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因噎廢食的思想誤區

修煉重修心,看事看根本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因噎廢食」出自呂氏春秋,意思是因為怕噎著而不吃東西,比喻因為怕出問題,而把該做的重要事情擱置不做。傳統文化中提示的這種錯誤,如今卻在深深影響著許多現代人、甚至一部份已經在修煉中的人的思維方法和做法。

某縣有些大法弟子去人多的廣場煉功。有其他大法弟子好心勸阻,認為此縣大法弟子數量少,有一半人還沒有完全走出來,真相資料發的量少,很大一部份世人還不明白真相,到廣場集體煉功是不理智的舉動,但去煉功的這些弟子不認同。分歧的起點是有同修看到去就有被抓、受損失的風險,爭論集中在是否去廣場煉功這個表面行為上。其實,去也不見得大家都去,因為還需要有人維持資料點的運行,需要有人收集和發放真相資料、需要有人因人制宜的面對面講真相,需要有人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等等,該做的事都要做好,不能偏廢。也不見得去了就肯定都被抓,因為每個人修煉狀態不同,心態不同。說不去,也不見得大家都去不得,不去也不見得就不會受損失,比如,如果出於怕心而不去,怕心遲遲不去,難免在做其它事情時出問題,或者因為怕心才不抓緊時機講真相,那麼眾生的損失雖然一時肉眼看不見,其實會非常慘痛重大的。所以做好的關鍵是心態和基點,而不是對某一種表面形式的絕對化取捨。同時,在常人中做事,還有知識、經驗的一面。不管是修煉上還是常人中,萬一哪方面一時沒做好而受了損失,也沒必要因噎廢食,從教訓中找到修煉中的不足和做事方面的不足,儘快調整好,才是明智的舉動。

從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大部份學員上訪、講真相被警察非法抓捕後,都採取了不報姓名的方法,一來保護家鄉同事親人同修不受牽連,二來不想被直接送回原籍。但不報姓名的大法弟子中,很多還是受到了嚴重的迫害,有些學員就認為不應該鼓勵不報姓名,報姓名可以避免正面衝突、減輕迫害。那些年,很多大法弟子到天安門廣場煉功、打橫幅後,被抓、被關,有很多學員就認為不應該再到天安門廣場去了,沒有意義,應該用更有效的辦法。這類矛盾,也是過多的從表面形式看問題了,有因噎廢食之嫌。

還有絕食的爭論,應該絕食,還是不應該絕食,有很多觀點。現在因為陸續有到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附近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被抓,又出現是否有必要到那些黑窩附近發正念的爭論。其實八年來,同修中分歧的具體問題在變化,但分歧和爭論的模式大同小異,造成整體力量的減弱和大法弟子之間的隔閡(間隔)。對上述舉例中的行動方式提出異議和強烈反對意見的同修,從人中看,顯然都是好意和關切之心,而採取上述行動的同修也是為了在修煉上做的更好、為了講真相,才那樣做,卻在人中遭受了不少損失,因而更使這些爭論顯的難以了斷。

修煉重在修心,看問題要看根本。行動方式並不是矛盾的中心,因此要注意消除因噎廢食的思想誤區。同樣的行為方式,不同的心態,會帶來截然不同的人間表象,在另外空間反映出的真相也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同樣是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有的同修摻雜著怕心、求個人圓滿的心、顯示心、搭順風車的心等執著心,帶著上訪就必然被抓的人的觀念,帶著受迫害才能更快提高層次、上警車是上法船等誤入歧途、偏離法的思想,結果被迫害很嚴重、迫害持續的時間也很長;而有的大法弟子抱著為大法正名無所畏懼的浩然正氣,結果安然而歸,回家後自由的繼續做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也有的大法弟子開始幾次都被抓了,後來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歸正自己的思想後再去的時候便如意而行,按自己定的計劃去了又回,不再為惡人所製。所以說,單從表面去不去的行動看問題,是無法看清的。

如果因為有人去了天安門安然而歸,就肯定去天安門的舉動,而且認為只有這一件事最重要,並因此否定了其它講真相、證實法的形式,那就走入了極端,忘記了反迫害、講真相、證實法這個根本。如果因為有人去了天安門而遭到迫害,就徹底否定去天安門這種形式,就好比因噎廢食。

說到表象,其實不同空間的顯現截然不同。一個大法弟子為了反迫害、證實法、救度世人這個純正目地到天安門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跳出人世這個迷的空間,到另外空間看,那真是頂天立地、感天動地、金光四射、橫掃萬魔的。如果這樣的大法弟子被迫害了,地獄之門馬上會打開,收走那些膽敢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人;而大法弟子卻會得到永恆的生命與大法賜予的殊勝果位,護法的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和得到的相比,遠遠不成比例(得到的遠遠大於付出的)!同時,無私的護法行為,清除和震懾邪惡的力量也是很大的,因此對眾生極有益處。所以一件事的效果、好壞得失,不是完全能從人間表象能夠看清和判斷的。判斷問題是否正確,要看我們認識的基點是在人中,還是在修煉中、在法中。

再如零六年十月份以來的近距離發正念,如果簡單的因為別人都去了自己也去,或者心裏抱著好事別被落下的私心,就難以做到理智、智慧、清醒,很容易被舊勢力下手迫害造成損失。有的學員過去一直沒走出來,或者走過很大的彎路,或者有其它更複雜的原因,雖然抱著徹底解體邪惡、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的信念去的,還是被抓了,這也是修煉過程中的一種現象──修煉中的人做事不可能完全沒有閃失、事事做的完美順利,關鍵之一是出了問題後馬上要想到用法對照自己,看自己哪裏想的做的不在法上了,及時修正自己的思想,趕快做好。不能出了問題還堅持認為自己的思想行為百分之百都對,否則心就沒有在「修」上。如果因為近距離發正念是徹底解體邪惡所需,就不講安全、不講智慧,那就是狂熱不理智。另一方面,如果因為有損失就否定了近距離發正念的形式,而不是及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及時在矛盾中修心提高,那就好比因噎廢食。

也就是說,修煉人無論做甚麼,表面形式只是載體,心態和基點才是最重要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證實法第一、師父正法的需要第一,還是計較自我得失、執著自我觀念自我認識、證實自己、顯示自己,這些才是關鍵。一個修煉中的人,這方面不執著了不等於那方面也不執著,這件事做好了不等於所有事都能做好,這個矛盾中修了不等於所有矛盾中都在修。修煉中的人要經常對照法查看自己,才能溶於法中,證實大法的威力。

另外,一個大的形式對了,仍然要考慮細節和具體方法。比如做真相資料,做真相資料肯定是對的,但具體怎麼做才是有智慧、才能達到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效果,必須要用心的、理智的思考和下功夫,否則就容易盲動,事倍功半,甚至事與願違,造成損失而不自知。我們應該注意清除黨文化和現代科學給人灌輸的絕對機械的思想方法,既不因噎廢食,也不一白遮百醜,任何機械極端的想法都是不對的。

衷心希望大家一起越最後越精進、越最後越成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