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青春歲月在迫害中流逝

這個被全城通緝的女子到底是甚麼樣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這麼年輕漂亮,看起來挺善良的啊?怎麼會被通緝呢?甚麼原因啊?」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的一些街道上、小區裏、超市門口、鄉村等,陸續出現了一些大幅的「懸賞通告」,中間還有一張女子的照片,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人們看著照片上的女子,心裏充滿著疑惑,議論紛紛,在這個叫王志新的女子身上到底發生了甚麼?

從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遷西縣國保大隊警察李紹峰、徐志剛、賈振生、東蓮花院鄉派出所警察、遷西城關派出所警察到當地居民王志新家、她的娘家、公爹家、她丈夫的單位等處,已經記不清多少次騷擾、威脅、恐嚇、哄騙、欺詐了,他們用盡各種手段,在不出示相關證件和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查詢、非法檢查私宅、非法審問等,王志新的家人因此而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壓力。

尤其過年前的幾天,幾個家庭又都被騷擾了一遍,甚至在臘月二十九的晚上十一點,國保大隊賈振生等六、七個警察還闖入王志新的公爹家。警察們用盡了各種手段,目的是想逼家人交出王志新。家人們又害怕又無奈,他們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裏,他們也很想知道王志新過的好不好。

一、德才兼備,公認的好人

王志新,女,一九八二年二月出生於唐山市遷西縣東蓮花院鄉西陸莊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除了種地,幾乎沒有其它生活來源。王志新的父親一直有個心願,希望子女考上大學,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有一個穩定的生活。為了實現這個願望,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掙錢供孩子上學。父母付出無數努力,不畏辛苦,自己總是捨不得吃、捨不得穿。王志新對父母的辛苦看在眼裏,從小就懂事、勤快、學習很努力。

大法洪傳時期,經朋友介紹,王志新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被法輪功師父所講的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吸引,她從此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事事為別人著想。無論是在家人親朋及同學老師的眼裏,她都是個聰明、善良、懂事的好孩子。從小學到大學她得到的「優秀三好學生」證書就有一摞子。

然後她順利考上了大學,二零零五年畢業於河北理工大學,二零零六年經考試被招聘到新莊子鄉政府工作。上班不到四年,就連續兩年被評為優秀,並被提為辦公室主任。她工作勤勤懇懇、盡職盡責,工作能力強,成績突出,得到領導、同事們的好評與信任。在遷西縣團縣委組織的一次關於為家鄉建設做貢獻的演講比賽中獲獎。參加工作的第二年,她被推薦參加了遷西縣「中青年幹部培訓班」。在培訓過程中即興演講,她演講的也很成功,她也獲得了培訓班的「優秀畢業生」榮譽證書。

王志新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令領導特別放心。她負責一部份財務工作,和資金打交道。她在處理財務問題上也一直按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不接受業務單位的超市卡和物品。在開發票時,業務單位想給她多寫點,她總是淡然的回絕。無論在學校還是在工作單位可以說是個佼佼者,也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二、突如其來的變故

一個風華正茂的大學生,在事業和前途正順利的時候,命運卻突然來了一個大逆轉。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海外明慧網曝光了一份中共「610」借上海世博會攻擊法輪功的名為「宣講提綱」的黑文件。警察懷疑王志新與曝光黑文件的事有關。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晚,遷西縣國保大隊徐志剛、施景珠、賈振生、王偉、汪娟,刑警大隊王秀英等十幾人闖入王志新家中,當時她沒在家。警察在她家門外蹲了一夜後將她和丈夫一起綁架。她的家被抄了個底朝天,她的娘家也被抄。

「610」因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是江澤民犯罪集團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機構。二零一零年四月,這個機構借上海世博會之機,以《宣講提綱》為題,發了一份黑文件,其內容全是造謠抹黑法輪功的。此文下發後,各級各地紛紛效仿之,陰謀在大陸掀起新的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四月底明慧網將此事曝光後。這份本來要求下發到各村的黑文件被連夜收回。

以遷西公安局國保大隊、刑偵等組成的「專案組」成立,並有大筆專項資金。不僅如此,邪黨中央、省、市專案組也紛紛來到遷西。

警察們開始了大撒網式的四處騷擾,超過百人被非法訊問,所有接觸過此文件的人,全部被反覆訊問。對曾經修煉過法輪功的學員及家庭成員更是瘋狂抓捕、刑訊逼供,用工作威脅。二零一零年五月,短短的幾天內,近十人遭非法抓捕、抄家,其中包括:毛鳳勇夫婦、陳紅利、王志新夫婦、馬銀鳳夫婦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一時間整個縣城沸沸揚揚,人們紛紛議論:「公安又抓法輪功了」。其中毛鳳勇夫婦被敲詐勒索五千元後回家,馬銀鳳和王志新被非法拘禁和關押八個半月,於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取保候審(《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取保候審最長不得超過十二個月),並被強逼交五千元保證金。陳紅利在警察們明知她與文件沒有絲毫關係的情況下,被冤判四年,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到各種非人的折磨。

如此的瘋狂,暴露的是其無法掩蓋的末日恐慌。同時,不斷的製造恐懼,目的是讓民眾在恐懼中屈服。

所有看過這個文件的人,包括當時的遷西縣公安局副局長董君彪、以及各鄉鎮的領導,都心裏非常清楚,這份文件中沒有任何秘密。董君彪甚至根據文件的名字說: 「《宣講提綱》不就是要求宣講嘛?不是傳的越廣越符合文件要求嘛?」

然而,在中共的統治下,一切不想讓民眾知道的事情都可以貼上「國家機密」的標籤。大陸網友盤點一系列中國特色的「國家機密」:官員的貪污腐敗是「國家機密」;貪官背後的女明星二奶是「國家機密」;毒奶粉事件是「國家機密」;礦難事故死亡數字是「國家機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國家機密」。這些所謂「國家機密」的背後,是無數的駭人黑幕。中共用「國家機密」打擊中國百姓維護合法權益、尋求公正的行為。

三、被迫流離失所

王志新從小接觸的環境,無論是家庭、學校、工作單位,周圍的人都是互相善待、互相關心、文明禮讓的。忽然遭到警察突如其來的綁架、幾天幾夜的連續審問,煙霧繚繞熏得讓她喘不上氣來的污濁的空氣,警察的嘲笑、恐嚇、誘騙,然後又被關進了看守所,被強迫穿上了囚服,被非法批准逮捕,陰森暗淡的監室,高高的圍牆,惡犯隨意侮辱人格,獄警不時搜身、搜監室,衣物、被褥等被扔的滿地都是,巨大的反差讓她一時難以承受,感覺就像掉進地獄一樣。

被非法關押期間,幾乎每天早、晚吃的都是麵粥,連鹹菜都沒有;中午吃的是玉米麵窩窩、饅頭和菜湯,菜湯裏沉澱的是泥沙和幾片菜葉。她吃不進、喝不下,她的體重驟減近四十斤,原來一百二十斤,瘦得剩八十多斤,有人形容,一陣風就能把她吹倒。

八個半月的非人折磨,就像一場噩夢一樣在她的腦中揮之不去。但慶幸的是,她終於回到了家中,回到了原單位繼續工作。好在所謂一年的「取保期」也不知不覺過去了。而取保候審的保證金卻沒有退回來。

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在所謂的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在她走出煉獄四百九十七天後,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遷西縣檢察院再次找到她,要求她重新做筆錄。國保大隊也再次加入了進來。因為十八大要召開了,因為又要所謂的「維穩」。

王志新說:「我被非法關押八個半月的名譽和精神損失費誰來賠償,如果沒有法律依據,只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對我施加壓力,侵犯我的人權,我絕不配合你們的無理要求。」她面對反覆騷擾,無奈的被迫採取迴避的方式。

王志新的丈夫趙洪濤也不斷的受到騷擾,趙洪濤說:「你們到底想幹啥?為了找我媳婦,三番五次給我領導找麻煩幹甚麼?現在我家的孩子沒人看,家裏老人沒人照顧,真是搞得妻離子散,我媳婦到底犯了哪條法律?這樣不依不饒?」檢察院副院長韓國如先是說:「沒事就是想見見面,了解一下情況。」後來又說:「上面有人盯著這個案子。」

無奈躲避的王志新,卻又遭到非法「網上通緝」。從此王志新被逼走上了流離失所的道路。有家難回,孤苦無依,一切的艱難與對親人的思念只能深埋在心裏。不了解情況的人說,「王志新不好好上班」。好像這一切都是她的錯。事實並非如此。王志新非常愛她的工作、事業,更愛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和親屬多次找到過相關部門,詢問為甚麼又要對王志新如此的不依不饒,得到的結果都是一些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的謊言。

銀行櫃員機前的那個晚上,王志新從虎口逃出之後,眼前一片茫然,偌大的中國卻沒有她的容身之地。茫茫人海,漫漫黑夜,她要去哪裏?家不能回,親戚家不能去,在一片空曠無人的野地裏她坐下來,刺骨的寒風吹透了衣服和她內心的苦不堪言交織在一起,她渾身打哆嗦,分不清是恐懼還是寒冷……

四、丈夫無辜遭難,被陷冤獄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晚八點,王志新和丈夫一起去取款,卻被蹲坑的遷西縣國保大隊徐志剛等人發現,王志新奮力掙脫徐志剛緊緊抓住她的手,拼死逃了出來。他們氣急敗壞綁架了趙洪濤做「人質」,搶走銀行卡。

家人不見了趙洪濤的下落,四處打聽才知道他被徐志剛等人綁架後關進了看守所。家人找到徐志剛要求放人時,徐志剛恨恨的說:「讓他媳婦換人,把他媳婦弄來就放趙洪濤。」徐志剛還揚言:「讓他家年都過不好!」

趙洪濤被非法批捕後,家人又到檢察院要求放人時,案件責任人付連國、檢察長鄭金寬等說:「這事得找到他媳婦才能解決。」

對趙洪濤的非法庭審只是走過場,二十分鐘即草草收場。法院本無意對趙洪濤判刑,徐志剛三番幾次的執意一定對趙洪濤判實刑,後趙洪濤被誣判一年。而家人至今一直沒看到過判決書。趙洪濤被劫持到河北省冀東管理局八監獄。

五、親人的承受

◎高壓恐懼中,婆婆含冤離世

王志新家原本和睦幸福,由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給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和魔難。她的婆婆修煉法輪大法身體非常健康,由於鎮壓法輪功後,剝奪信仰的權利,失去集體自由煉功環境,身體逐漸衰老,健康狀況不好。

二零一零年五月,王志新遭到遷西縣公安局非法抓捕後,她的婆婆受到了極大的精神打擊。當時孫女只有二十個月,家裏沒人照看孩子,只好住在姥姥家。她婆婆壓力很大,後來臥床不起,由於長期在高壓恐懼的環境下,精神壓力太大,於二零一二年春離世。

◎金色的童年在失去母愛中度過

二零一零年王志新被非法綁架時,孩子不到兩歲,由姥姥帶著。天天和姥姥鬧著找媽媽,孩子常常上火,拉不出大便。孩子有時吃東西的時候,吃著吃著就不吃了,姥姥問:「咋不吃了?」 她說:「給媽媽、爸爸留著。」她時常愣神想事,問她幹啥呢?她說:「想爸爸、媽媽呢!」有時不吃飯和姥姥鬧著非要找媽媽。看見別的小朋友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玩耍,享受天真快樂的童年,她都投去羨慕的眼眸。孩子伴隨著魔難一天天成長。她期盼著一家的團圓,期盼有一天媽媽能接送自己上學,期望能和媽媽合影照一張照片。這一盼就是九年……

◎憂心忡忡的父母

自從王志新大學畢業上班後,辛苦操勞一輩子的父母真為女兒感到高興,這個懂事、孝順的女兒一直是父母的驕傲。這風雲突變的事實,簡直讓老人難以承受。「兒行千里母擔憂」。王志新的母親想女兒了就看女兒的照片,照片帶她進入美好的回憶,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曾經的歡聲笑語,甚麼時候還能回來?……她總是在無人的地方偷偷的抹眼淚,頭上增了許多白髮,再加上當時孩子小,看孩子、幹農活,真是「有苦說不盡,有淚流不完」。

她父親總想把痛苦埋在心底,怕不理解的人看笑話,事實是無法掩飾的。他父親的臉上時常掛著憂愁,眼裏帶著淡淡的淚痕,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心不落體,心總是懸著」。常常在睡夢中驚醒。生怕中共高懸的屠刀落在自己女兒頭上。逢年過節的時候 ,老人的心裏更是堆滿了痛苦和惆悵。一個個月圓人難圓的八月十五;一個個爆竹聲聲除舊歲的大年三十,在思念女兒的傷痛中度過。二零一九年的這個新年,六、七個警察在黃曆臘月二十九還去王志新的娘家騷擾,對於這傷痕累累、年過花甲的老人無疑是雪上加霜。因為在這之前他們已經恐嚇、威脅過老人多次了。

六、再掀波瀾 背後的罪魁若隱若現

從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近三個月來,警察們無數次的騷擾、威脅、誘騙王志新的家人,甚至在臘月二十九深夜闖入家中。警察們用盡了各種手段,家人們的生活受到嚴重的騷擾,擔心、煩惱又無奈,家人們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裏,他們也很想知道王志新過的好不好。

懸賞通告貼了很多,通告中把無任何犯罪行為的王志新污衊為「刑拘在逃」。本地的網絡公眾號不知情的把這事當作新聞報導了出來,消息通過網絡迅速傳播,家人們接到本地的、外地的親友們的詢問電話,他們感到非常震驚,那個他們所熟悉的那麼美好的女孩,到底遭遇了甚麼?家人們壓力很大。而國保大隊的警察仍不放過她的家人,依然進行各種騷擾、威脅。

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在王志新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中共江氏一夥把這個本來有著大好前程、好學上進的年輕女子,這個手無寸鐵的守法公民,迫害到有家難回、居無定所還不罷休。

警察們囂張的背後,是「610」這個非法機構的秘密指揮。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兩天,重慶市酉陽縣法院對六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律師們驚奇地發現,酉陽縣公安局、檢察院對其中三名法輪功學員根本就沒有立案。律師當即指出公檢法違法,要求立即停止審理三位法輪功學員,並予以釋放。公訴人無法回答律師的質詢,辯稱「有手續」。當晚,酉陽縣「610」補做了一個「立案補充說明」,於四月二十九日在法庭出示。律師質問:「610」是個甚麼玩意兒?是辦案機關?有決定立案資格嗎?它出具的東西有甚麼法律效力?面對律師一連串的質問,公訴人低頭不語,無言以對。

「610」 ,通常稱為「610」辦公室,是個甚麼玩意兒?對於這個問題,恐怕當今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都回答不出來,即使聽說過,也勉強知道是和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有關,但它具體隸屬哪裏,如何運作,則全然不曉。 「610」是江澤民因為妒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多,出於一己之私,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專門成立了這個類似於納粹蓋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組的非法組織。近二十年來,「610」作為江澤民一手打造的迫害法輪功的指揮中心,直接受命於江澤民,不僅成為超越黨政、公安、司法等一切國家機構之上的第二權力中央,它有著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超越公檢法運行的權力,可以隨意操縱司法,所犯罪行也是觸目驚心,罄竹難書。就是因為「610」,它使公檢法、勞教所、監獄構成一條龍的犯罪鏈,整個司法系統淪為高度濃縮的犯罪系統。只要「610」依然存在,中國的法治就不可能實現。

從去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的近三個月的時間,正是人們歡天喜地過大年的這段時間。然而這個年,對於王志新的這些家人來說,實在是太糟糕了!

七、漂泊中的堅貞

一個和諧溫馨的家被迫害的妻離子散、支離破碎。曾經衣食無憂,沒有經過風霜雨打、在讚揚聲中長大的年輕女子,突然間承受這麼多壓力;曾經的幸福、愛情、親情、榮譽、工作、名利等等,一切都被剝奪了……

為了躲避不法人員的迫害,為了不連累其他家人,她斷絕了和家人的聯繫。寒冷和飢餓是她首先要對付的難題。那個冬天對她來說如此的寒冷,整個世界似乎都變的冰冷。終於找到一個容身之處,沒有暖氣,也沒有爐子,寒冷時時包圍著她。能找到的吃的東西只有一點掛麵和食鹽,沒有一點菜葉和油腥,日復一日,只有這一種食物來充飢。她吃了很長時間。吃得她嘴裏沒味,後來再吃時就會感到噁心,時間長了,越來越難以下咽。為了能讓自己嚥下去,她就選擇在最餓的時候去吃。後來好心人給了她一瓶油和一些酸菜。用酸菜做出來的煮掛麵,對當時的她來說簡直是美味佳餚。

生活上的寒酸只是她痛苦的一小部份,她更多的牽掛著被劫持為「人質」的丈夫、年幼的孩子。她常常思索著,自己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是個按「真、善、忍」做的好人,犯罪和自己掛不上鉤,為甚麼邪黨不依不饒的加害她? 她丈夫也是個誠實、忠厚的好人,為甚麼無罪卻被冤判?為甚麼中共要鎮壓法輪功?《九評共產黨》一書給了她完整的解釋,因為中共歷次的運動土改、反右、文革,都是整人、害人的歷史,她只是千千萬萬個受害者之一。

歲月無情,王志新的青春歲月浸滿了淚水和苦澀。誰又能讓時光倒流,還給她失去的幸福;誰又能讓凋零的花再次盛開;誰又能填補孩子曾經失去的母愛;誰又能讓老人的白髮變黑,皺紋減少;誰能撫平無數個傷痕累累的心靈。這些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帶來苦難,有的被抓、被打、被勞教、判刑、迫害致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給無數家庭帶來了罄竹難書的悲劇。

無數個不眠之夜,無數次感覺走投無路,不知未來在哪裏、不知下一步怎麼走時,痛苦中,她想起《轉法輪》書中的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於是她一遍遍的告誡自己:天無絕人之路,無論多難,咬緊牙關,一定要撐下去!真、善、忍的法理開啟著她塵封已久的佛性,指引著她走在一條修心向善、返本歸真的路上。她深知如果選擇妥協,就會有「正常」的生活,如果堅持信仰,就要面臨各種壓力和無法預測的魔難。她選擇了真理和良知。

現在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轉法輪》一書已被翻譯成四十種文字,真理之光照亮了億萬向善者的心田。法輪功洪傳世界的盛況,證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徹底失敗,任何謊言與暴力都改變不了人們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更無法阻擋真理在世間的洪揚。她知道自己是對的。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漂泊的生活中,她所經歷的痛苦是語言無法表達的。過著最底層民眾的生活,還要遭人恥笑和侮辱……在這摔摔打打的魔難中,她漸漸的心胸寬廣了,不在乎自己的處境了,也不去感受那些痛苦和辛酸了,變得樂觀豁達,變得堅強自信,現在的她臉上時常帶著平靜祥和。

邪黨的暴力和謊言對廣大法輪功學員根本無能為力,迫害只不過是給國人製造苦難,給迫害者增加罪行,以待天懲!如今中共惡貫滿盈,敗象盡顯,所剩時日屈指可數。擺脫中共邪靈的束縛,拋棄中共,看清自己真正要走的路,回歸自己善良的本性,才不辜負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的無私付出與巨大承受,才能獲得救度,步入真正的美好人生。

王志新沒有錯。呼籲有關當局:「無條件撤案,恢復王志新的正常工作和一切合法權益。賠償她的經濟損失。」一切有違公義的行為,不要再施加到她及她的家人身上!所有參與迫害無辜的人都逃不過法律的制裁和正義的審判及天理的懲罰!也懇請所有正義之士伸出援手!

河北遷西迫害王志新的主要責任人:

付國強,遷西縣公安局主管副局長,原舊城鄉派出所所長。據說他企圖借對迫害王志新來鞏固自己的職位,也是這次迫害王志新的「專案組」的兩個負責人之一。

李紹峰,自二零一二年起,任遷西縣國保大隊隊長,此「專案組」另一負責人。曾任遷西縣羅家屯鎮派出所所長。老家是遷西縣興城鎮救駕嶺村,妻子在遷西金廠峪金礦醫院工作。多次親自上門騷擾王志新的家人。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對王志新的懸賞通告中的所謂的 「李警官」即是此人。

賈振生,遷西國保大隊警察,中等個,遵化口音。曾是遷西縣刑偵大隊警員。二零一一年,曾參與迫害唐山市法輪功學員李秀鳳(被迫害致死)。賈振生一直不遺餘力的參與了自二零一零年至今迫害王志新的全過程。二零一零年,與徐志剛等人一起對王志新綁架、抄家、非法審訊、欺騙王志新做假口供。二零一二年又與徐志剛一起騷擾王志新的丈夫趙洪濤。自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至今,多次到王志新的娘家、公爹家騷擾。臘月二十九晚上十一點,賈振生等六七個警察闖入王志新的公爹家非法查看。懸賞通告中所謂的「賈警官」即是此人。懸賞通告貼出後,繼續到王志新的娘家上門騷擾。

徐志剛,遷西縣國保大隊警察。老家遷西縣新集鎮後峪村,家住遷西縣公安局家屬院(喜峰中路安心苑小區)6單元1樓1611室。妻子沒有工作。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在津西鋼鐵集團工作,二兒子在遷西縣交警隊。自一九九九年起,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耍小聰明,經常表現的比誰都關心和理解被迫害者,又下狠手打法輪功學員,或使詭計迫害。對法輪功學員說自己明白法輪功好、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表示同情、理解,並以幫助法輪功學員為名撈錢。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簽名時不寫自己的名字。對國內國外的法輪功學員多次謊稱自己已經不在國保大隊了。

王國軍,遷西縣第六任「610」主任。曾是縣公安局警察,後調入縣政法委,2016年1月起任防範辦(610)主任。2017年5月初,王國軍因在縣委組織部和縣委防範辦工作期間,違規多領取公安系統特有的警銜津貼、執勤津貼等,被黨內警告。

遷西縣公安局:
公安局長兼遷西縣副縣長 賈寶忠
主管副局長 付國強 13832983612 宅電5689811
國保大隊辦公室電話:8616029
國保大隊長 李紹峰 13832988248 宅電5623455、
國保大隊警察 賈振生13832984373
國保大隊警察 徐志剛 13832988349 宅電5669029
防範辦(610)主任 王國軍 13832983632 辦電 5612334 宅電 5689866

唐山區號:0315 唐山遷西郵編:064300
遷西縣政法委書記 張懷良
政法委常務副書記 尹秀瑛
國保大隊其他警察
施景珠13832987016
汪娟(女)18832989623
張士柱15630557935
王瑋13832984264
趙金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