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迷途知返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母親有幸得法,當時只有四歲的我跟著母親一同聽講法錄音與學習煉功動作,成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後,母親因為到北京和平請願而慘遭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一年後又因惡警騷擾不斷,被迫離開家庭,流離失所。母親不在的這幾年裏,父親沾染賭博惡習,我的學習幾乎無人管,導致學習成績很差,雖然將近兩年的時間裏沒有再接觸過大法,但由於從小得法的緣故,對大法並沒有反對過,內心也一直明白甚麼是衡量好壞的標準,所以雖然生活與學習上無人操心,但並沒有沾染甚麼嚴重的惡習,也沒有過嚴重的病業表現,現在回想,應該是師父那幾年一直在管著我這個小弟子,感謝師尊!

如今我已成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但在二十幾年的修煉路上卻從來沒有嚴肅對待過修煉,生活上也逐漸偏離了法理,以致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被邪惡與舊勢力鑽了空子,導致家庭遭受了嚴重的經濟迫害。因此在明慧網交流平台與同修交流,歸正修煉路,否定邪惡舊勢力迫害,同化大法,從新回到修煉路上。

師父幫我升大學、去頑疾

在五六年級的時候,母親回到家中後,我重新有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但由於離開法已經有一段時間,再加上之後中學裏學業繁重,對於學法修煉只是流於形式和礙於母親的威嚴,對於修煉從沒有嚴肅的對待過,但師父並沒有放棄過我。因為學習基礎差,高考成績很不好,本來是沒有機會考上大學的,但最終我還是在比錄取分數線高幾分的情況下被錄取,我知道是師父幫助我進入了大學。

但進入大學後我並沒有因此開始正視修煉,反而因沒有了母親的監督與叮囑,更是與常人一般,根本不注意心性的把握與提高,逐漸開始變的世故、喝酒、不修口,沒有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弟子來看,這樣的狀態一直到了大四。在大四臨近畢業之時,忽然我的雙腿開始癢起來並開始脫皮。因為長期修的不好,我的脖子一直存在跟神經性皮炎一樣的病業假相,但從來沒有正視過,脖子上的病業假相也時有時無,當雙腿出現類似表現時,就沒有在意,只是一味的抓撓,但一撓就開始脫皮出現傷口,再撓皮脫的更厲害,傷口面積更大。

一段時間後兩條小腿麵血淋淋的幾乎沒有一塊好皮。這種情況下,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開始發正念,但內心卻沒有向內找,也沒有在心性上修,發正念後也並沒有出現好轉,於是開始出現了這是不是病的想法,起初還認為這種想法不對,但隨著身上也開始出現類似紅點,就沒忍住在手機上按照症狀進行查詢,內心也開始認為就是這種病,沒有了正念,第二天去了醫院。醫生說是銀屑病,一種嚴重的皮膚病,不好治癒,開了很多藥,但這些藥並沒有起任何作用,反而越來越嚴重,全身上下乃至手心腳心都開始脫皮潰爛,很是難看。

那時已經進入春天,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已經有人開始穿短袖,但我依然長衣長袖裹身,怕別人看見。最嚴重的時候,雙腿因為全是傷口走路時會有拉扯的疼痛感,走起路來也只能彎著腿。

假期回家父親看到後在網絡上諮詢皮膚醫院,醫生建議讓我立即住院,估計要花費八萬多元,也只能抑制不能根除。那時臨近畢業還要完成畢業設計很忙,所以我很快又回到學校。母親在之後幾天也來到了我的學校幫助我,但因為礙於面子之心當時我還是很不願意讓她來,來了之後也跟她發了很大的脾氣,現在回想這種思想並不是我自己真正的思想,而是邪惡舊勢力表現出的恐懼。

在我回家時母親嚴肅的與我交流,問我去醫院還是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煉功,當時我選擇了煉功,沒有去醫院。也正是當時的這一念,有了之後的奇蹟。我與母親在宿舍附近租了一間民房,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鏟除邪惡對我肉身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逐漸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起初每天掉的皮屑慢慢減少,到後來癢的感覺也沒有了,身上因為抓撓的傷口也越來越小。不到二十天的時候身上幾乎再也看不到任何瘡疤,到五月,我也可以開始跟正常人一樣穿短袖衣服了。周圍的同學都感嘆開玩笑地說,我母親一來我的病就好了。

很多年後我跟一位醫生朋友聊起時他還問我你這個「病」在哪治的,怎麼治的這麼好,當時因為我正念不足,並沒有給他們講是因學大法學好的,來證實大法,錯過了講清真相和救度他們的機會,其實我知道那是師父又一次幫助了我。

脫離大法 深陷網絡貸款

雖然我從小得法,但是由於學校無神論的教育也對我產生了影響,對於法中一些神奇的事還是半信半疑,總有一種是巧合的感覺,而通過這一次讓我認識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由衷感恩師尊!但在這件事後我並沒有深挖內心執著,只是內心感嘆大法的神奇。後來的日子我也沒有嚴格實修,反而慢慢的在潛意識中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思想,覺的自己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有了保護傘的錯誤想法。

大學畢業後,我也面臨要找工作的問題,因為自己的專業在本地沒有好的發展,又看到自己的很多同學去一線大城市生活很是光鮮亮麗,於是一心想去一線城市發展,雖然嘴上說是想去一線城市學習先進的技術與理念,但更多的是虛榮心作祟,因為從小母親遭受邪黨迫害,父親沾染賭博,我一直心感自卑,總覺的自己缺少認同感,看到身邊專業技能與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同學發展的都很好,就想藉此去大城市的機會實現一番抱負。

母親擔心我去一線城市後脫離法,本是不同意的,但我在各種執著心的驅使下執意要去,她也就只好同意了。到了一線城市後,因為徹底離開了母親,少了督促和叮囑,再加上社會各種的變異思想和如今日漸淪喪的道德觀念,也讓我的思想慢慢的偏離了大法,言談舉止都如同常人一般,思想中的漏洞也開始越來越大。

到了一線城市以後,工作壓力很大,生活成本也很高,脾氣變的很暴躁,遇到事也沒有拿法理來衡量自己,以至於雖然很辛苦,但也沒有存下一分錢,過的生活與自己之前所想截然不同,但又因為心中難以放下的面子心,又不願回家去,本來第一份工作的收入保障基本生活是沒有問題的,這是一家創業小公司,但在一年後,公司工資漲幅很小,看著自己身邊的同事都跳槽到大企業,自己也就動了心想去大企業,在強大利益心和虛榮心的驅動下與公司沒有續約去了另外一家成熟的企業。

就在我換工作的那一年整個行業經濟開始衰退,因為我的收入都是根據業績來定,所以當時收入很差,一度無法保障自己的生活,於是開始透支信用卡,即使這樣我還是堅持留在一線城市,那一年父母在老家買了新房付了首付,問我經濟能力是否可以承受每個月的房貸月供,但我又因為面子之心說可以承受,於是經濟上相當窘迫,即使這樣我還是沒有從法上悟,導致如今情況的原因,因此離大法越來越遠。之後我又換了一家企業,但收入一直沒有上去,到這家企業不久後,這家企業也倒閉了,這段時間經濟上很困難,只能通過信用卡和借朋友的錢來生活。之後因為在一線城市的狀況很是不好,就回到了家裏。

回到家裏後自己的經濟情況並沒有給家裏說,這邊的公司收入也並不是很高,而每個月又要還房貸又要還之前信用卡所欠的錢,經濟壓力非常大,在半年後因為實在無法承受經濟壓力,開始在手機上的網貸軟件上借錢,這類網貸平台利息非常的高,類似高利貸,在借貸的時候我也沒有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上看,用法理來衡量一個大法弟子應不應該去借高利貸欠人的錢,也沒有為家人考慮過,如果還不上會不會給家裏人帶來經濟負擔,只是一味的想先借上還了這筆錢、等有錢了再趕緊還上,但是等到了還款日並沒有能力還錢,就再找類似的另一個平台借款,還上一個平台的借款,但這樣手裏就沒有了生活的錢,於是再把第一個平台的錢再借出來,但等到還款日後,這兩個平台的欠款都沒有辦法還清了,之後只能再到另外的平台借款,不到半年時間就借了十幾個平台,從幾千塊就欠到了近六萬元。

為了還錢又向親戚和各種朋友借錢,共計八萬多元,也不敢向父母說出欠款真相,中間因為急於還錢又被一家網貸平台騙了七千元,每天都是催賬的電話與信息,工作與生活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和壓力。

發生種種之後,開始下班後回家學法煉功,逐漸的才意識到這是因自己做的不正,沒按法的要求做招來舊勢力的迫害,開始不斷地發正念,也認識到這一切都與自己長年來沒有真正把自己當作一名大法弟子來看有關。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後,向父母坦白了借錢的真相。

迷途知返 挖出執著心、實修自己

回想起自己小時候與母親一起學法,自然而然的成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但長大以後並沒有認真的在修煉與不修煉之間進行選擇,也有意的逃避這種選擇,從而變成名義上的大法弟子,只想受到大法的恩澤福報與師父的庇護,但實際上並沒有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這是對大法和師父極大的不敬!每次在遭受迫害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一位大法弟子,請求師父幫助,而這種行為無異於利用大法,但慈悲的師尊並沒有放棄我,一次一次的幫助我。而在事後我卻沒有向內找,去執著心,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是為了常人社會中虛幻飄渺的名利虛榮,一意孤行、我行我素,浪費這萬古機緣,浪費著修煉的時間和救度世人的機會,更違背了與師尊助師正法的誓約。

師父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1]

人想要甚麼自己選擇,不同的選擇,不同的結果。慈悲的師尊已經將這世上最偉大的正法修煉無條件的給予我們,我又有甚麼理由不去珍惜呢,在之前修煉路上不精進的我卻不知珍貴,一次一次錯過實修回家的機會,這一次我將無條件的選擇修煉,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事事以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實修,助師正法,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通過認真的學法,明白應該從內心深處挖出自己隱藏的各種執著心,對照法理一一去除,彌補紕漏,否定邪惡舊勢力的迫害。通過這次經歷,我也找出了自己心中的各種執著心,虛榮心、名利心、面子心、利益心、自大心,在此曝光出來,歸正自己,同化大法。無論我在哪裏工作,其實對收入要求並不高,就算是我自己的項目,我也說勞務費你看著給,少就少點。看上去是我對利益心看淡了,其實也不符合法,師父說:「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講不勞不得,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付出的多,就應該多得。」[1]而我總在這方面沒有正念,也讓邪惡鑽了空子。當我在一線城市生活經濟困難時,本應該回到家中根據自己實際能力再做打算,但我還是因為強烈的虛榮心和名利心留了下來,就是想讓身邊的朋友說你可真有本事在大城市工作這麼久,導致如今讓家庭承擔沉重的經濟壓力。

我悟到要把自己融入整體中,出現問題及時與同修交流,提高心性,找出不足,及時修正,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方式,我不應該礙於面子心不願與同修交流;在工作與生活中常常因為面子之心不會拒絕別人,導致總是去額外的給很多人幫忙,佔用學法煉功的時間。只有把這些執著心深挖出來,才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把這些不好的心扭轉過來,才能真正的提高自己。

雖然我這些年做的如此不足,但慈悲偉大的師尊卻從來沒有放棄過我,我要珍惜這萬古機緣,實修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