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無形 重在修心

——讀同修文章有感


發表時間: 2017年05月29日
更新時間: 2020年06月27日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今天讀了同修的交流文章《體會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對我的觸動非常大。回顧自己二十多年修煉的路走得絆絆磕磕,摔了很多跟頭。自己都是就事論事的向內找,沒有找到根本原因。今天讀了同修的文章我才體會到自己摔跟頭的根本原因都是自己沒有真正的學好法,只是領悟了法的表面,沒有真正深刻領悟大法修煉的實質──大道無形,重在修心。

自己也在天天學法,也覺得悟到很多法理,也覺得在一段的修煉時間也走的很順,感覺自己是在法上修了。現在想來都是帶著一種極端與偏執的思維在理解師父的法,使自己對法的理解非常侷限與膚淺。從而導致自己的修煉上經常是從一個極端跑到另一個極端上去,沒有真正的抓住大法修煉的根本──修心,而是流於完善一種修煉形式的修煉。

師父講到「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1]。師父傳給我們的大法是無比洪大,無比美好,神都說這是高德大法。但是由於自己沒有意識到思想中的極端的思維方式,使眾生在我這個大法弟子身上看不到大法的真正美好,只是停留在祛病健身的層面來認識大法,給證實法造成了損失。

修煉的初期,由於學法不深,對待很多生活與工作中的問題都採取糊弄事的做法。比如,在去色慾心的問題上,採取了一種極端的方式,剛一得法,就斷了夫妻之間的事,因為當時認為修煉是第一位的,一切影響我修煉的都不應該有,最後致使矛盾越來越尖銳,出現家人阻擋我煉功的事,自己還把這種干擾看成是對自己的考驗或看成魔的干擾,沒有對照法檢查自己。最後出現了第三者插足,我還沒有動心,還以為自己修的好,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自己修煉走了極端造成的。師父講到「修心斷慾去執著」[2]。修心是根本,斷慾是形式,我只在形式上修,這與過去的宗教有甚麼兩樣呢?沒有真正修心。我體會到,我們的修煉只是對照大法在內心改變我們自己,在形式上不給任何生命帶來傷害,不給社會造成不正的影響。無論與我們接觸的人,還是我們所身在的這個社會,看到我們這種修心後所帶來的表現,都會說我們是好人,都會說法輪功好!這就會在潛移默化中改變著世人與社會,而這種改變是生命發自內心的,這才會體現出師父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3]

對待常人的工作,我表面看起來兢兢業業,領導分配的工作從來不挑,都能及時完成。但是我的心裏想的是快把工作做完,好騰出時間多學法。把工作與修煉完全割離開。實質是一種糊弄事的做法,沒有用心去做,師父告訴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並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用心完成自己應該完成的。我們的工作本身不是修煉,但是在完成工作的過程中與對待工作的態度是我們的修煉過程。

迫害發生後,為了給師父討還公道,還師父與大法的清白,我進京上訪。那時我是帶著捨棄一切,捨棄生命的堅定的一念去了北京。現在看來那種捨棄一切的背後是一種悲壯的生死離別,是自己當時人為的設想要發生的結果。試想一個常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上訪會有這種要捨棄一切的想法嗎?!他只是反映情況,求得問題的解決。我們為甚麼要放棄呢?本來我們就應該擁有,修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這種想法的根源還是受舊宇宙中「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舊的修煉形式的影響。為甚麼有些同修失去人身,我本人也失去了工作,這些不是師父安排的,但是為甚麼發生了?是自己的認識符合了舊勢力安排,不在法上。通過學法,現在我認識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他(她)在世間的生存環境,生活方式與所做的工作都是有原因的,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連帶著無量大穹體系在正法中能否得救與歸正。舊勢力利用我們的人心與法理不清把這些破壞掉了,如果我們不能彌補,被破壞所對應的宇宙天體在正法中只能再造了,這是給正法帶來的損失。

現在正法要結束了,對時間的執著就變得很突出了,有的同修全力以赴,常人的一切工作與生活都應付去做,覺得做常人的事耽誤自己。有的同修做甚麼事的出發點都是要結束了,該裝修的房子也不裝修了;本應該找工作正常的在常人中生活也不找了,覺得自己家的積蓄差不多夠用到法正人間了;有的說邪黨馬上要玩完了,掙的錢將來都變成廢紙了,沒必要工作掙錢了,等等。精進在心,不在於形式。我們只要時刻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修自己,時刻想著救度眾生就是在精進了。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是永恆的生命。我們會受時間與形勢變化影響嗎?我們都知道我們的修煉不只是一個單純的修煉,我們走的路是未來宇宙生命的參照,未來人類的參照,是要留給未來的,是未來生命要走的路。我們能把這種對時間與社會形勢的執著所表現出的不正的狀態留給未來嗎?我們今天真應該清醒的認識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前所未有的全新的正法修煉了,從極端的思維中走出來。極端的思維的根源就是自我與舊宇宙的私,要想真正從這種極端的思維中跳出來,只有放下自我,去掉私,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

師父在講到禪宗時說:「我們說這一法門就是鑽牛角尖。怎麼叫鑽牛角尖呢?達摩開頭往裏鑽的時候,還覺的挺寬敞;二祖鑽就不太寬敞;三祖還湊合事兒;四祖就已經很窄了;五祖基本上沒啥可鑽的了;到六祖慧能這兒,就到頂了,再也鑽不進去了。」[4]以前我對這段法一直不能領會。我現在明白了,師父是點悟弟子不要走極端,時刻在法中修正自己的修煉基點。師父告訴弟子「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4],就是要弟子時刻歸正自己的不足,在大法中昇華。如果我們固守某一層次,某一階段的認識,開始時我們可能符合某一層法的要求,我們會感到在法中昇華,長期下去,我們就會感到路越來越窄,在法中昇華的感受越來越少。

我還認識到,為甚麼今天在大法弟子中出現被綁架迫害,被病業迫害和出現邪悟呢?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沒有真正理解師父的法,都是帶著極端的思維在學法修煉。就像禪宗一樣,開始我們沒有甚麼感覺,可是長此下去就會使我們的修煉走入一種鑽牛角尖的狀態,往前走一步都很困難,表現就是各種問題都出現了。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