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維修電腦的過程中修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

最近,在電腦維修過程中,我的執著心,在和技術同修的交往中,就來了一次大曝光。

因緣際會,我與本地一位技術好為人熱情的老年同修結緣了。他主動克服路途遠的不便,來給我修理設備。因為他表現出來的思維敏捷,性格開朗像個孩子一樣可愛,所以我對他一見如故,在他面前很享受那種放鬆做自己的感覺。

一次,我過意不去,送了他一點東西,不想,下次見面,他很不開心,好像我送他東西的這種行為對他是一種「侮辱」等等一系列隨之的引申。

不知不覺中,我的人心被勾出來了,誤會帶來的傷害導致種種人心的摩擦碰撞。我懶得做任何解釋,使彼此認定對方就是自己認為的那種人。

事情過去好幾天了,但不時在腦海中翻騰。這種結果是始料不及、有違初衷的。多年來,跟本地熟悉的同修之間也時常相互有饋贈,生活條件好的和一般的都有,但都是你好、我好,皆大歡喜的局面,沒人認為這種行為是在瞧不起誰或者是在顯示甚麼。這次為甚麼會是這樣呢?

作為修煉人,我深知矛盾來了是大好事,一定是有要提高的因素,但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

發完正念,靜下心來,循著前因後果,來龍去脈,理順了一下,這才吃驚的發現原來從一開始就全是自己的錯,只不過是有些人心和觀念都形成自然了,自己察覺不到而已:

之前,我與技術同修相互缺乏深度了解,饋贈之時,又是在他馬上要走、推辭拉扯的情況下硬塞給他的。表面看,是倉促之間溝通不到位引起的誤會,但我知道那是個假相,必定是人心勾起了人心。深層去挖,才能發現問題的實質:雖然大體知道同修的生活條件不差,但是心中感覺,作為我的父輩那一代人,跟自己的父親差不多,都是節儉了一輩子,有錢也不會花的「古董」,這裏再進一步解釋一下自己這種觀念:我對父親這種「古董」的消費理念一向是不滿的,又無法改變的;在我的潛意識中,對同修維修設備的只要機器還能湊合用、就一直修下去、捨不得扔掉的行為,非但不覺得這是珍惜大法資源,還不以為然,認為老年人真是榆木腦袋,想不開,自找麻煩,何苦呢?現在想想,慚愧無以言表。

當時,技術同修要走時,我也是帶著這種觀念,認為快過節了,送點你自己不會多花錢去買的東西吧。所以雖然彼時自己感覺是在表達一下心意,但過程中,對老人們捨不得花錢、不會生活的行為觀念看不上,而自己才是懂得生活、活的灑脫的自以為是等等因素,不自覺的就會表露出來。這種東西不往深層去挖,自己都意識不到的。但是修煉人都是敏感的,對方很容易就能捕捉到一些不純的因素,對你的行為產生抵觸與反感,是自然的。細想這哪裏是誤會呀?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傷害!

在同修表達著不滿的過程中,我非但不做出解釋,消去已形成的誤會,減少對他的傷害,反而被不喜歡解釋的性格帶動,覺得怎麼想,隨你吧,委曲心、面子心、爭鬥心以及由爭鬥心引起的顯示心全出來了。我還發現自己仍有很重的觀念和情,不能將同修百分之百看成走在神的路上的人。雖然他本體轉化的很好,無論精神面貌,還是物質身體,全無這個年齡段常人特有的老態,但是「人生七十古來稀」的觀念一直左右著我,不忍心讓他白白付出功夫,明知這種無私的幫助是任何物質不能表達的,但就是想有所表示,心裏才能好過一點。這也是導致饋贈行為產生的原因。我悟到:正常的往來,饋贈未嘗不可,但是不要摻雜觀念,也不要動情。

還有一點,我自來是獨來獨往,不受世俗拘束的性格,與人打交道,沒有尊卑之分,對人中的權威、領導無感無視,對年齡大的多的人也不能做到恭敬有加,行事總是順遂自己心意而為,甚少考慮他人的感受。修煉後,這方面沒有多大改變,說到底,這是一種極端自我的表現。離法中要求的「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2]相距甚遠。這也是導致相處的時候,讓人感覺不舒服的原因。

人心是敏感、微妙又脆弱的,不知甚麼環境下,就能跳出來。作為修煉人,平時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注意守心性,對自己心性中的薄弱環節更是不能大意,只有這樣,當矛盾來的時候,才有可能在一瞬間抓住那顆跳出來的人心,不被帶動,甚至操控,並且滅掉它。

這次心性關是由我那顆看不上人的妒嫉心引發的。這裏重點談一點個人體會:在很多次過關中,找到源頭最終發現都是妒嫉心在作祟,不管它如何狡猾,表現的道貌岸然,或者改頭換面的偽裝,有時候歷盡辛苦,撩開層層面紗,看清那張猙獰的面目原來又是它,都會嚇一跳。其實平時覺得自己的妒嫉心並不是很重,那完全是一種錯覺,是在有意無意的維護和滋養它。

師父明示:「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3]我悟到:妒嫉心是舊宇宙生命唯私唯我的特性的一個根子。其它人心都是從這顆心上派生出的或者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所以動了妒嫉心,其它人心壓都壓不住,自然就浮上來了。修去這顆心,就要讓根本上的「私」字發生轉變,先他後我,時時事事站在對方的立場和角度去考慮,平時儘量調動生命本性的一面主導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師父講:「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4]當我們經常能這樣無私無我的按照法的標準去做的時候,妒嫉心就會逐漸失去生存的土壤,自然消亡了。

修煉是極其嚴肅的,法是有嚴格標準的,沒有人可以帶著一顆人心跟著師父回家,也不會因為助師正法的事做的多一點,就可以被法外開恩來對待。回頭看,這是一個維修設備的過程,其實更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只是若不注重修心性,將白白浪費了一次提高的機會。感謝師尊借此機會讓我魔性暴露並修去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