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前一段時間,我們這裏有一位同修剛從黑窩回來,考慮到受迫害時間長,從黑窩裏出來了不能落下,就想一天學三講法,然後外出講真相救人。因其家人對其多次遭受迫害不理解而不讓她學法煉功,於是她就租房住,而對於掙錢養家的工作不上心。

本來同修是做家教工作的老師,在這方面有多年的工作經驗,可她還是嫌浪費時間,不想在備課上下功夫,就想做一些不太費力的工作,能養活自己就行。結果找來找去也沒有她合適的工作。一段時間聽說出國在國外講真相容易,掙錢也容易,就想著如何出國的事,花了一些錢辦理出國的手續,耗費了時間和精力,結果國也沒有出成。經過這一圈魔煉,現在她已經在歸正自己,找了一份家教的工作,首先把工作做好,養家糊口,才不會總靠著同修的幫助過日子,才能讓她的家人看到她是在走正常人的路,從而讓家人對大法有正面的認識。

師父講:「宇宙大法(佛法)從最高到最低一層是貫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會也是一層法的構成啊!人人學大法,人人都不幹社會工作了,那常人社會將無存,這一層法將無存。常人社會也是佛法在最低一層的體現,也是佛法在這一層中生命與物質的存在形式。」[1]所以我們甚麼時候都得在這個環境中修煉,都得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因為我們這一門就是這樣修煉的。

走好走正修煉的路不是簡單的事,其實講真相救人效果好的,都是注重在修煉上比較下功夫的。我們生活在常人社會中,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但又不混同於常人。「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來參照的實踐,既做著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煉。你們要走極端,你們就會破壞這條路,所以不能走極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會上做好你應該做的,再去修煉,就完全可以達到修煉人應該達到的標準、可以圓滿的標準,因為未來人就是這樣一條路。」[2]所以我們怎麼樣才能修好自己,走好走正這條修煉的路就顯得特別的重要!

我自己是這條路上走極端的另外一個方面的例子。我原來是大學教師,後來因受中共迫害被迫離開了大學,到社會上找了一份工作。聽同修說家教容易幹,掙錢也多,還不用天天上班,於是我就轉行開始幹家教。剛開始的時候,自己熟悉課本還好一些,後來開始在家教公司上班,才一步步體會到家教的不容易,因為考試的內容非常多變,光看課本根本就不行。不會做題,怎麼做家教,教別人?所以經常是晚上整宿的不睡覺鑽研如何做題,第二天還要給人家講題,是非常艱辛的,非常艱難的。這樣的時間整整持續了將近三年才緩過勁來。也就是說,這三年,我因為熟悉業務的時間花費的太多,幾乎是沒有多少時間去講真相救人的,從修煉上講,真是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呀!其實走極端的人,往往不能容入常人社會,從而不容易和常人正常的交往,講真相救人就比較難,不容易切中常人問題的要害。因為正念不足,就比較難把人救下來;當然,如果太過於常人化,忙於常人的工作,學法流於形式,沒有真正的理解法,講真相時說的話沒有力量,也很難把人救下來。

所以走好走正修煉的路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真的需要在師父和法的指引下,一步步走出來。過程中不能走任何的極端。師父說:「有的學員得注意,我每次一講邪惡越來越少時、越來越堅持不住時,很多學員就覺的,嗯,其它事都得放放了,專做大法的事。這不行,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你們就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修煉,同時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現在就是這樣。在常人社會中除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之外形式上沒有任何區別,表面上與常人社會一樣但你是個修煉者,就是這樣。你們今天所做的就是給未來開創的,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這是最正的一條路,未來的修煉人會參照的,所以你們不能出現任何偏激的事,也不能走任何的極端,那也會人為的自己給自己製造障礙、製造麻煩。任何一個極端的想法都不是我叫你們做的,那都可能是一種執著,就會造成麻煩,這些事情我們已經經歷很多了。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走到今天這一步應該說很多事情都很清楚了、越來越理智了,碰到的問題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在這些方面應該是很清醒了,不會再因為一些甚麼事情造成干擾了。」[3]

所以要想走好走正修煉的這條路,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學好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甚麼時候都不能走極端(可能好走極端也是一種黨文化的因素,這是修煉中必須要去除的)。既不能脫離常人社會,要在常人中生活和工作,又要在這個環境中修煉好自己,講真相救人!

這就是我這些年來在修煉上感覺比較明顯的一個體會,寫出來希望對和我在修煉上有相同或相似經歷的同修能起到一些積極的作用。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與工作〉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