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十八歲少年的重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十八歲的揣富林向老師請了假,一個人坐上了開往石家莊的火車。到了石家莊後,和從家鄉趕來的爸爸匯合,一起去往石家莊市區南面一個叫鹿泉的小城市。

這是他第二次到這個地方來了。他和爸爸今天要去位於這個小城市的河北省女子監獄探望媽媽。

監獄剝奪爸爸的會見權 十八歲男孩獨自會見媽媽

揣富林,家住河北省遷西縣,今年已經十八歲了。揣富林的媽媽柴君俠,因為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依法向最高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信件,被遷西縣法院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被劫持到了河北省女子監獄。到監獄後僅兩天,就被轉到了專門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攻堅組──十三監區。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是河北省女子監獄十三監區會見日,這一天也是監獄長接見日。揣富林和爸爸早早來到監獄外。雖然之前爸爸曾多次給獄警打電話聯繫,詢問媽媽的近況,以及聯繫會見的事。但監獄還是剝奪了爸爸的會見權。這位十八歲的少年不得不獨自承擔起會見媽媽的重擔。短暫的會見,簡單聊了點家常,會見就不得不中斷了。

會見之後,爸爸揣志剛不甘心千里迢迢來卻見不到妻子,就去找監獄長評理。在監獄長會見大廳,揣志剛向監獄長說明情況,要求正常會見妻子柴君俠,十監區區長說這事找高獄警,就急忙把揣志剛送出大廳外。揣志剛請高獄警出示不讓會見的規定,並要求複印。高獄警口口聲聲說有這個規定,可以給揣志剛看一看,但不允許複印。後來又說只能給柴君俠看一看,直到最後,揣志剛也沒有見到這個規定。

富林雖然非常想念媽媽,也非常擔心媽媽,但他從不在家人面前提起。這次會見後,富林也沒有多說甚麼,默默的回到學校繼續他的學業去了。

十幾年來,富林已記不清有多少次被突然闖入的警察打破了家中的寧靜,記不清有多少日子媽媽因被迫流離失所或被綁架而不在他身邊了。那個三世同堂的和睦大家庭,因為追求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而一次次的被破壞的支離破碎,不得安寧。

八年前的冬天:十歲男孩 千里探母 歷盡波折 失望而歸

富林第一次到鹿泉這個小城來,是在八年前的冬天。二零零九年過年前,十歲的小富林終於盼到放寒假,可以去看媽媽了。富林很想媽媽,他已經一年多沒見到媽媽了。快過年了,媽媽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女子監獄不能回家,富林想著不管怎麼說,也得給媽媽送點好吃的。一月十二日下午五點半,富林和爸爸急切的坐上了去石家莊的大客車。

媽媽是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十一點,在家中,被翻牆而入的一夥警察綁架,遷西公檢法在六一零的指使下合謀構陷了,非法判了媽媽四年。

揣富林小時候和媽媽在一起的照片
揣富林小時候和媽媽在一起的照片

自從懂事起,家裏就不斷的有警察來抄家,翻東西,來抓媽媽、爸爸,二大媽、二大伯,富林害怕極了,以至後來小富林在外邊和小伙伴兒玩的好好的,一聽見有警車叫,就會飛快的跑回家,抱住媽媽,說警察來了,害怕抓走媽媽,如今媽媽還是被抓走了。

那天晚上十一點半,富林和爸爸乘坐的大客車與一輛小車猛烈相撞,兩車立即起火,富林連同被子一起被震落到狹窄的過道地下。小富林嚇壞了,爸爸急忙踹碎了安全窗,帶著富林和幾個外地民工逃了出來。富林和爸爸衣服被燒壞,臉漆黑,光著腳在寒冷的冬夜裏熬過了兩個多小時後,才被趕來救援的車送到了旅店。

死裏逃生的父子倆終於在第二天上午十點來到了石家莊鹿泉女子監獄。在會見室登記處,一個五十多歲的女警、六監區隊長李洪珍說:「不讓見,柴君俠公開煉法輪功,不報數,而且還不寫‘四書’,現在正在關禁閉。」爸爸問:「甚麼是‘四書’?」李說:「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爸爸又問關禁閉要多久,李說:「一個星期,半個月,一個月或者更長時間,沒準兒。」爸爸問甚麼時候開始的,她就不再說話了。

爸爸對獄警說:「我們是從一千多里外來的,趕上放假,孩子也想來看看媽媽。路上遇到車禍,死裏逃生,還是讓我們見一下吧,孩子已經一年多沒見媽媽了。」「不行,每次接見,你都不好好勸,反而更堅定了,不讓見。」爸爸無奈,又說:「你不讓我見,就讓孩子見一見吧,快過年了,就讓孩子給他媽在你們的商店裏挑點吃的帶進去。」李洪珍仍堅持不讓見。

下午兩點多,父子倆再次來到會見室,反覆要求後,還是既不讓見人也不讓買東西。小富林急的直掉眼淚,哭著要見媽媽。他們一直等到下午六點半,最後不得不失望而歸。

富林和爸爸哪裏知道,當時媽媽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三、柴君俠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受的折磨

在監獄,柴君俠遭到惡警吳紅霞電擊臉部和背部,吊銬,三九寒天吊在門上吹冷風,關小號等迫害。每天還被強迫勞動十四個小時,最多達十八個小時。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晚上八時,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女子監獄的大法弟子柴君俠沒下床報數,被新任教導員吳紅霞(音)叫到辦公室後,百般刁難。柴君俠不妥協,吳紅霞打了柴君俠兩個耳光,又拿起電棍猛擊臉部、脖子、背部各十幾次,導致柴君俠頭皮破裂出血,臉、脖子、後背全是青紫。最後惡人殘忍的將柴君俠吊銬在門欄上被寒風吹了一宿。

第二天上午十點柴君俠被關進小號,不讓穿內衣,只穿沒有扣子的棉衣,禁閉室內沒有床,讓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水泥地面。關小號期間,惡警讓犯人石軍坐在柴的頭上不讓她睡覺,從小號出來後犯人李娜又當著監區長李紅珍的面用衣服架打她,還罵她。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到三月期間,為強制「轉化」她,六監區惡警不讓她睡覺,在監舍大廳從晩十點站到凌晨一點。不讓說話,不讓洗漱,吳紅霞還指使犯人打她(犯人因同情柴的人阻止沒有打)。

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後,柴君俠落下了心臟不舒服的毛病。


河北省女子監獄
出入監 0311-83939786
獄政科 0311-83939715
第13監區 0311-83939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