把老家舊房賣了,賣了一萬八千元,把自己平時攢的也湊上。兒媳婦兒人挺好,理解我的難處,彩禮要了很少,連衣服也沒買,簡單的結了婚。

我沒有為了錢跟丈夫鬧矛盾,心裏明白:常人就是為了名、利、情活著,看著他們勾心鬥角、為了一點小利爭鬥的時候,覺的他們很可憐。

我心裏裝著師父的「真、善、忍」大法,遇到事兒就是忍,因為師父法中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繼續提高心性

有一次聽說一位同修再嫁了個老頭兒,一塊過了二十來年,老伴兒突然死了,老伴兒的兩個孩子把她轟了出來,甚麼也沒給她,同修一瞬間甚麼也沒有了,後來找人打官司,才給了她一部份錢,租了房子。

我一聽,這不跟我的家庭一樣嗎?老同修沒孩子,我這還有兩個孩子呢,一瞬間常人的思想全出來了。回家跟丈夫說:「咱們把家分分吧,看那個大姐多可憐,老頭一死,就把她趕出去了,我是沒人趕,萬一把我的孩子趕出去怎麼辦,老家房子也賣了,在這也舉目無親。」那時候我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一切其實都有師父在管。

分家的話說出來後,丈夫寫了個家產分配單子,他的兩個兒子說不行,就又寫。兩個月的時間,寫了多少次,孩子們也不滿意,最後,他大兒子按他自己的意願寫了一份才算完。那時,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有我們母子幾人住的地方就行,將來不被趕出去。可他兩個兒子左右為難我,恐怕我多得了家產,家產分配單寫好了,他們自己住的樓房、前邊的車庫、後邊的房子以後都是他們的。就這樣他的兒子們還是不簽字,不按手印,也不出面。

我的怨心上來了,我對他二兒子說:「我白來這二十年,最疼你,到最後就你為難我。」那時,我真動了氣,最後摔了個大跟頭,眼斜嘴歪,才想起自己做的不對,本來全家都很和睦,讓我弄的全家都不快樂了。

過後我警醒了,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我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跟常人爭東西呢?想讓兒子有房住,不被趕出去,這不是對兒子的情嗎?這是私心!師父說:「大家想,煉功的人求甚麼財呀?求給親人消災消病都是對親情的執著。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人各有命啊!」[2]過後真的後悔自己沒做好。

轉變觀念

處處按「真、善、忍」做,遇事向內找自己,哪沒做好,馬上改,處處為他人著想。我自己做好了,看自己的孩子跟丈夫的孩子還有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他們都是和我結了緣的,是我要救度的眾生。我生出了慈悲心,沒有不好的思想,盡想他們的好處,家裏的大人、孩子、就連鄰居都很和睦,環境也好了。我丈夫說:「我就感謝李洪志師父。」

丈夫後來也走進了大法,早上三點起床煉功,白天學法。有一次,丈夫消業,腦子裏長了個小瘤住了院,腦袋好了,就是排不下尿,醫生說不能下尿管了,怕感染。怎麼辦?肚子脹脹的,丈夫很難受,非常著急。突然丈夫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屋裏這麼多人,你小聲點兒。」他說:「越大聲念才會好。」再去廁所一試,尿排出來了,他高興的說:「是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要不就讓尿憋死了。」他為了證實大法,和別人也說他的病是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他也在做著救人的事。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警察抓我去洗腦班,丈夫的兒子阻攔不讓他們把我抓走,我跑了。結果警察把他兩個兒子抓起來,分別非法拘留了七天才放出來。

那時我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我要是在這個家做不好,盡幹壞事,被警察抓,他們肯定不幫我阻攔。我覺的學了師父的大法,真是幸運。

有時,孩子們跟我再有甚麼矛盾,我就會想起他們當初為了保護我進了拘留所,瞬間腦子裏不好的思想煙消雲散,整個人都處在慈悲的狀態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