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妒嫉心的一點理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師父在《轉法輪》中把妒嫉心拿出來單講,講了妒嫉心的不同表現形式、怎樣修去妒嫉心。在我修煉過程中,得到一些不同階段的理解。在此整理出來,只是自己所在層次的階段性認識,與同修交流。

一、我認識到的妒嫉心的不同表現形式

對於妒嫉心的表現,師父開示:「誰有好事表露出來,別人馬上就妒嫉的不行,在哪個單位或者單位以外得了獎,或者有點好處回來不敢吱聲,別人知道了心裏就不平衡。」[1]

作為修煉人,別人在常人中的「好事」或者「得了獎」,我們一般不會妒嫉,但是對於別的同修在修煉中的好事就有可能妒嫉。

師父舉過這樣的例子:「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這一開功、開悟或者半開悟,神通出來了,全寺的和尚都要來問他,大夥都佩服他。可這住持就受不了了:我這住持怎麼當啊,甚麼開悟了?他是走火入魔,把他攆出去。攆出寺院去了。」[1]

其實,如果是一個真心把修煉放在第一位的人,看到身邊有人達到漸悟狀態,自己應該是很高興的,至少對自己是一個促進,或者自己遇到不解的問題的時候,多一個可供借鑑的人。我這方面還好,我巴不得身邊有修的非常好的同修。但是我對於有的同修看起來修的比較「舒服」,不像我這樣有一些魔難,我這方面的妒嫉心就是看到別的同修修的比我輕鬆,心想這種好事怎麼不落在我身上,心裏確實有那麼一絲絲羨慕,或酸酸的妒嫉。自己也明白各人的情況不同,不要跟人「攀比」,攀比也沒有任何意義,但是至今我這方面的妒嫉心感覺還沒有完全去掉。

認識到妒嫉心的另一種表現,就是看不起自認為不如自己的學員。我倒不是看不起所有我認為修煉不如自己的學員,每個人都在修,修煉人在不同境界很正常。我的看不起人的妒嫉心是那些在我看來對法認識很差,做的也不好,還自以為是的學員,這些學員往往還比較強勢,或發表一些奇談怪論;或有的學員對別人說的話言不由衷的附和,自己的真我好像被一層殼包著,說話、做事和思想主要都是那層殼在動,對於這樣的學員心裏就是輕看、看不起。不管別人怎樣,對或錯,我看不起人就是我的錯!這方面的妒嫉心我表現的比較強烈,到現在也沒有完全去掉。有時候還會對自己看不起的學員產生不服氣的心。希望藉此整理機會再好好修修自己的這方面的妒嫉心。

我還有一種相當強烈的執著,類似常人中的那個「前看看,後看看」。我在修煉之前就有「做人差不多就行了」的觀念。在修煉中,體現出來就是和自認為不如自己的學員比,感到自己比他們好多了(真實修煉情況只有師父知道),就不用那麼精進了,還有那麼多學員不如我的呢。比如,看到學員讀法很不流暢或讀的錯誤較多(不包括新學員);別的學員沒悟到的我悟到了、或聽到同修所悟的,感到自己悟的更好;或看到別人沒有自己救人的數量多;或自己煉靜功比別人更多入定等,就在看不起那些學員的同時,自己也懈怠了,嚴重影響我修煉的精進的心。家人同修多次提醒我,要對照師父的法:「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2]但是一直到現在,我這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比」心還是對我修煉影響很大。

還有一種妒嫉心的表現,就是自己能做到的,看到別人沒做到,就對別人產生不好的情緒。當我自己打了一百分能做到不脦瑟,看到別人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就在嘴上(背後說)或心裏說人家一下。這個妒嫉心表現與上一段所談的類似,但不一樣。

悟到妒嫉心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是:自己遇到不好的事情時,看到別人同樣遇到不好的事情就感到安慰。有一天賣票,時間過了一半還沒有出票,心裏有點急,同修打電話知道其它一組賣票的也沒有出票,我聽到後心裏莫名其妙的「鬆了一口氣」,好像得到了安慰。人的心真是多啊,甚至還有自己意想不到的這種奇怪的心。

還有一種妒嫉心的表現形式。有一次聽說別人遇到了不好的事情,自己心裏冒出來的第一念是:哈哈,幸虧沒有落在我身上。哦,別人要不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難受,而是為自己感到慶幸、高興。我這個心也不對啊。

還有,就是我旁觀別的學員,看到的妒嫉心的表現形式,師父在法中也講過:「這個人在單位裏,他覺的別人都不如他,他幹甚麼甚麼行,覺的確實了不起。」[1]這方面我還好,我心裏知道自己在這裏是幹甚麼來的,這些學員所執著的對於我沒有任何意義,心裏有一種為那些人「為幻所迷」[3]的嘆息而已。

二、對怎樣修去妒嫉心的理解

要修去妒嫉心,就得在心裏要重視妒嫉心的問題。師父明示:「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我理解到,一個人即使把有的執著心修的不錯了,但是妒嫉心可能會讓已經修的不錯的心再次膨脹,假設一個人爭鬥心修的還行,但是妒嫉心爆發就可能讓爭鬥心再次增長。

我修去妒嫉心,主要就是一旦意識到妒嫉心冒出來就抓住它,默念師父的法中對應的那句話,對於妒嫉心就堅定的按照師父的法:「排除它,反對它」[1]。從師父的講法中,讓我知道修去妒嫉心的重要,絕不敢有意識的放任妒嫉心。

心中對師父的信,對大法的信,讓我能夠看淡很多東西,看到了人包括修煉人所執著的這些都有定數,都有歷史的淵源。看淡了之後,那些能激發妒嫉心的東西也就弱了,放下那些心包括妒嫉心也就不那麼難了。不論是人中的得失,修煉中的得失,心裏相信有師父在管,那樣一切順其自然就容易多了,那是一種淡然,坦然,而不是被動。

有一次學法的時候,學到:「可是在他們班組裏或者他們同一辦公室裏有個人」[1],兩個「他們」讓我心裏有一點觸動,突然悟到了妒嫉心與社會關係是聯繫在一起的,人往往容易妒嫉與自己自認為有某種社會關係的人,即使發生同樣的讓人心感覺不平衡的事情,社會關係越淡、越遠的就越不容易產生妒嫉心。所以我就注意在放棄自己頭腦中冒出的妒嫉心的時候,也同時注意放淡、放棄與之相連的社會關係的觀念。同樣,看淡那些社會關係也會讓我更加容易放棄妒嫉心。

放淡社會關係,我在師父講生命往下掉的法中就悟到過。師父在講宇宙有多大的時候,我雖然想像不到有多大,但是我的心擴大了,不再執著於浩瀚宇宙空間中這粒塵埃中的、時間上在歷史長河中短短一瞬的那些轉瞬即逝的東西。我有時想,真的最後那一刻到來的時候,每個能回去的生命可能連互相揮揮手都沒機會(當然可能也不會想揮甚麼手),所以在我的心中,那就是師父、大法。我,我對應的生命,我要對法負責,對自己負責,對對應的生命負責,當然也不得不負責,其它的諸如社會關係和緣,都像沿途的風景,我可以珍惜這些,但絕對不要入戲太深、被牽扯進去,心裏記住自己的目標。看淡社會關係,不和其他生命「比」,除非是看自己與別人的差距,這樣也就不那麼容易產生妒嫉心了。

當然,不管有哪些妒嫉心的形式,哪怕還有我沒有認識到的,我也不擔心妒嫉心的問題,我相信,只要我多學法、靜心學法,學到「妒嫉心」這一段法的時候就能幫真修的弟子去掉妒嫉心。當然在出現妒嫉心的時候,自己也要正視、重視它,自己真正的要「想修煉」這個心。不擔心,但重視它,這就是我對執著心包括妒嫉心的心態。

個人所悟,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