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壞事變好事 77歲老太太正念闖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但是並不精進,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知道大法好,放不下。兒子、兒媳都學大法,他們學法時,我就跟著學,他們忙著上班去了,我就我行我素,看到人家玩撲克,我就跟著玩,沒事就看電視,擺弄撲克。

驚醒

二零一七年春,我村親戚拉回一車松樹枝,他家放不下了,問我要不,我那時根本就沒有真修,利益心、愛佔小便宜的心作祟,心想現成的我就要了,自己就用小推車把松樹枝推回來了,從那開始,我就小便尿血,開始沒太在意,後來越來越嚴重,最嚴重的時候就開始尿血塊,一直有八個多月。

我有三個兒子、兩個姑娘,都知道大法好,有在法中很精進的,也有和我一樣帶修不修的,對於我身體這種狀況也是眾說不一,大女兒一開始不修煉,知道大法好,最後還是堅持不住,大女兒和我決定去醫院說做個檢查再說吧,當天做完檢查,說是四天以後出結果。

回來後,我想想自己這麼多年的修煉狀態,玩撲克、打麻將,即使不玩,有時間也沒有多學法,也是和村裏老太太們閒嘮嗑,師父給延續來的時間被我浪費的太多了。

還有我對錢財的執著,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都是苦日子過來的,覺的錢是我的一種精神支柱,到老了動不了時,誰能伺候我,我可以給他兩個錢,人往往都這樣。關鍵時候,才知道時間的可貴,生命的可貴,錢財更是啥用沒有,有錢也治不了病。

從做完檢查回來,我這幾天就大量學法,我跟師父說:我一天要學三講法,第一天師父就加持我學了三講,再加上晚上在學法小組學一講,一共四講法。兒子、兒媳怕我心不穩,就和我在法中交流,兩條路擺在面前,一個是信師信法,好好修煉,跟師父回家;一個是去醫院動手術治療;從兒女的言談和眼神中,我知道我的狀況不好,但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我通過這四天大量學法,想想自己這二十來年的修煉狀態,要是不得大法,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四十幾歲就已經沒命了。這時,我突然有了正念,我說不管是好結果壞結果我都不聽,也不信,我不會再去醫院了,醫院治不了我的病,我下定決心就是要好好修煉跟師父回家,我要彌補被我浪費的時間。我把買的那些藥收拾收拾都扔掉了,我給自己定了個目標,每天必須學四講法。

突破干擾

從我定下這個目標開始,每天我就是大量學法,睏魔干擾我,讓我犯睏,剛念幾段就不知道念的是甚麼了,我就求師父,師父啊,弟子就是要學法,其他甚麼都不要,我站起來學,去門廳學,去院子裏學,有時我就在身邊放一盆涼水,犯睏就洗臉,不管怎麼干擾,上午必須一講法,下午兩講法。

睏魔抑制住了,其它干擾又來了,讓我的眼睛總是像有東西遮擋似的看不清法,那我也看,那段時間,我把兩個眼角擦的紅腫,我就是堅定一念:不放下這本書,我要學法,多學法,任何邪惡因素不配浪費我的時間。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就不斷的鼓勵、加持著我,那段時間,真的是甚麼都不想,師父閉塞了我好多東西,一些閒言碎語我也不想聽,也聽不到,我哪有時間想那些東西呀,我只一門心思學法,晚上睡覺前,我也要聽一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兒子和我交流說那是清除頭腦中共產邪黨的東西,這麼多年邪黨的灌輸,我頭腦中黨文化的東西也很多。一次,睡覺前我又想聽,想換個收音機,可是就是小卡弄不出來,已經很晚了,孩子們都睡了,我也不忍心再打擾他們。

這段時間兒女們都盡心盡力從各方面幫助我向內找,加大力度發正念,有時間和我一起學法,整點發完正念,再和我發半個小時,清理我自身空間場。這時我就從心裏求師父幫幫我,結果小卡自己就彈出來了,我心裏那個激動啊!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就要弟子那顆精進的心。

還有一次,我的小收音機怎麼也放不出聲音來,小兒子怎麼弄也弄不好,我很著急,就求師父,弟子想學法煉功,快讓它好了吧,放在師父法像前,我就去吃飯,吃完飯拿過來一開,真的好了,我有時真的不好意思再求師父了,師父為了弟子真的操盡了心,我一定要精進起來讓師父少操心。

三、四個月的時間,我真的堅持下來了,有時我竟然睜著眼就睡著了,開始魔干擾我,睡覺時每次夢到死人,我就尿血,不夢到,就很正常不尿血,我就發正念清除它們,發正念時魔又來干擾我,甚至化成親人的模樣,這時就尿血,這些天,我通過大量學法,一下明白了很多法理,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

我認清了這是魔的一種干擾形式,它怕我發正念清除它,就演化成親人模樣,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它,這回我可認清你了,你又來干擾我,這回我讓你有來無回。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經過四個月的時間,我的身體經歷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不尿血了,腰也變直了。原來我是個羅鍋,兒子曾經抱著我,要抻直我的羅鍋,身子直了,腳就抬起來了,根本不可能抻直,可是現在卻變直了,甚至臉色都變好看了。親朋好友,左鄰右居都說我變年輕了,知道的人無不稱讚大法,又一次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全家配合,共同提高

因為兒女多,其中難免意見不一,但是這個過程中最終大家都能認清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有的心不穩,總想去醫院治療,有的覺的這種情況去醫院很危險,因為太多的例子,只有正念闖關才是最好的辦法,可關鍵時刻,又怕留下埋怨,擔責任,好在師父的加持,讓我有了正念,兒女們見我有了正念,都全力配合,發正念,不斷大量學法,集體煉功,三點五十分起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很多干擾都一一化解了。

女兒和兒媳的一次通話因沒聽清造成了誤解,女兒很生氣,心裏過不去,想和我說,那段時間,我真的甚麼都不想聽,我哪有時間聽那些,想那些沒用的事情,我就是想學法煉功,其實是慈悲的師父在加持呵護著我,不讓我受到任何干擾,當我逐漸精進起來後,該過的關還得過,後來大兒媳來我這,一不小心就把我的病情說出來了,而且還好個哭。

她走後,我的心就起來了,怨恨心、疑心、不平衡、爭鬥心,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很衝動,跟老兒子好個嚷嚷,她這就是想來氣我。這時二兒子回來了,就及時的在法上和我耐心交流,不要看事情的表面,要認清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只有師父想救你,邪惡的干擾就是想毀人,不能上它的當,因為有人心才會被干擾,一定要向內找,沒有無緣無故的事。

師父講:「我為甚麼能夠看到人類今天發展的一切情況?甚麼事情我都能給他說清楚,因為我不在其中。你看問題的時候,你不再陷在它那裏邊去看,你不要在這個具體問題裏邊去就事論事,你跳出來觀察觀察這個問題,看它符不符合真、善、忍。如果是一個修煉好的人,或者一個神、菩薩來做這件事情,會怎樣做?你這麼想,正念一出馬上你就知道。」[2]

法理我明白,遇到的事情就是讓我放下這些隱藏的人心,放下人心才能跟師父回家。我找到了自己原來的很多人心,爭鬥心、疑心、利益心、不讓人說的心、愛佔點小便宜心、妒嫉心。這些心我都不要,徹底解體這些人心,也和兒子、兒媳婦敞開心扉交流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把心裏的一些不正的念頭曝光出來,不斷的排斥它,歸正自己的思想念頭,嚴格要求自己,多發正念清除干擾。

結語

師父的加持,我的正念對待,同修的整體配合幫助,使壞事變好事,表面是我突破四個月的病業關,實際是我從人中真正的走了出來,用宇宙大法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兒女們和所有認識我的同修,通過我的這次病業關,都從中很受益,更加精進,原來我們的學法小組學法比較散漫,學法時甚麼坐姿都有,走來走去的,現在也都盤腿很認真,一切都在法中漸漸歸正了。

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苦心救度,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回報師恩,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遇到干擾時一定要信師信法,多學法,遇事向內找,放下人心,共同精進,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