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能背誦《轉法輪》的耄耋老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很早就聽說一個學法小組中有一位耄耋老人李大姐,那年她八十五歲,一本《轉法輪》能從頭背到尾,天天上午去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堅持十幾年了。

去年仲秋的一個月末,我早早來到這個學法小組,見到這位李大姐。李大姐看上去像六十來歲,精神矍鑠,微胖,面頰白皙,沒有明顯皺紋,帶著和藹、慈祥的微笑。背不駝,腰不彎,雙盤穩坐。那天學《轉法輪》第四講,李大姐那帶有女中音的語調,不急不緩,每個字都清晰準確背誦出來,兩個自然段背完,一字不差!

李大姐懷著深深的感恩的心,講述自己得法的經過。

(一)絕處逢生

二十年前,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李大姐把遺書都已經寫好了,她向每天都在暴虐她的病魔屈服了。當時她每天失眠、多少天睡不著覺;經常光臨的眩暈症,每次犯都得在床上躺一個禮拜不敢動。這些病來的還挺早,二十多歲她就在病苦中煎熬了。

早在一九九六年就有兩位同事在煉法輪功,知道她是「林黛玉」一樣的身體,勸她煉法輪功,她當時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回絕了。現在遺書寫完了,沒了牽掛,突然想起了那兩個紅光滿面、充滿生機活力的老姐妹。一個電話打過去:「我要煉法輪功!」

同事很高興,請她到家裏來。她立即出門,坐上公交車就去了。那天的天氣很好,根本就不冷。她到同事家前還好好的,進門後就冷得不行了,從來沒經歷的冷,渾身顫抖不停。這架勢,把同事也嚇的夠嗆,不知如何是好。同事情急之下,給同是修煉人的丈夫打電話。同事的丈夫一語道破天機:「不用害怕,師父管她了。給她一本《轉法輪》看吧!」

從看《轉法輪》開始,李大姐一天比一天好。那久違了的、少女時代才有的無憂無慮的感覺回到了她的身上。說到這兒,李大姐老淚縱橫,但臉上是滿滿的幸福與微笑。

一個修煉的新人生開始了。但接踵而來的中共的邪惡迫害也開始了。原來天天帶著喜悅的心情,其樂融融的修煉環境,一夜之間蕩然無存了。她手捧《轉法輪》發願:修煉不能停,一天讀三講,早晨煉動功,晚上煉靜功。天天如此,數年不變。她老伴說,你這是專業的了,和廟裏一樣啊!他看老伴身體越來越好,他的心裏也充滿了對大法的感激之情,對老伴全力支持。

在自己家的樓道裏發現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手寫真相標語後,她也買了很多專業筆,一聲不響的也默默去寫了。她覺的自己應該去做,恩師和大法被誹謗,自己應該讓世人知道真相,不能跟著惡黨跑。在那段時光中,她感到自己活的充實、舒心。

後來和同修漸漸形成一個整體後,李大姐和大夥一起學法,一同做真相資料,一同爬高樓送真相。和同修一同精進的日子真好。

(二)魔難中的堅持

二零零四年快要過年的時候,派出所警察進了她家門,把李大姐劫持到一個離家很遠的旅店。夜已經很深了,進來一老一少倆警察,那個肥胖的老警察說:「怎麼的!你不寫呀?送她!(指市公安局看守所)」警察把李大姐的丈夫找來了,丈夫一進門,李大姐一把拽住他,第一句話:你千萬不要管我的事兒!你啥也別替我寫!丈夫出去了,警察留在了房間裏,李大姐面對著警察,從自己得了要死的病、遺書都寫好了開始講,講自己得法後是怎麼變好的,怎麼過上歡樂舒心的日子的。她想說的話太多了,最後李大姐沒簽字、沒畫押,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她回到家,這好心情僅維持了三個小時,家庭中所有成員都變成了她修煉路上的一道道溝坎。老老少少的都表態:要堅決看住她,她要不服氣,還要打斷她的腿,兒子拿出一副六親不認的架勢,手指著母親的腦門子說:你怎麼這麼頑固,我餓死你!我不讓你出這個屋!面對這些威脅,李大姐一笑,心中無怨無悔,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丈夫和兒子氣得把她攆出了家門,讓她自己出去過日子。

很快,李大姐就把房子租好了。臨行前,她對老伴和兒子說,我這輩子甚麼事兒都沒有做錯過,尤其是學法輪功,更是無比正確的!我先前甚麼樣,現在甚麼樣,你們心裏最清楚。我的遺書還在那兒擺著,我決不會做忘恩負義的人!再說,大法是教人慈悲向善、做好人的,何罪之有?!

真要走了,李大姐的老伴態度逆轉,又不讓大姐走了。李大姐說,房租全都交了,我得去住。咱們分開幾天,都冷靜一下,也沒壞處。

李大姐在外面住了三個月,老伴態度誠懇的把她硬拽回家去了。李大姐的家庭關過了,家裏沒有人再反對李大姐修煉了。隨著家人對大法真相的深層理解,其樂融融的家庭氛圍又回來了。

(三)讀、抄、背 把法嵌入靈魂深處

一個能安心做三件事兒的環境建立起來了。李大姐培育的「小花」,枝繁葉茂。她做的各種真相資料美觀、精緻,形式多樣,同修們都喜歡。資料製成後,她和大夥兒一起出去發放。每次為有緣人送福音,她比別人多帶了一支大號筆,她那書寫在樓道適當處的雋秀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長時間給看過的人,留下永恆的記憶。

在李大姐的日常生活,除了吃飯和睡覺,所做的一切事兒,都和大法弟子嚴遵師命,必須要遵行的「三件事」有關。李大姐在「三件事」中,投入時間和精力最大的是學法。學法,在李大姐這兒分成三種方式。即讀、抄、背。在早期,她在抄寫大法上,下的功夫很大。《轉法輪》,她工工整整,一筆不苟的抄寫了五遍,全部新經文她抄寫一遍。

抄寫之餘就是背記。李大姐在記憶的時間上雖長一些,但遺忘現象最終也難免在她身上浮現。她正為這個現象焦慮的時候。抄大法書和大法書的改字,幫了她一個大忙,正版《轉法輪》她有兩本,她手抄寫的《轉法輪》有五本。改正版的《轉法輪》,按圖索字,很快就做好了。而手抄本《轉法輪》沒有規律可循,一本一個樣。在認真查閱的過程中,幾乎就把原書背下來了。她背法,不論段,論頁。記憶追索是頁碼。眼下每天的自學和集體學法就是在重複記憶,有效的摒棄了遺忘。

背熟《轉法輪》的感受很多。李大姐最大的受益是,遇到事兒的時候,能立即用法來對照,師父那句有針對性的話,或以文字形態在腦中映現,或以語音模式在耳邊鳴響!

二十年來,她感到師父每天都在自己的身邊,激勵著她,保護著她!多少次有驚無險的關難,在她第一時間用法去審視時,全部瓦解,煙消雲散。無論好事兒、不好的事兒,都化為實實在在的好事兒。

(四)廣傳真相救眾生

在惡黨對大法加重迫害的第三個年頭,李大姐就開始投身資料點的工作。無論甚麼險惡信息傳到她的耳中,她只是微微一笑,該幹甚麼幹甚麼。印製真相資料的打印機依然有節奏的吟唱,李姐同時在低聲吟誦《洪吟》。打印的資料數量從未少過,和同修們一起救人的腳步,從未停過。

多年朔風雪雨、酷暑嚴寒。從廣傳真相資料救眾生,到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大法弟子的責任越來越重大,內涵越來越深遠。講真相、勸三退,是中國乃至世界的一件大事!李大姐對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的理解也有一個昇華過程。她的三件事中關於救度眾生一項是製作真相資料,自己也散發一部份。多年堅持,她也習以為常。而且直到今日,大量的講真相資料還是出自她的手。

在十多年前,同一學法小組的同修們,學法後的心得話題多和面對面勸三退相關。當然,她也被同修們勸退世人後的喜悅所感染,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在精進之中?她注意到,師父的每篇新經文,無論長短,都提到勸三退、救眾生。師父還強調:「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足見此事之重大,作為大法弟子,就應全力以赴的把這件事兒做好,這也是大法徒建立更大威德的修煉過程。李大姐開始加大自己的修煉步伐。她不把製作真相資料當成唯一的救人措施,她也要和其他同修一樣,走出資料點,面對面救眾生。

李大姐合理安排真相資料的製作時間,在保證供應的前提下,和同修一起走入勸三退救眾生的大潮中。

她和一位同修第一次走出去,來到一個公園。在一個長條椅上,東頭坐了一對老年夫妻,西頭坐了一對中年夫妻。李大姐心中發著正念,帶著祥和的微笑走過去。東頭的老者見李大姐走來,還和李大姐打招呼呢!落座後,李大姐像老熟人一樣和老者攀談起來:從生活環境的險惡到社會上的人心劣變、中國人生存的艱難,都是中共邪黨惡意造成的,令人遺憾的是,絕大多數中國人,大難將臨而不自知。老者同意李大姐的觀點,不住點頭。李大姐感到這個頭開的好,師父在幫她,她立即話鋒一轉,轉到三退保平安上,轉到「法輪大法好」上。令人欣喜的是,老者更加認同,還招呼西頭那對夫妻往這邊來坐一坐,一起聽李大姐說法輪功的真相。五個人很友好的圍聚在一起,李大姐從她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起,她所講的法輪大法的美好、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使兩對夫妻不停的讚歎。講到江澤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他們震驚、憤怒,立即要退黨、退團。

開局大吉,堅定了李大姐面對面勸退救人的信心。她切身的體驗到師父就在身邊,那絕對是真的!當然,她也曾碰到她救不了的人,辱罵她,甚至還要打她,李大姐也不生氣,只是更加為這些人歎惜,為自己沒能把他們救下而傷感。在這種狀態下,不斷向內找的修煉過程,李大姐體悟到:能真正把人救下來,是善的力量,是師父的加持!

李大姐從多年的大法修煉中體會到:在真修弟子面前無難事。難,來自我們自身的觀念與執著。要從根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聽師父的話,何難之有!

李大姐說:我是師父給延續的生命,那還有啥可說的呢?就是做好「三件事」唄!現在我每天出去勸三退,我不求數量,但我要保證質量。也就是說,每個被我勸退的人,一定是明真相後的真心退,而且能真心認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言行一致,表裏如一的李大姐,每天都在踐行著自己的諾言。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