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心 擋在了我救人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從一九九五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四個年頭了,從開始煉功、得法、走入修煉、洪法,再到上訪、反迫害、走彎路、從新走入修煉、三退、走入正法中,直至今日。這過程中,有時候覺的時間很長,看不到盡頭一樣;有時候又覺的時間很短,短到昨日似乎第一次聽師尊講法,而二十四年就這樣過去了。

回想起這個歷程,眼淚湧了出來,想對師尊說:弟子愧對您,弟子想您。曾經夢到和同修一起從機場接師尊回國,既興奮又羞愧。興奮的是,師尊回來了!羞愧的是,自己做的不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師尊。好在還沒有結束,這裏寫出自己的修煉歷程,希望能夠將自己的不足曝光出來,恢復精進狀態,修煉如初,將最後這段路能夠走好,以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第一次去「妒嫉心」

發現自己有妒嫉心,是在二零零三年,強烈到讓自己無法正常生活,才有了意識。那時大學剛畢業,有一個同事比我晚到公司八個月,我們倆成為了朋友,每日吃住行都在一起。

不久,她成了我的上級,心中開始不舒服,憤憤不平之心日盛,甚至會在她背後一起和同事議論她。可那個被提拔的同事,謹言慎行,為人善良,受再大委屈,都不會抱怨他人。對比之下,我受到了很大觸動。自己怎麼成了這個樣子?連一般的人都不如。因為妒嫉心,和她正常交往都困難了。

於是,我開始面對這個妒嫉心,想去掉它。每日一有抱怨同事的心、一有憤憤不平的心,便忍著壓下去:那不是我,我不是這樣的。這樣堅持了兩個多月,有一日發現,那些想法沒有了,可以和同事正常交往了。

後來,自己時常洋洋自得:我去掉了妒嫉心,我沒有妒嫉心了。以後碰到矛盾,向內找時,直接就跨過妒嫉心,總覺的過得那樣辛苦,應該去的很乾淨了吧。

放低了修煉的標準 錯過了救人

後來工作關係,和這位同事聚少離多,但是卻成了公認的「好朋友」。只要到了彼此的城市,總是會聯繫;定期也會到彼此的城市相聚。但多年講真相,這位朋友一直非常抗拒三退,對大法的態度也不明朗。她不僅心地善良,在「修口」上,做的尤為好,直至今日我都自愧不如。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因為我的不善,在二零一五年,她有一次情緒很激動的說:我死也不會煉(是指修煉法輪功)。不久,這位朋友在朋友圈中失去聯繫了,她手機停機,家裏座機沒人接聽,到她所在城市找尋也未找到。

失聯之前,她盼了好久才懷上的孩子流產了,又辭了職,遭到婆家嫌棄,夫妻在辦理離婚,甚至為了財產要訴訟,有朋友說她曾經有和婆家人同歸於盡的念頭。我一直為沒能救下她而惋惜,卻不知這背後是我的妒嫉心在作祟。直至今年才意識到嚴重性。

後來我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到目前快八年了,表面看過得悠然自得,但外人看來就是「不得志」的那種:工作能力公認的可以,但就是得不到提升,直管的領導總是想法子打壓我。我不斷向內找,小地方也有所改善,但總不能從根本上扭轉狀況。後來乾脆隨其自然,覺的這是常人妒嫉我所致,我能做的就是忍耐。這樣的情況下,講真相成為了障礙,不能在公司坦坦蕩蕩的講真相,總突破不出來。

有一次,和一個曾經的老同事講真相,該講的都講了,也和這位老同事一起看了十集的《風雨天地行》,但是這個同事就是不肯三退,甚麼理由也不講,和之前那位失聯的同事表現極相似。

走入了困境,究竟是甚麼在阻擋著我救人?非常苦惱,有些惴惴不安。師尊看我不悟,讓同修不斷的點化我,說我對自己要求太低。終有一日發現:妒嫉心已成為了一座大山,阻擋了我助師正法的路。

我認為能和人正常相處,沒有因為妒嫉心而寢食不安,就認為自己沒有了妒嫉心,這是何等的放低要求?師父在講到妒嫉心時舉的一個例子中,提到那人在屋裏說:「脦瑟甚麼!誰沒打過一百分!」[1] 這是妒嫉心的一個表現,用這個標準來看,針對性的向內找,我才發現自己的妒嫉心是如此之強。

如下是我妒嫉心的一些表現,和大家交流,也希望對大家有所借鑑。

表現1:別人得了好處,不能真心為人高興

當得知朋友跳槽到一個好公司後,第一反應不是為其開心,而是想著:職位應該沒有從前高了吧?當得知確實如此,心中竟然有一些平衡。當朋友說結婚了,帶著先生來我這個城市和朋友們聚會時,我不是為她開心,而是覺的那個先生並不喜歡她,是她在刻意維繫關係。當朋友說流產了,身體不舒服,我的反應是:讓你三退一直不退,看看都啥樣子了?

師父明示:「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別人得了好處,會真心為別人高興,反之,則有妒嫉心藏著,或深或淺。

表現2: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時,便心生惡念

當受邀請到老同事新裝修的新居後,一邊聽她興奮的介紹,一邊想著,人生不過一個旅店,住哪裏不一樣,人竟為此如此花費心思。後來勸退不順利,還想著,小日子過得太順遂了,非要哪天遇到了不順心的大事,才能退嗎?這背後,竟存了希望對方發生不順心的事,這和修煉人修的善差之千里啊。

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2]時常苦惱,我為啥就修不出慈悲心?沒有慈悲心,救人就沒有緊迫感,不能保持精進的狀態。三件事做著,但狀態時好時壞。現在才明白,心存著妒嫉,如何產生善?和宇宙特性是相背離的,和環境擰著勁,講三退就不順利。總感覺不到提升,卻時常覺的在倒退,因為被宇宙特性制約著呢。

表現3:自命清高,認為自己能力比別人強

對公司領導看不上,總盯著她們的不足,認為她們心胸狹窄,容不下能人。於是,形成了我行我素自命清高的樣子,拒人於千里之外。

看到她們遇到不順利的事,就心中舒暢,恨不得早些換個領導;看到她們得了好處時,便心中不悅,覺的老闆看人有問題。

一直發願一定要救了公司的同事,為此不知道發了多少次正念,下了多少次決心,但是一直沒有進展,反而公司裏還成立了「黨支部」。

師尊說:「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名利心,說放下了,但一涉及到自己看不上的領導,便想著要去爭爭那個名利;爭鬥心,說放下了,領導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自己便花大心思無論如何都要做好,讓領導吃癟,這裏除了爭鬥心,還摻雜了顯示心。

這種做法和妒嫉姜子牙的申公豹如出一轍,「《封神演義》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沒本事,可元始天尊讓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裏就不平衡了:怎麼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厲害,我的腦袋割下來還能回來安上,怎麼不叫我去封神呀?」[1]我的表現是,我能力夠強吧,你做不來的事情,我都能做的很好,你還來管我?以前學法讀到這裏,不曉得為啥舉這個例子,現在明白了,老認為自己能力比別人強的人,本身就有個對比心,有對比心,就有爭鬥心,就是有妒嫉心。

表現4:老認為別人妒嫉自己

在公司裏面,環境一直不順,認為人家在妒嫉我能幹,實際是自己的妒嫉心在作祟。師父說:「倆個人之間發生矛盾,第三者看見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裏有不對,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何況倆個發生矛盾的人就更應該看一看自己,要內修嘛。」[3]看到別人有甚麼心的時候,實際是自己那顆心在那裏。師尊不斷的用這種形式在點化著自己,利用周圍的人的表現幫助弟子提升,自己不悟,反而認為是別人妒嫉自己。更甚者,與環境長期擰著勁,產生無能為力的心,還認為自己能「忍」。

在夢中,師尊也點化,看到姐姐穿了一條漂亮的裙子,心裏竟然都會有些不舒服,和日常的我完全不一樣。那顆隱藏起來的妒嫉心,在自己刻意的忽視下,層層包裝壓在了深層的空間,在那裏散發著黑色物質,影響著方方面面。

我問自己:那些是你要救的人,你還妒嫉著他們,你要怎麼救?!隱藏很深很多年的妒嫉心擋在了我回歸的路上,救人的路上。

結語

這篇交流稿,醞釀了一個月,從動筆到完稿用了半個月。過程中,深刻的發現,心裏想的和動筆寫下來是很不一樣的,寫的過程就像牽著一個線頭導出更多線頭的過程,原來沒有意識到的,寫的時候頭腦裏清楚了,意識清楚了,另外空間的物質就拿掉了,原來那種憤憤不平的心淡了很多,再遇到事情時,一反映出妒嫉的跡象,馬上便否定。完稿之日,對領導沒有了不好的念頭,領導對我的態度也轉變很大,環境隨心而變了。

感謝師尊的點化,感謝周圍同修不斷的幫助!在此也想和同修說,一定要有一個學法點,可以經常和同修交流。自己出現問題不悟時,身邊的同修可能會看得很清楚,這樣不至於走太長的彎路。

在寫這篇交流稿時,除了妒嫉心,其它的自己認為修的挺好的地方,也發現了很多執著心,之前全因放低了修煉的標準才會自認為修的挺好。後面,我會一個個心拿出來晾晾,曝光它們。再次感謝明慧編輯部提供的這個交流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