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工作中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一九九八年母親開始修煉大法,那個時候我十二歲。雖然對修煉沒甚麼概念,但是看到母親脾氣和身體的改變,隱隱約約的知道這個法很是超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風雨飄搖,所有的修煉環境都被破壞,但母親修煉的心始終沒變。二零一一年過年,在母親的影響下,我正式的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零一七年七月,我從原來的單位離職。儘管原單位很好,但是接觸眾生的機會不多,為了助師正法的需要我還是決定離開。單位領導很是不捨,對我說:「任何時候,都歡迎你再回來。」

在找新的工作的時候,我發了一念:我要救度更多的眾生。就這一念,師尊幫我安排到了一個有工廠產品的貿易公司工作,工資收入比原來要高,單位的同事也比原來的多。要知道,像我這個年紀的女孩子跳槽,是要被人嫌棄和挑選的,單位很怕人招來了立即就去結婚休產假。但是我在面試的時候,公司只是簡單問了幾句情況,第二次面談後就決定要我來上班。

新單位環境更複雜,人浮於事,我想到師父說的:「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1]這複雜的環境恰恰是我修心提高的好地方。

我的部門經理是老總的女朋友,剛剛大學畢業,沒有工作經驗,無論是工作上還是人情世故上處理起來都很青澀。我在行業裏做了八年,無論是經驗和資歷都在她之上。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不帶任何有色的眼鏡看她,照常配合好她的工作,竭盡所能的教她行業知識。

另外一個同事是從廠裏過來的。領導想讓我搬過去和她一起住,因為公司租的房子是兩室的,另外一間空著。後來得知她母親和小孩都在這和她一起住,我就主動放棄了房子。做事要為他人著想,我搬過去住,她們一家三口就不方便了,所以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不搬,自己另外租了一個月租四千多元的房子。當她知道我放棄公司的房子重新租房子之後,嘴上雖然沒說甚麼,但也很意外。

因為我要做的這塊業務是公司新開闢的,所以自主權很大。但是我盡可能的從公司的角度思考問題,幫公司完善採購渠道和市場信息。客戶送來的東西,無論大小,我都一律上交到行政單位。去年受業績影響,全公司所有業務人員的收入全部下調,但只有我是例外。

過完年,上家公司的一個客戶自己成立了公司,想重金挖我過去幫忙,收入是現在的三倍到四倍。過年的時候因為錢的事情,和家裏吵了一架,其實反映出了我的私心和對家人還有沒放下的情。所以那個時候就一直在想,我不是沒有能力賺到更大的錢,只是少了個機會或者是契機。剛好這個時候有人要來挖我跳槽,我一下就警覺了:這不是就衝著我這顆賺錢的心來的嗎?我得放下這利益之心──想讓父母過好日子。師父說:「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人各有命啊!」[1]而且當時來這個公司,是發願救眾生來的,這才半年就走。常人見利忘義,修煉人是不重名利的,我如果因為錢走了,對公司也是不小的衝擊。我不能只想到自己,不想別人。我婉拒了客戶的邀請。

拒絕後的下一週,公司領導主動提出給我漲薪,剛好和要挖我走的公司薪水差不多。領導是個比較小氣的人,卻主動提出了要給我漲薪。我知道這是師尊看弟子放下了名利之心給我的。師尊在講法中曾經說過:「人就是放不下那顆心,當你那顆心真能放下的時候,你發現你甚麼都不會失去。」[2]

去年三月我去華東出差,因為所有的客戶都是我自己開拓的,按照常人或者行業內的情況來說,是不會讓其他同事染指或者接觸的。可我出差的時候不但帶了部門的老總,還帶了另外一個同事。他們對於這個行業的很多東西都不是很了解,所以在見客戶的過程中,我也不帶任何私心的幫他們化解客戶丟過來的難題和尷尬氣氛,盡可能的維護公司的良好形像。同時把行程和餐飲這些都安排妥當。因為另外那個同事是第一次到南方出差,所以拜訪客戶的空閒之餘,也會帶她去當地的有名景點逛逛。她倆很是感動,對大法弟子也很認可。以前和同事一起出差我不太敢和外人講真相。但是這次出差過程中,我當著同事的面,堂堂正正的和老總的朋友、出租車司機等人講真相。

做業務的過程中,難免會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存在著一定的風險。因為一直怕公司受到損失,自己也想盡心盡力的做好工作,所以有兩個星期,修煉狀態一直不好,心隨著市場的波動也跟著浮動,總是擔心客戶資質不足會給公司帶來損失。結果越是擔心,採購的貨物進廠化驗的指標越是不好,不斷的出問題。一個星期我的體重掉了四斤。其實採購的貨物,都是行業標準定製,是不會存在質量疑義的。所有的化驗指標其實都是假相,針對我的執著心而來。後來我找出來自己有怕心和求名的心,希望得到認可的心。等到後面再做業務的時候,我把心完全放下。大法弟子完全是為救度眾生而來,和誰做業務都是師尊安排好的,為以後聽真相打基礎的,不再帶著常人心對客戶挑挑揀揀,這樣很快就完成了公司要求的採購任務,全程心態平和,也沒有之前的疲累之感。

我所在的行業,屬於製造業,男性居多,所以有時候我出現在客戶面前的時候大家都很意外。不僅僅是因為我修煉大法之後人顯的年輕,而且因為修大法所散發出來的氣質,讓他們覺的是行業的一股清流。有時候我自己也會想,我當年選擇職業的時候為甚麼不去選擇我喜歡的文史類或其它可以坐辦公室的清閒職位,而偏偏選擇了這麼一個工業行業作為職業,而且還樂此不疲?但是作為修煉人來說,我知道這是我的使命,是我下世前的約定,就是要我在這個行業裏,通過我的工作,通過我的修煉,救度這個行業裏的眾生。因為師尊在講法中說過:「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3]

從一九九八年初識大法,到後來我自己走入大法修煉,如今已有近二十個年頭了。如果說在我三十二年的人生裏,哪件事最欣喜、最感動、最震撼?無疑是與大法結緣,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給我的工作和家庭帶來無窮的美妙和無限美好,也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認識大法,見證美好,走回人類的正統回歸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