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從小學到大學四年級,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有十幾年了,從大法小弟子成長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我覺的自己最大的變化就是從把學法煉功當作「負擔」轉變成了自己每天要求自己必須煉功學法。雖然這對其他同修來說每天學法煉功不是甚麼問題,但對我來說,因為心性一直沒有提高,所以總在這上面摔跟頭。

一、有緣份,卻不珍惜

因為媽媽修煉,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得法了。因年齡小又是獨生子女,沒吃過甚麼苦,不知自己為甚麼要學大法,也沒覺的自己有多幸運。後來當知道了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和法正人間時期大法弟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還得這一世修成時,反而覺的「負擔」太重。覺的常人知道大法好、退出黨團隊就可以進入新宇宙,為甚麼大法弟子這麼難呢?又要修煉還要救人。

因此從小學到高中,我能不煉功就不煉功,能少學法就少學,師父的其他講法沒學完一遍。有時警醒了,抓緊一下,過一段時間又放鬆了。有時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憶一天的經歷,發現自己又沒學法、浪費一天時間,內心後悔萬分,只能默背一遍自己記得的《洪吟二》。每當背「精進之意不可轉」[1]時,都特別後悔自己把時間都浪費在了常人中,而最重要的事情都沒有完成;背神韻歌詞時,都會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不安與愧對師父的點化而自責。可一到白天又忘了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就這樣稀裏糊塗的到了高中。

二、學法使我改變

到了大學,自己的時間一下子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手機。突然從緊張的高中到了大學輕鬆的環境,自己彷彿大壩放開了水閘,真想讓自己輕鬆一把。後來發現手機不能使我輕鬆快樂,相反,我的脾氣越來越不好。被常人中的情感支配著生活,經常去體會常人中的悲傷、快樂,覺的自己很孤獨、傷感。

還好師父沒放棄我,總在我搖搖欲墜最危險時,敲醒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做的一個夢:夢中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壽命只有一天了,我突然想起自己平時非常不精進、法也沒學夠。我馬上與媽媽提出要集體學法。在讀法時,我明白了許多法理;我邊讀邊感慨,邊讀邊後悔自己平時的鬆懈與懶惰。這時,突然感覺自己的靈魂正從後背慢慢的抽離,手中的《轉法輪》的字越來越模糊,心中後悔不已。

這時我突然驚醒,胸口處仍然能感覺到靈魂剛進去、開口慢慢癒合的感受。醒來的第一感覺就是:原來我還活著,太好了,我還活著。

這個夢讓我有了很大改變。開始在學校騰出時間學《轉法輪》和經文,學法時間也一點點增加。媽媽說從我的言行中能感受到我真的經常學法了,我對自己的變化感到很開心。

三、病業關讓我明白煉功的重要性

學法基本跟上了,但當時在我心中煉功才是最難的。覺的又苦又累還要出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特別不舒服。媽媽說:「出汗是好事啊!」可是我在安逸心與懶惰的驅使下,煉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特別在長長的寒暑假期間,像現在的許多大學生一樣,「宅」在家裏、好吃懶做,每天像「巨嬰」一樣癱在床上看手機,覺的這日子怎麼過的這麼舒服呢?!

二零一八年新年時,我出現了嚴重的病業關。當時正是病毒流感爆發期,醫院裏病人很多。先是我爸爸(未修煉法輪功)開始發燒,他去打針的第二天,我突然感到全身發冷、頭疼、嗓子疼。我學完法、發了正念就上床睡覺了,中午起床後,發現秋衣秋褲全汗濕了,腦袋昏昏沉沉、全身骨頭酸痛。我想完了,平時不精進,這常人中有點甚麼自己也跟著發作。還好,爸爸也沒逼我吃藥、打針,只讓我量體溫,一量體溫比他還高1.5度(39.5度)。因為以前這種情況我不用吃藥,學法煉功很快就好了,爸爸只說:「多喝水,我們倆少接觸,避免傳染。」

但是這幾天的病業可以說是我這二十年來最難受的一次。小時候得了猩紅熱,聽師父講法,一個星期就好了。但是同樣發燒,這次給我的感覺真是太煎熬了。無可奈何之時只好和媽媽一起煉功。也就是那一天,我第一次第五套功法煉了一個小時。煉完後,媽媽很驚訝,問我:「你可以煉一個小時,為甚麼平時不堅持呢?」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最重要是我心裏不想堅持,覺的煉半個小時就不錯了。正是這些心,促成了這次有生以來最痛苦的病業關。

教訓使我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不能對學法煉功掉以輕心;也知道平時的投機取巧只會害了自己,業力日積月累,最後還得自己償還。這次的經歷,讓我感到又像「死」了一遍。要不是師父慈悲,如果病業再長幾天,我就難受得熬不住、精神就要垮了,估計就會上醫院打針去了。

四、以法為師,提高心性

從大三下學期到現在這段時間,我認為是我修煉比較精進的時期,雖然懶惰偶爾出現。我每天在學校讀一講《轉法輪》、半個小時的經文,晚上煉第五套功法。對我來說每天能堅持下來真不容易。每天心裏都像打仗一樣:一會兒決定今天少學點;一會兒又想:不行,現在不學,晚上又會後悔的。心理活動就像拔河比賽。期間,明慧網上的文章和媽媽的提醒給了我不少幫助。同修們的文章提醒我一定要主意識強,學法煉功心裏就靜多了;當我不想學法煉功時,媽媽會提醒我:這是思想業力在干擾你,你得重視發正念。在這裏也非常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讓我心性提高的快一些、少走彎路。

舉一個例子。二零一八年暑假中,大學老師提供了一個兼職的實習工作,工作地點離我家很近,時間是朝九晚五,結束時間在我大四開學前。面試時,面試官就是我大學老師的表姐,她表示面試的有四個人,其中兩人沒來,另外一個男生看起來傻乎乎的,看到我時馬上就同意我留下來了。面試那天我只知道這是一家金融公司,我的工作是實習招聘助理,就是每天打電話為公司招聘員工。

面試成功後,我和媽媽都很高興,覺的這工作就是專門為我設的:天時、地利、人和,最主要還能有電話號碼,好以後講真相救他們用。同時,因為要工作,時間不夠用,我終於突破自己,和媽媽早上一起晨煉了;在面試和買上班服裝時,我也去了不少的怕心、色心等,當時覺的這個工作就是師父給安排好的。

但是,正式開始上班的第一天,一切都變了。首先工作時間變成朝九晚六;工資從三千降到兩千(打電話招聘一個人來應聘,就加二十元);打電話需要自己的手機,公司不設電話,公司報銷話費。我想:算了,這個我不計較,公司的每個人都對我挺友善、公司環境也不錯,這些就夠了。可是晚上回家吃飯時,我發現媽媽的臉色很難看,吃完後,她給我在網上看了一篇文章:就是最近很普遍的金融P2P等跑路的現象。我一下就反感了,說:「這家公司不會的!它有那麼多分公司,與那麼多知名品牌合作,公司地點又在市裏數一數二的高檔地段,公司員工都是名校畢業的海歸,怎麼可能是那種騙人的跑路公司呢?!」

我的內心充滿憤怒,覺的媽媽無中生有、杞人憂天。但還是看完了那篇文章,裏面的內容和這家公司還真是很像的。我的內心充滿了無奈:那怎麼辦?心裏亂七八糟,好面子的心、虛榮心、埋怨心、利益心一下子全起來了。為了上班,買服飾、包包花了時間、精力;又是老師介紹的工作;公司的人對我非常好,教我做這做那、教了一天,白忙活了。最主要的是和上班前悟的完全相反,我真有點崩潰。

理性告訴我,這個工作肯定是不應該做的,但是現實環境中,大學老師、我的上司(大學老師的表姐)這兩個人都是我不願去面對說「不」的人(怕拒絕老師,老師會對我不好)。媽媽又提醒我:「那公司員工的收入那麼高,級別越高、工資越高;用高利回饋客戶,是在騙人。雖然你沒直接去拉客戶,但是你招聘來的人就是要去拉客戶的人,那你也是間接做了壞事了。」這一點我也知道,在明慧網看過許多文章,都是平時不按法的要求做,結果被舊勢力鑽空子。所以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可是邁出這一步太難了。

這個工作環境簡直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工作,漂亮的公司大樓、文化素質高的同事、溫柔的上司,如果我一拒絕,這些都沒有了。最重要的是,我最怕別人對我態度不好,萬一我拒絕了,那個上司和我老師會怎麼看我呢?所有的人心蠢蠢欲動,我淚流滿面。

我決定翻一下《轉法輪》,看看師父怎麼說的(抱著僥倖心理:也許會有其它解決的辦法呢?)。我一翻書,映入眼簾的就是:「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以前讀這段法沒太大的感受,如今再讀這段法時,才明白一些師父說的「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3]。平時只覺的煉功是最苦的,今天才真正體會到自己心裏抓著執著不放的時候才是最難受的。

最後,我打電話推辭了這份工作。雖然她們沒有埋怨我甚麼,但我的老師給我談了一下我專業的就業前景,讓我頓時感到前途渺茫,導致第二天無精打采,像受了很大的打擊一樣,幹甚麼都沒勁。不過到第三天,我突然悟明白,其實辭掉這個工作,並不意味著前面都悟錯了。正是因為這次的工作機會,我去掉了多少人心啊!我是修煉人,這個過程中我去掉了人心、提高了心性、同時也開始晨煉了,多麼好的事情!大學老師說我的專業前途渺茫,那也是常人說的呀。修煉人的一生是改變的,誰也說不清,只有師父知道,我現在根本不需要想這些。

此時,我的心理狀態與前一天完全不同了,甚至我覺的就算是靠撿破爛為生的人,他能通過自己的雙手掙的錢也比表面光鮮亮麗、實質是騙人獲取暴利的人更值得認可。師父說:「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2]。我對此有了更深的體會。我突然明白了師父安排這一切的用心良苦,也很慶幸有媽媽同修的提醒。我也體會到多看明慧網的重要性,平時對P2P、金融之類的同修切磋文章看的很少,認為自己只是個學生,專業也不是金融專業,沒有必要了解,沒想到這一切與自己還有這麼大的關係。

五、結語

每次過關的事情現在看起來小,可當時對我而言都是一次觸動心靈的大考驗。通過學法,我也明白「大法弟子」這個稱號的偉大,如果我們想對的起這個稱號,我們自己就得以法為師、勇猛精進,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很慶幸自己在跌跌撞撞中,師父沒有放棄我,一直鼓勵我、警醒我。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堅定〉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