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主意識要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在前一段時間裏,大腦時常冒出一些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比如:看到警車,立即就冒出我甚麼時候坐到警車裏;走過派出所,就冒出我甚麼時候被抓進派出所等等,都是如何被迫害的念頭。由於我平時還是注意修一思一念的,所以這些念頭出來時,我會馬上否定,否定這場迫害的存在。但是這些念頭總出,一出來就要馬上否定,搞的我感覺很緊張。

有一天意識到應該向內找了,我問自己,為甚麼這麼緊張?為甚麼一秒鐘都不能等的要馬上否定這些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否定這些念頭是應該的,而且也確實應該馬上否定,但是為甚麼要緊張?再向裏一挖,看到了隱藏在下面的這個巨大的怕心,就是如果不馬上否定,這些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會被舊勢力鑽空子的,怕會被迫害的。當我找到這個怕心的時候,那些天這個怕心反映的特別厲害,樓道裏的走路聲說話聲都能讓我嚇得夠嗆。就在這個時候我也意識到了,此前一段時間我的家已經被監控了。我開始加大力度發正念,尤其加大力度清除怕心和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同時不斷的向內找,感覺頭腦有些清醒了。

一直以來我自以為我能抓住一思一念,自以為否定了這些念頭中的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就可以了,現在看來連一思一念都沒能完全抓住,比如,我是年輕一點的,平時片警肯定多關注;進出小區大門,不自覺的就去看門衛、片警在不在;儘量不走有攝像頭的地方;拿著真相資料過大門心就緊張;去同修家腳步聲大了都緊張;面對面講真相,看面像有選擇,等等等等,這些念頭我知道都是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有否定的時候,也有滑過去的時候,但是最主要的是,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些念頭的背後隱藏的那個巨大的執著──怕被迫害的心。

再進一步往下找,這麼長時間了,為甚麼怕心還這麼如影隨形呢?第一,真正的實修不夠,要說沒修怕心那是不會的,但肯定不夠。第二,沒有真正的重視發正念。從師父讓發正念開始,發正念時我的大腦就沒靜下來過,從頭到尾全是雜念,還有一個念頭冒出來:反正想的都是三件事(現在知道這個念頭是錯的)。這一下就不覺得全是雜念是錯的了,十多年都是這個狀態,包括煉靜功也一直是這個狀態,直到在一年多以前。有一天我坐在床上,在想著這個也不執著那個也不執著,人類社會的一切都不執著,都能放下。剛拿下腿,腦中有一念頭:這些不是肉身要做到的嗎?我這才發現,我是嚴重的主意識不清醒。發正念、煉功時腦子裏全是雜念,主意識哪裏去了?發正念是主意識用意念指揮功能在另外空間消滅邪惡生命,連主意識都不在肉身這兒,哪去了都不知道,大腦都被雜念控制了,那還是發正念嗎?我也就是從這個時候才開始抑制雜念,發正念時主意識專注在另外空間,一被雜念干擾就再拉回來;煉功時主意識專注在煉功音樂和師父口令,意識到被雜念干擾就趕緊拉回來。

寫這篇文章我猶豫了一段時間,我自己都覺得我像剛入門剛開始實修一樣,對於其他同修,這都是小兒科,只是覺得如果還有主意識不太清醒的同修,還是提醒一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