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遷西縣國保警察徐志剛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徐志剛,男,五十多歲,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國保大隊警察。邪黨迫害法輪功的近二十年間,二零零零年左右在看守所當獄警一年多,其它時間一直在遷西縣國保大隊。

在這近二十年間,徐志剛一直在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勒索錢財、利用職權陷害無辜,不僅已經觸犯了《刑法》,犯下了「非法拘禁罪」、「搶劫罪」、「綁架罪」、「敲詐勒索罪」、「濫用職權罪」,也觸犯了國際法。

法輪功學員沒有仇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為了制止犯罪。曝光不是目的,是希望以此警醒徐志剛及至今還在為了利益,或以工作為藉口追隨邪惡的迫害政策的中共警察們,趕快懸崖勒馬,立功贖罪,在這歷史關頭做出正確的選擇,給自己及家人的未來留一條路!

下面只是徐志剛惡行的一小部份:

一、任意抄家、綁架、瘋狂施暴

◎任秀華,女,遷西縣鏈條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家中被政保科警察朱振剛、徐志剛等人綁架、抄家,被勒索三千元錢才得以回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任秀華再次在家中被朱振剛、徐志剛、王偉等人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每天早非法審問。有一次朱振剛、徐志剛、王偉三人把任秀華五花大綁半個多鐘頭,直到她的胳膊早已失去知覺才把她放開。二零零二年二月份一天,朱振剛、徐志剛逼問任秀華真相材料來源,無論他們怎麼逼問,任秀華也沒說一個字,他倆氣急敗壞,拿兩根電棍同時電擊任秀華、打她嘴巴,足有四十多分鐘,直到他們倆人打累才住手。任秀華被打的吐血,臉被打鐵青,嘴被打腫,無法張開,吃不了飯,十多天才消下去。

◎付翠雲,女,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被闖到家中的警察朱振剛、徐志剛、王偉等人綁架、抄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付翠雲再次被闖入家中的朱振剛、徐志剛、王偉等人綁架、抄家,朱振剛、徐志剛、王偉為了逼她說出真相資料來源,把她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四十多分鐘才解開,胳膊和手都失去了知覺。二零零二年二月一天,朱振剛、徐志剛逼付翠雲寫「保證書」,她不寫,他倆就拿兩個電棍同時電擊她,然後打嘴巴,足足折磨她一個多小時,直到累了才罷手,付翠雲被打的吐血,臉被打的鐵青,臉都歪了,無法吃飯。

◎張志華,女,新集供銷社退休職工,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五前幾天,張志華等三人被綁架,徐志剛和另外一個警察去抄家,亂翻一頓,甚麼也沒找到。徐志剛編寫一套話,叫張志華按手印,張志華不按,徐志剛就摔張志華的手,並恐嚇張志華說把這事全部推到她身上。

◎馬秀林,女,遷西縣興城鎮照燕洲村民。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下午在家中被公安局局長王志林、朱振剛、徐志剛、朱守良、何連鎖、汪娟等人綁架、抄家。王志林叫道:「有人舉報你煉法輪功。」馬秀林在公安局遭到毒打。第二天又把她關到看守所。徐志剛到看守所單獨提審馬秀林,偽善的說:「你弟弟我們是同學,我還管你叫姐呢。」然而過幾天,朱振剛、朱守良 、何連鎖和徐志剛一塊提審馬秀林,幾個警察一起動手打她,徐志剛從後面用手指狠勁摳她後脖梗子,手指都摳到肉裏。馬秀林絕食抗議迫害,第十二天被拉到醫院裏檢查,幾個警察一起打她,徐志剛用手指狠摳她的腋窩。馬秀林被在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二十六天,最後是被勒索了三千元錢,抬出看守所的。

◎李振海、張春山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幾個警察綁架到拘留所。一進拘留所大門,只因跟院裏其他法輪功學員打了聲招呼,徐志剛上來就對李振海、張春山一陣狠踢。

◎揣翠君,女,遷西縣新莊子鄉米城莊村民。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在自家商店被國保大隊長朱振剛非法搜查,並被綁架到公安局。揣翠君撕毀了他們所謂的證據,徐志剛把她掄了一圈按在地上,國保的指導員朱守良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又用手銬把她銬在暖氣管上。揣翠君的丈夫趕來後質問他們為甚麼打人時,朱振剛說:沒打。

◎孫麗豔,女,教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關押在遷西看守所。她的丈夫獨自帶著一歲多的兒子,經常借酒澆愁。他所居住的小區與看守所只有一牆之隔。一次酒後到看守所叫門。當時徐志剛值班,徐志剛嫌叫門聲太大,把看守所所長劉春鼓動起來,劉春提著電棍,打開看守所鐵門,對著孫麗豔丈夫的後背一頓猛打。

◎張桂蘭,女,遷西縣興城鎮沙嶺子村民。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在家中被警察綁架。這期間,徐志剛利用張桂蘭的丈夫盼妻子回家心切,說有門路幫張桂蘭早日回家,但需要花錢打點,最後勒索她丈夫拿三千塊錢,可甚麼作用也沒起。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張桂蘭剛被國保警察綁架。當時張桂蘭的丈夫陳百合被非法判刑四年還在冀東監獄。張桂蘭的女兒數次去「六一零」和國保大隊要媽媽,卻被非法拘留十天,徐志剛把張桂蘭的女兒關到拘留所,卻說:「讓她們娘倆團聚了。」

◎柴淑珍,興城鎮南觀村人。二零零一年,丈夫遭人構陷說他煉法輪功被國保綁架,其實她的丈夫並沒有修煉。家人被迫請國保人吃飯花了兩千六百元。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柴淑珍在老家黑龍江肇源縣,被民竟派出所綁架拘留五天,被勒索拘留費一百六十一元。九月十五日遷西國保徐志剛去東北劫持她回來的路上勒索她一百元,回來後又在遷西被拘留十五天。

◎陸佐金,班車司機,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八點多鐘和十七歲的兒子一起被綁架,兩個人都遭到了數名國保警察的輪番毒打。兒子被折磨一夜後回家,陸佐金被劫持到看守所。陸佐金的妻弟多次請國保警察吃飯,並給了包括徐志剛在內每人一千元錢。他們表示一定幫忙把人放出來,過幾天又說辦不了了。

◎馬銀鳳,遷西縣東蓮花院鄉西陸莊村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只因她與王志新之間通過電話就被綁架,關押到遵化看守所。六月十日上午,徐志剛、路印學、東蓮花院鄉派出所所長吳賀軍,他們如獲至寶的拿著騙取的錄像給馬銀鳳看,以此給馬銀鳳以壓力,三個人大吵大叫,逼馬銀鳳承認他們製造的假證據。馬銀鳳說:「你們是在誘供,是犯罪行為,你們以後得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我將來出去會告你們警察知法犯法。」六月十二日,徐志剛和路印學又一次去遵化看守所非法提審馬銀鳳,徐志剛這次改變了方式:「快五月節了,把這事快了了,好快回去。」他讓馬銀鳳說出電腦是幹啥用的,她都和誰聯繫過,還說:「你家電腦在作案期間沒有流量,你在哪上的網?」見馬銀鳳甚麼也不說,徐志剛甚至一度求馬銀鳳簽字,被馬銀鳳斷然拒絕。

◎王志新,女,原新莊子鄉政府辦公室主任。警察懷疑她曝光了一份「六一零」的黑文件,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晚,遷西縣國保大隊徐志剛、施景珠、賈振生、王偉、汪娟,刑警大隊王秀英等十幾人在王志新家門外守候了一夜,第二天凌晨綁架了王志新和她丈夫趙洪濤,並非法抄家。王志新被非法審訊了一個晚上,甚麼也沒說。後來,王志新被轉移到民政賓館四天四夜。白天提審,晚上後半夜也提審。徐志剛、賈振生、刑警大隊的王秀英等,你一句他一句的誘惑王志新:「你上大學有個工作多不容易,態度好就上班……」徐志剛還提供了王志新根本就不知道的信息,企圖令她做假口供,把這事強加於馬銀鳳身上。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晚八點左右,王志新和丈夫趙洪濤到遷西縣興城信用聯社自動取款機前取款時,被蹲坑的徐志剛等國保警察綁架。王志新的工資卡被搶走。趙洪濤被當作「人質」,家人要求放人時,徐志剛說:「把他媳婦弄來就放他。」並說:「讓他們家年都過不好。」法院本無意對趙洪濤判刑,徐志剛三番幾次的執意一定對趙洪濤判實刑,後趙洪濤被誣判一年,在冀東監獄受迫害一年。

◎薛玉芹,徐志剛的表姐。在警察大面積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敲門行動」中,徐志剛拿著預先寫了內容的一張紙到她家,說:「你簽完字,我保證把你的名給消掉,公安的內部就沒你的名了,你再出門就沒人查了,想去哪兒都行。」薛玉芹被他連蒙帶騙稀裏糊塗簽完字,後悔的難過了好多天。後來,她到街道辦事處去問,說想去香港,街道人員一查電腦,說:「不行!網上有你的名,是煉法輪功的,不允許去。」她這才知道受騙了。

結語

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自一九九二年傳出,至今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者上億,獲得各國政府和各族裔民眾的褒獎和尊敬。法輪功學員製作、散發真相資料是為了破除中共的謊言、救度世人,是受法律保護的大善大忍的行為。

迫害法輪功學員,觸犯了法律,同時也觸犯了天理。在此誠懇的勸告徐志剛:不要再給中共當打手了!只有停止迫害,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並在職權範圍內善待法輪功學員、保護法輪功學員,將功折罪,才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盼望徐志剛能夠聽懂法輪功學員從心底發出的慈悲呼喚,為自己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