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由我們去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二零零九年,我和老伴(同修)住大兒子家。我們天天出去講真相,還要做家務事,每天時間都安排的很緊。

大兒子家住九樓,已經是頂樓了,十樓是個平坦的、露天的空地。隔壁九樓是下面臨街的歌廳的宿舍,住有十多個男女工人。他們把雜物、水果皮、啤酒瓶都往十樓倒,就連有些住戶裝修的垃圾都送到十樓。十樓地上都是碎玻璃片,臭味很難聞,垃圾至少有一車了,在上面步行都不方便。

一次一個在歌廳做門衛的人到十樓上面曬衣服,有人問他:「你們這麼多垃圾怎麼不倒下去呢?」他說是上一屆老闆的事,他不管。現在的人只顧自己方便,不管別人。

我每天上十樓去晨煉,面對垃圾場,心裏很不是滋味。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面對這樣複雜的環境,只能靠我們自己去改變,不能依賴別人,在哪都要體現出是好人。我和老伴決定用一個月的時間把這些垃圾清理到下面馬路邊的垃圾桶裏。這樣我和老伴每天都把十樓的垃圾挑到下面路邊的垃圾桶裏去,結果用了半個月時間就清理乾淨了。鄰居們都說我們是勞模了。

有一天,居委會的人找到我老伴,說我老伴往垃圾桶裏倒了那麼多垃圾,要收五元錢一天。我老伴把情況都告訴了他,那人非常感動,他沒想到我們是幫公共區在清理垃圾。

三伏天到了,樓下歌廳的工人晚上一點多鐘下班,就拿著席子到十樓的平頂上歇涼睡覺。我就準備好真相期刊和《明慧週報》也到十樓歇涼,只聽他們說:「是誰把這裏衛生搞得這麼乾淨?」我就過去跟他們說:「是我搞的,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我們才會這樣做的,法輪功教我要為別人著想,要做一個好人。」我問他們知道法輪功嗎?他們說不懂。我說:「看你們都是剛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的,我告訴你們法輪功是佛法,是修真、善、忍的,有嚴格的心性要求。修煉後能得到健康的身體,能使人道德回升。江澤民為了欺騙老百姓,製造『天安門自焚』嫁禍法輪功、抹黑法輪功。」我還講了貴州「藏字石」、入黨發毒誓等利害關係。我勸他們三退,當時就退了六個,我還給每人發了一份《明慧週報》,還囑咐他們看完後帶回家給他們的兄弟姐妹都了解真相得平安。複雜的環境成了我講真相的環境了。

有一天,我在水果市場講真相、發資料。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主動要真相資料,他邊拿邊念「法輪大法好」。我說:「老人家真有佛性。」他說:「你們法輪功早告訴我了,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我念了幾年了,把病都念好了,你看我滿臉紅光,你們的資料我看完了,我也幫著發給別人。」在場的其他人都吃驚的盯著他,也都來接資料。看得出來,這個老人已經了解了真相,且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

兩個兒子都明大法真相,受益了

我二兒子在政府部門工作,一九九九年前他親眼見證了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體變化,很支持我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開始後,中共機構人員經常騷擾兒子,他害怕我出去講真相,但是心裏明白大法好。

二零零八年,二兒子到外出差,突然腎結石發作,立即返回家,進門手提兩付藥,痛得臉色蒼白,要我趕快幫他熬藥。我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啊!不到兩小時,他說把藥倒掉,他已經好了,像沙子似的結石已經隨著小便流出來了,他還聽見沙子流出來的響聲呢。就這樣藥沒吃,結石卻排出來了,真神奇!也許是那一次國安綁架了六個大法弟子,我也在其中,幾百份真相資料被國安搜走了,二兒子天天到國安要人,在那看了《九評》和真相小冊子,良知覺醒了,才得到了師父的保護。

我大兒子也是個善良人,平時他在外面看見地上有丟失的大法資料,都撿來自己看。有一次在廣東撿了一本《九評》,他看完了帶回了家。今年正月二十八日凌晨兩點半,他突發腎結石,痛得蹦蹦跳,很嚇人。當時我心生慈悲,甚麼也沒想,就伸過手去給他擦擦,一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求師父。大概兩、三分鐘他就睡了,天亮了,他說好了,一點也不痛了。我說趕快感謝師父,是師父在幫你。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