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配合中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作為在大陸出生、長大的一代人,我的妒嫉心很強,而且都形成自然了,好像一遇到事情就能反映出來。在修煉中過心性關,發現過不去關的時候,往往都是妒嫉心導致自己不能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同修。

一次電話講真相組晚上大組交流時,我突然特別想和同修分享我撥打電話的情況,其實是因為看到一位其他平台的同修也來聽交流,潛意識中還是想顯示自己和一顆隱蔽很深的色慾之心。可是當時主持人一直在關注別的同修,叫別的同修交流。尤其是我聽到主持人說,某某同修剛才關耳朵了,現在可以交流一下嗎?我心想,這麼關注她,我的名字也在下面,怎麼不叫我呢?因為我當時還要忙別的事情,所以帶著不平的心下線了。

第二天晚上大組交流時,我就把自己頭一天晚上的心路歷程說了出來。第二次專案期間的晚上交流時,剛巧碰到還是那位主持同修在主持,還打字給我,讓我分享交流。我當時很不好意思,看到了自己心性的差距和那位同修的寬容大度。如果是別人在大組交流時說我,我想自己會不高興的,可是她卻沒有這樣,還主動打字讓我交流。我想,我為甚麼當時會妒嫉呢?同修專案的案例打的好,反饋寫得好,正好和大家分享好的撥打經驗,這是切磋的好機會啊。同修打得好,接聽電話的人就有得救的機會了,這是大好事。我應該高興才對啊。這妒嫉心的背後是證實自我、表現自己的心和顯示心。把自己的個人感受放到了救度眾生的前面了,想想多可怕。

我每天在平台打電話的時候,總是要看看別的房間上線的同修人數多少。如果看到別的房間上線人數多,而本組同修上線人數少時,心裏也會有一種妒嫉。向內找,這其實是面子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別的房間同修上線人數多,打的案子也會多,講真相的力度就會大,這是大好事啊,我應該高興才對,怎麼會產生妒嫉呢?

有時候和本組同修說話,當覺的同修對自己說話態度有些冷淡時,心裏馬上會想,她和某某同修說話態度很熱情,心裏就不高興。其實這也是妒嫉,妒嫉他們關係好,這背後是同修情和願意聽好聽話的心。

我平時不是太善於表達,看到本組有位同修善於表達、善於和同修溝通,也很願意關心同修時,我的心裏就不太平衡,可是我這方面確實是不擅長。於是就盯著這位同修的缺點,時常想她哪裏沒做好。

一天下午,一位同修阿姨希望我們幫助她打一個號碼,我當時有事情不能打電話,於是這位同修幫助撥打。對方開始罵人,情緒很激動,幾次都是這樣。這位同修說話也是有些急,我認為善意不夠,當時我也沒反應過來,應該要勸同修先不要再打過去了,因為對方的態度表明她聽不進去了。晚上我回想這件事,心想當時怎麼自己不打這個號碼呢,對方都聽不進去了她還講,很容易把眾生推到對立面去。心裏又不自覺的想了這位同修其它沒做好的地方。其實這就是妒嫉心的表現。我想如果我給她指出我的看法,她會不會堅持自己的想法呢?第二天,我打字簡單說了一下我的想法,希望她打電話時,如果對方罵人,我們要慢點說,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的善。沒想到同修回覆是「謝謝」,並沒有像我所想的那樣堅持自己。同時,一位台灣同修也和這位同修交流,說昨天下午後來另一位同修也打了這個號碼,對方聽了九分多鐘,也不罵了。那位同修回答的聲音有些異樣,我想她肯定也是自己向內找,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了。我是出於保護自己不想得罪人的想法,只給她打字,不想當著大家的面指出問題。而那位台灣同修很坦然的說出來,別人聽了也沒有不舒服,這就是我和那位台灣同修心性的差距啊。

下午,我和那位同修又坦誠的交流了一下,我說:「對方罵人了,我一般也會一直撥打下去,但是我們一定要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的善,是真心為了他好,或者換個時間再打也可以。對方罵人,我們也找找自己,是不是有爭鬥心。其實對同修也是一樣。在打電話時,我很在意要讓對方感受到我的善,但是和同修意見不一致時,我就沒想到要讓同修感受到我的善,有些時候我對同修不夠尊重。」我說完後,那位同修也很真誠的說「謝謝」。

在我身上,妒嫉心的另一種表現是,如果對方指出我的甚麼問題,我的第一反應一般都不是先找自己哪裏有問題,而是思想裏先反駁,這時候往往爭鬥心也起來了。

有一天,一起做項目的同修打字給我,說建議另外一個同修在處理事情時應該怎麼做,並說其他同修在處理這樣的問題時做的很好。因為我和那個同修一起配合,其實我只需要把同修的建議轉達給另外一個同修就行。但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要解釋一下,表明我沒做錯,心裏又開始不服氣了,心想,我只是這一次有些疏忽,平時我都是很認真的。但是我意識到了這是妒嫉心的反映,所以儘量控制不被帶動。下午我在衛生間拖地時,心裏又開始不平了,思想中想我要解釋一下。但我還是冷靜下來,心想,這時大家都很忙,不要隨意打擾同修,如果帶著不平的心去解釋,弄不好就會搞得不愉快,和同修在一起配合不容易,如果這樣很容易產生間隔。我很嚴肅的告誡自己不要上當,不要造成間隔,一會兒心也平靜下來了。

我身上長期存在的問題就是,為甚麼遇事第一念沒有向內找自己,而是向外找,想解釋我沒錯呢?這是黨文化的毒素在作怪,強烈的向外找,向外看,不能被說,愛聽好聽的話,一聽到不中聽的話就不高興了,缺乏寬容和忍讓,總想爭個你對我對。我明白了師父講的:「真正修道的人當中也有這個反映,互相之間不服氣,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

在和同修發生矛盾時,我也總是眼睛盯著同修的不足,忘記了同修對自己的幫助和同修的閃光點。師父說:「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2]

妒嫉心在我的思想中隱藏的很深,和私心、怨恨心、爭鬥心、證實自我、顯示心、表現自我的心都有緊密聯繫。我深切的感受到,舊勢力的特點就是妒嫉,它們出於妒嫉,給大法弟子安排了許多魔難,阻擋、間隔我們的配合。我們是大法弟子,是最親的,大家一起走到今天不容易,需要的不是指責,而是包容和善心對待同修,這點我做的不好,以後會儘量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