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監獄的累累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女子監獄位於石家莊鹿泉市銅冶鎮,二零零五年八月建立,表面上裝扮得碧草芳林、鳥語花香,如同花園,然而這人間美景的背後,卻隱藏著血淚飛濺的累累罪惡。許多因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到這裏迫害,已知的在這裏被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共三百二十四人,目前仍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約有十二人(不完全統計)。

一、出入監的暴力洗腦

河北女子監獄的十四監區,即出入監,在全獄是臭名昭著的「扒皮監區」,而且最不光彩的是,十四監區一直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洗腦,只有在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人數較多的年份,才不得已將堅修法輪功者分給各個監區去洗腦迫害。

自二零一一年開始,所有法輪功學員堅定不妥協者不准下監區,甚麼時候「轉化」(放棄了大法修煉)了,甚麼時候分到各個監區。十四監區第三組就是所謂的「攻堅組」,由一名常人擔任組長,常任組員是兩名猶大,然後就是給怕心重的所謂「轉化好」的法輪功學員洗腦,這兩名猶大給法輪功學員灌輸歪理邪說,常人組長則監視猶大的動向,嚇唬法輪功學員,給該監區教導員或者監區長打報告。對於法輪功學員堅定者,則不准睡覺、罰站、被毒打。

法輪功學員被隔絕一切信息,遭受長時間不斷被洗腦,不讓接見親人,不允許購物,不讓洗澡,被罰站、吊銬等等,全方面夾擊。監獄知道,一旦該法輪功學員清醒過來,她就會後悔,所以寫了所謂「四書」後,還要繼續「學習」,每天寫「作業」,不但看還要講王志剛等人的污衊內容,每看一點就要聯繫自己揭批,不說惡人滿意的話就遭謾罵和懲罰。不僅如此,惡人甚至還讓她們學習其他的宗教,以此證明徹底轉化。

1、唐山法輪功學員張月芹就曾被電擊並強迫站在燒糊的板子上。後來惡警將張月芹轉到六監區,為了強迫她放棄信仰,當時的教導員吳紅霞指使值班人員用針扎她,細針用完了用粗針,還打她耳光,直打到行惡者手腕疼的打不動了。後來惡警又令其它監區的邪悟者二十四小時輪番對張月芹洗腦,有時到夜間十二點,有時到凌晨四點。

三個月後,惡警看張月芹還不放棄信仰,又四天四夜不許她睡覺,直到她昏倒在地。之後又將她關進攻堅組,繼續迫害數月。後來,張月芹被轉到十三監區,被做了四天「轉化」工作無效後,安排到車間幹活。目前,老太太經常坐在冰涼的地板上很長時間,眼睛直直的,不跟任何人說話。

2、張家口的張秀花老人在被迫害的血壓高達200多的情況下,監獄惡警指使邪悟者對其「轉化」。開始由邪悟者高小春(石家莊人,已出監)、徐鳳華(承德人)、李金花三人,後來又有高建華(遷安人)加入,整日灌輸邪悟理論。張秀花所在生活組組長趙鳳英(詐騙犯,未出監)寫好「四書」,伙同屋內幾個犯人拽著張按手印。當時張已被迫害的吃啥吐啥。當犯人強行拽她手按完「三書」時,第「四書」還沒來得及按,張秀花就被迫害的暈了過去。暈過去後,是趙按的手印。六監區副監區長曹亞青威脅張:「我要轉化不了你,我就調離這個監區。」後又伙同教導員張淑紅、李輝等人恐嚇老太太,讓配合點,就算列入「轉化」行列的了。張淑紅還假意承諾「只要有我在六監區,就不再轉化你了。」

3、原淶水縣信訪局副局長劉金英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監獄惡警葛曙光等指使詐騙犯左毛毛用膠布把劉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劉金英的兩個腳趾甲,還經常抓著劉金英的頭髮往牆上摔;用拳頭專打劉金英心臟部位;把劉金英的兩個乳頭都擰出了血,剛長好又擰出了血;穿著鞋踢劉金英的兩腿,致使腫的不能穿秋褲;還經常用鞋把劉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滿臉青紫;站板凳,開飛機等等酷刑。

二、奴工勞動的超負荷

《監獄管理法規》中規定每天工作不得超過八小時,加班要監獄長批加班條。可是這裏的加班條隨時需要隨時批,天天加班是正常的,不加班倒不正常。

從早晨六點起床,七點到車間開始幹奴工,一直幹到晚上七點半至八點才叫收工。中間兩頓飯均在露天吃。吃飯時間短,吃飯慢的就吃不飽。星期天出工,下午六點左右收工,叫吃兩頓飯。有時不出工,就得大搞衛生,不讓人有空閒時間,給人很大的思想壓力。這是從精神上的摧殘、在肉體上的折磨。

在車間幹奴工也十分嚴厲,如果忘記關機車、燈、電扇、熨斗都會遭到5至20元的罰金。有人生病後,只要沒住院,就得出工,如實在走不了路,就用車拉著也得上車間。車間一律不准帶任何吃的東西,個別獄警怕人們帶吃的東西,經常搜身,搜出來就給扔到垃圾裏,還得上黑板、扣分、扣錢或洗衣粉。車間的暖壺全部作廢不叫用,叫人們用水杯接水喝,有時鍋爐壞了,人們就得用飲用水或涼水,病號也不例外。每天收工時搜身,站完隊查點人數,到嚴管隊,要人人報數,報數必須下蹲,報完數還經常再搜身。到了監舍前,再一個個的報人數,然後才允許上樓。進監室後,由帶班警官再次查號,逐個報數,最後開風場拿晾乾的衣服、洗漱。九點半以後,開風場晾洗好的衣服,然後再逐個查人數,查完後才能正式休息。時間緊張得讓人承受不了,給人精神上造成沉重的壓力。

二零零六年底,監獄開始流行結核病,最多的時候達到一百多人吃結核藥,根本控制不住。由於超負荷奴工,人的身體都嚴重透支,抵抗力下降。監獄雖然兩、三個月體檢一次,但那只是走形式,往往等發病了才看出來。發病的人只能吃到最一般的藥,而且照樣加班加點做奴工,除非嚴重住院的。

二零零七年夏天,為了趕製衣服,經常夜裏加班到兩點多,警察乾脆就不讓回宿舍,就讓在車間睡,蒼蠅、蚊子、蟑螂都爬到了人身上,人們累得只管睡覺。 在這裏,常看到有人累的昏倒在地,而警察看見了也當甚麼都沒發生一樣,醒過來必須接著幹,不幹就說裝病。有人病情惡化有了生命危險,不能再被利用了,就把犯人推出去,錢卻不准帶走。

三、藥物迫害的陰毒

1、原河北淶水縣信訪局副局長劉金英被非法關押期間,獄警指使犯人給她灌藥,沒病硬說她有病,幾個犯人拉過來就灌下許多不明藥物,灌完藥後不給她一滴水喝。在極其痛苦的情況下,她只好捧廁所便池裏的水漱口。長期的藥物傷害造成她頭髮大量脫落,牙齒鬆動,皮膚變色。為了少中毒,她經常到垃圾桶中撈撿犯人倒掉的飯菜充飢。

2、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張家口法輪功學員郝桂芝被綁架到河北省女子監獄,被強行迫害轉化,逼其寫「四書」後,出現精神恍惚,說話自言自語,膽小得不敢說話,一天總是哭,後來生活起居不能自理,晚上睡不著覺。惡警指使獄醫給郝桂芝吃麻痺中樞神經的精神病藥,吃藥後很快全身無力,處於半睡眠狀態,就這樣也不安排休息的地方,還要在別人的監督下幹活。

3、因為惡警們偷著在車間的熱水瓶裏放藥,法輪功學員胡沈華喝後頭暈,脖子僵硬,最初她認為是高血壓而沒有在意。後來別人喝她的水發現水是淡藍色,而且喝後也出現和胡沈華相同的症狀,才知道水裏有藥(胡沈華的水杯是藍色的,所以看不清水的顏色)。後來不在車間放熱水瓶了,惡警就又放到監舍她的熱水瓶裏,害得胡沈華只能到處找水喝。

四、採血樣的可疑性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上午,一名男警領來三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說是給犯人化驗有無傳染病。法輪功學員尚世瑩是醫務工作者,非常清楚化驗傳染病得抽靜脈血才能化驗,可是這些醫生並不抽血而是用大針在每個人的手指肚上扎一下,然後將血抹在事先準備好的物品上,再貼上姓名、罪名、家庭住址。尚世瑩知道這是採血樣、驗血型。

自二零零二年起,中共邪黨為牟取暴利,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曾身為護士的法輪功學員尚世瑩敏銳地覺察到惡人要幹甚麼,於是堅決拒絕採血樣,並當眾揭穿中共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孔瀟飛惱羞成怒、暴跳如雷命十來個犯人將尚世瑩連拉帶拽拖進辦公室,並親自動手暴打尚世瑩,尚世瑩被打的衣服破了,全身癱軟不能站立行走,孔瀟飛又命幾個犯人按著尚世瑩強行採了血樣。

尚世瑩被打成這樣,當日下午還被逼迫做奴工,晚上收工時,尚世瑩被十來個犯人抬著回到了監室,惡警孔瀟飛命犯人監督尚世瑩,不許尚世瑩和其他人說話,不許尚世瑩與家人通電話,害怕惡警惡行被曝光。由於長時間非人的折磨,尚世瑩現在經常出現雙眼腫脹、充血、疼痛,全身酸痛、肢體麻木等不良反應。

五、肉體摧殘的無人性

1、二零零八年,法輪功學員趙曉露(六十多歲,張家口廣播電視局職工)被非法關押進河北女子監獄,遭受了蘭奇志等輪番強灌邪悟歪理後,又連續多日被剝奪睡眠,為了不讓她睡覺被不停的拽著走,一瞌睡就被用筆打眼皮,用東西支著眼皮,一直將她迫害到睏得快沒有知覺時被按手印。趙曉露清醒後咬破手指用血寫下嚴正聲明。

後來家人得知她被迫害的一些情況,就給監獄打電話譴責。監獄惡警不但不思改過,反而指使罪犯在平時幹活中給她找茬。犯人王秀英為討好惡警不斷滋事,無故打罵趙曉露,惡警安志英不但不管,反而將被打罵後的趙曉露關進小號(一米寬,長度方向剛剛躺下一個人,兩層高的小屋,僅有一個很小的窗,冬天非常冷,夏天非常悶熱)一星期。

二零一零年夏天,趙曉露又遭犯人董小英構陷,被關小號十五天,時值伏天,身上的衣服全部浸透,每頓飯只有一個饅頭、一塊鹹菜,連續多日不給水喝。趙曉露從小號出來時,身體極度虛弱,乾咳不能入睡,視力急劇下降。即使這樣,惡警仍逼迫其幹活,而且滋事、罰款、打罵不斷。

2、七監區被犯人稱為「敢死隊」,劉淑芹是七監區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因劉淑芹拒不妥協,經常喊「法輪大法好」、「迫害法輪大法天理不容」,有時她一句「法輪大法好」沒喊完就被幾個人打倒在地。一次只因她看了看表,惡警就指使監視她的犯人趙小芹,揪住她頭髮,把她摔倒在地,趙犯用皮鞋在劉淑芹的頭上瘋狂了一樣跺,她的頭被跺了好幾個大包。劉淑芹義正辭嚴地對那獄警說:「你是執的甚麼法?你執的是法嗎?」惡警們嚇的誰都不敢說話。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監獄舉行所謂文藝演出,劉淑芹對著邪惡洗腦班高呼:「法輪大法好!」惡警頭目葛曙光喝令七、八個人,在二千五百餘名服刑人員的面前對劉淑芹施暴,惡徒揪住劉淑芹的頭髮,捂住她的嘴,對她拳打腳踢。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劉淑芹再次高喊「法輪大法好」,又一次遭到七監區惡警操縱七、八惡徒暴打。殘忍場面令所有目睹的人為之震驚。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有外來人員參觀,監獄惡警安志英、布豔麗等害怕劉淑芹揭露迫害,就叫來了牢頭獄霸王夢鸞、王秀英等一夥人,強行把劉淑芹拖進倉庫,將她用繩子捆綁起來,用布把她的嘴層層纏死,使她透不過氣來。然後安志英把她踹倒,告訴犯人每天粘她嘴的膠帶從她帳上扣錢。讓兩名犯人看緊,一直到外來參觀走後才將她放出。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劉淑芹準備上訴,惡警不但不允許她上訴,還抄走了她寫的起訴書和筆。晚上收工時劉淑芹強烈抗議迫害,高呼「法輪大法好,迫害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被犯人按倒在地,非法押回監舍,從那天起每天五、六個犯人在劉淑芹左右,用白布捆綁住她的嘴。後來又怕外來人看到,改用透明膠帶粘住她的嘴。犯人經常打罵她,她臉上被打破、身上經常被打被擰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大約六月有一天收工回監舍的路上,劉淑芹又被幾個犯人打倒,她剛起來,又被犯人踹倒,而且有作惡者說:勒死她。後來,又造謠說她是精神病。

六、虛假粉飾的掩蓋

河北女子監獄表面院落乾淨有序,號稱人性化管理,而實際黑暗陰森,光鮮的背後是吃人的血腥殘暴。

每次督查的人調查是否有非法對犯人凌辱和非法迫害的事發生,惡警總要對犯人講必須按她說的做或恐嚇犯人說:「你說甚麼要先想好了。」使真實情況不能揭露出來。據悉七監區惡警安志英為了掩蓋罪行、敷衍督查,竟開會告訴犯人:「讓你們怎麼說,你們就怎麼說。」安志英說:「每天勞動八個小時,有午休、節假日休息,就這麼答,不許亂說。」聽說後來又有投訴,督查再來巡視問到犯人,有犯人不敢說真話,也不想說假話就回答道「我不敢說」。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左右,河北省女子監獄來了邢台的幾個警察和電視台的記者,她們把所有邢台的法輪功學員都召集到一起,進行所謂的「會談」。其中幾個放棄修煉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發言被電視台錄了像,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發言則被記者掐斷。

背後的真相則是:

1、粗糙的飲食。每頓飯菜量太小,根本就不夠吃,早晚飯都喝粥,菜以豆腐乳、鹹菜為主。午飯在露天吃,星期天只給兩頓飯。飲食少見葷腥,甚至有時白水煮菜,被稱「豬食」。只有來人檢查時才逢場作戲加些菜。

2、搜刮錢財的超市。監獄超市的東西特別貴,接見時物價更高,家屬來看望接見時必須買他們的東西。為大把撈錢,甚至連配套分發的囚服和囚鞋、床單等,都要收費。服刑人員來這裏坐牢,都是經過了公檢法司的層層盤剝,大都不寬裕,女監雁過拔毛的貪財嘴臉,令人心寒。

3、虛假的作秀。女監的圖書館、澡堂、操場等其實都只是擺設,是為了應付上面的檢查,從不使用。每次視察,女監都要作秀。督查的人調查是否有非法對犯人凌辱和迫害的事發生,為了掩蓋罪行、敷衍督查,獄警每次都直白告訴犯人造假,謊稱:「監獄每天勞動八個小時,有午休、節假日休息,沒有牢頭獄霸,超市價格合理……」否則事後就要殘害講真相的人。尤其針對法輪功學員,因為她們不畏強權、敢於直言,獄警每次都要想辦法把法輪功學員和調查團支開。

4、公開的索賄受賄。這裏的警察大多好逸惡勞,常年讓服刑人員侍候。平日裏的鋪被、疊被、洗衣服、涮碗,甚至端茶倒水等,都找刑事犯來做,刑事犯也都樂意去幹,以博得獄警的庇護。而法輪功學員都很正直,不肯去做這種獻媚討好的事。這裏凡是有點錢財的服刑人員,只要對獄卒一打點,不管其人品再惡劣,都能夠「坐著直升機」火速出獄;就是刑期長的,也能夠得到很好的照顧,可以不幹活或少幹活,卻能夠得到評先進、早出獄的機會。這已是公開的事實,如此行事,全獄歪風邪氣橫行。而法輪功學員卻都堅持信仰無罪、不向危害人類的邪黨低頭彎腰,故都坐滿冤獄才能出獄。

5、艾滋病人被脅迫做奴工。在十五監區,也就是醫院,有隔離住院的艾滋病人,這裏為發財,竟然讓艾滋病人手工製作棉籤、牙籤等,因勞動不合理、又涉及不治之症的傳染問題,有內部的正義之士將其首次曝光,懇請國內外正義力量儘快制止。

6、嚴密封鎖真相傳遞。因忍受不了這裏的暴虐,時有服刑人員自殺以控訴其陰惡。二零一一年,九監區一犯人自殺死亡,八監區也有人自殺(被搶救下來)。同年一月份十四監區將一犯人活活打死。六監區有犯人夜半心臟病發作不治而亡。此外,十監區曾有犯人上吊身亡事件。三監區曾傳出有人撞死在禁閉室。凡是監獄裏有犯人自殺、死人等重大事情發生,監獄就會如臨大敵,不讓與家人見面,以封鎖消息。封鎖消息手段還有,監區與監區之間不讓說話。因封鎖嚴密,就是一個監區內發生了自殺、死人、跳樓等大事情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傳出獄外。可是一管嚴了,裏面的人就知道肯定有事發生,於是相互打聽,反倒傳得沸沸揚揚。鑑於法輪功學員幾年來一直堅持在國際上揭露邪黨迫害,致使中共惡警不敢胡作非為,裏面很多身心受創的人都紛紛表示,出去一定在國際上徹底揭露這個陰險罪惡的黑窩,或者聯名訴訟其惡行,維護人權。

結語:我們的忠告

在此,我們警告那些行惡者,「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惡必報」之所以能歷經千年流傳下來,是因為它不僅僅是教化人的道理,更是被無數次驗證的事實。遭惡報者不僅針對惡警,同樣也包括那些邪悟後助惡為虐者。宇宙規律面前,無人可逃。

目前,法輪大法已經在全世界各個國家弘揚並得到了認可,獲褒獎無數。對大法無端迫害的中共邪黨其鬼魅伎倆已經世人皆知,由此而引發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更是席捲全球,明白真相從而聲明脫離邪黨者已達二億六千萬之眾。倒行逆施,裹挾眾生犯罪的江氏流氓集團已被國際法庭被判有罪。路是自己走,歷史留給人們選擇的時間已經不多,請明辨是非,棄惡從善,有條件者將功補過,才是真正的善待自己,對自己負責。

附錄1: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部份案例

◆遭迫害死亡、致傷、致殘者

唐山市路南區大業裏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岳春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唐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到河北省女子監獄。當年秋天被迫害的很嚴重,岳春普被保外就醫回家中,因長期遭受迫害,岳春普的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岳春普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梁瑛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身體已經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梁瑛被送往保定滿城監獄,後又從保定滿城監獄轉到石家莊第二監獄,最後轉到河北女子監獄。經過多次輾轉迫 害,她已經是九死一生,靠灌食和藥物維持著生命。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家人把她從監獄接到家中時,她整天少言寡語、目光呆滯,下頦不停地抖動,身體虛弱不堪。後來又遭到迫害,二零一零年四月,心衰、哮喘和腎病又復發了,五月十四日去世。

其中有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過年前)因不「轉化」,被十三個組的組長打手圍攻一齊下手打,用木板子、鐵勺子、塑料凳子等打法輪功學員。木板子、鐵勺子、塑料凳子都被打碎、碎片飛的滿大廳都是,該法輪功學員被打的五臟破裂、奄奄一息後,被關到陰冷、昏暗沒有暖氣的禁閉室裏,此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禁閉室後痛苦的慘哀聲不時傳出窗外,禁閉室的值班警察竟然根 本不管,該法輪功學員當天晚上就慘死在禁閉室內。由於監獄嚴密控制、封鎖消息,所以至今不知此法輪功學員姓名。

王麗霞,涿州法輪功學員被河北女子監獄迫害致雙目失明。

王守萍(女,五十五歲,古冶區糧站退休工人)頭髮全白了,走路很慢。

李秀敏,二零零七年被迫害,眼底出現嚴重病變、面神經麻痺,而且出現三公分大的子宮肌瘤;身體狀況惡化,眼睛看不清對面的人,下身經常出血。

白玉枝,女,四十五歲左右,被迫害的雙目失明。

王素蘭被冤判九年,在河北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子宮切除,高血壓達200,腰椎間盤突出。

隗鳳蘭被河北女子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

邢台沙河市新城鎮的李素芳,四十三歲,遭受迫害後身體狀況很不好,精神恍惚。

張榮傑被迫害的左眼失明,右眼視力0.1左右。

於靜霞被河北女子監獄迫害的心律衰竭。

鄭秀琴被迫害的頭髮全部變白;萬洪霞(音)身有殘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八監區被迫害的脖子上長大包,確診為癌症,生命垂危。

◆精神失常案例

戴麗麗,女,二十八歲,保定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因監獄惡警和包夾給其造成巨大的身心迫害,使她精神失常,總是大喊大叫,為了所謂的不影響其他人,讓她睡在走廊裏。(原在太行監獄)

李曉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尹梅素,獄中得法,被河北女子監獄四監區施以酷刑、折磨、關禁閉、打罵,將她迫害致精神失常。

儲連榮,非法關押到十一監區之前精神正常,經關小號迫害後,眼睛發呆。被犯醫王曼和包夾犯人孫喜榮強行按著每天吃精神病藥物,造成精神痴呆。

有人記述:曾親眼見到一名大約三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天天被罰坐小板凳,不許說話,有時十二點才讓睡覺。整天無休止的打罵,使這個法輪功學員精神出現異常, 常常半夜在惡夢中恐怖叫喊,受到更殘酷的打罵,被坐班的警察親信打手拖到廁所裏關上門打,拖到大廳裏罰站,有時還被用膠帶粘上嘴、被光著臀部拖著走。這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被天天拖著去醫院野蠻灌食,同時被灌進不明藥物,回來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覺。隨著受迫害時間的加長,被折磨的精神出現異常,經常大喊大叫,後被強行關進禁閉室迫害。不知在禁閉室裏受到了怎樣的虐待折磨、被灌了甚麼藥物,回來後就不鬧了,眼睛發直、神情發呆、語言緩慢無力,且很多記憶都喪失掉了、面容變形、臃腫,走路也非常吃力,好像一下子變老了二十歲。此法輪功學員後被分到十一監區(精神病監區)受迫害。

涿州法輪功學員邢俊花女士,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邢俊花被送進石家莊女子監獄,惡警唆使犯人經常把邢俊花捆在椅子上,嘴裏塞上褲衩或鞋墊,用膠帶把嘴纏起來。長期灌精神病藥,並把她雙手吊在窗戶上,腳尖剛剛著地五個小時。

豐潤法輪功學員孫秀雲在河北女子監獄已被迫害精神失常有一、二年的時間。

附錄2:仍被非法關押在河北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一七年一月)

王素蘭,被冤判九年的唐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被非法關押到河北女子監獄)。

龐舒月,秦皇島海港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九月被海港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

黃翠金,秦皇島盧龍縣法輪功學員,刑期待查。

李學穎,秦皇島海港區法輪功學員,刑期待查,被非法關押在第十監區。

張曉傑,秦皇島海港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九月被海港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現被關押在第十三監區。

胡日美,昌黎縣法輪功學員,約於二零一六年三、四月被盧龍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高素珍,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

周秀珍,唐山法輪功學員

卞曉暉,唐山法輪功學員

陳英華,浙江省法輪功學員

盧桂芬,河北省淶水縣法輪功學員

附錄3:河北省女子監獄地址:

河北省女子監獄通信信箱:

河北省鹿泉市石銅路55信箱(每個監區按其監區號排列,就是幾分箱,如女子監獄三監區的信箱就是鹿泉市石銅路55信箱3分箱) 郵編050222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永壁村南500米處。從石家莊火車站乘44路轉乘117路,或從紀念碑乘117路汽車到永壁村下車。
石家莊女子監獄辦公室電話:0311─83939625
獄政科電話:0311-83939712,
監獄監察電話:0311-83939635
監獄諮詢電話:0311-83939708。
教育科電話:0311─8393726;教育科長張會民,葛曙光
正獄長:鄭曉英
副監獄長:楊玉芬(分管教育,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於福歧、劉義臣、馬文章、李彥芳、鄭偉森、胡熙群。
生活科:商慧、王莉。
上一任監獄長:張毅(已退休)13832116656、辦0311-83939601
獄政科長付玉惠(女)13731123369;
葛曙光,女,教育科科長,原滿城監獄女子中隊教導員,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張會軍,男,教育科長。
一監區:呂鳳蘭、張平(惡)、李寧、郭曉琳、邢美潔、張輝、趙偉。
二監區:聯繫電話:0311-83939783,張麗華(監區長)、吳琳琳、李鑫、楊文英、高彤、張麗紅、邢劍霞、張俊麗、張永興、譚晶、方芳、孫志軍。
三監區:谷永紅、蘇慧玲、馬冬梅、張增燕、王偉敏、劉均、胡海萍、劉爾偉、吳飛。
四監區:孟穎(監區長)、宋愛霞、陳姍姍、張維霞、許蘭、高麗娜、張運巧、布豔麗、藍光玉,李秀珍、蘭光玉、董雪、杜立平、李海雲、趙靜、朱莜卉。
五監區:(精神病監區)周春燕(區長)王麗娜、呂君君、吳紅霞、張路花、馬玫(已遭報腦瘤)、馬桂雙(教導員)、韓冬、楊傑英、劉洋、杜凌燕、肖紅霞、李偉丹、王霞、李建利、李倩。王紅梅、王麗、王麗娜、王平、張潔、賈慧娟、鄧曉娟、高軍梅、梁豔、邱碩
六監區:李洪珍(監區長)、孔瀟飛(教導員)、曹亞青(副監區長,很邪惡)、孟慧、陳莉紅、楊志紅、范淼、史雲霞、王蓓、何書彬、李輝、王賀莉、李會平、杜巧格、張亞齋、馬克傑、於宗江、賈慧娟。張路花;責任惡警:段雪峰,警號1335190 現任六監區副監區長)
七監區:馬莉、趙靜、李秀珍、高璐、王亞娜、董雪、李琳、安志英(教導員)、杜立平、李海雲、陳雲卿、周紅英。張運巧、布豔麗
八監區:畢春梅(監區長)、孫志軍、王秀、周黔麗、劉華、韓秀欣(教導員)、杜立靜、李永紅、蘭雲鵬、郭曉慧、陳雲偉、劉彥巧、徐海英、張潔。王淑敏
十監區:李春華(監區長)、尹金霞(教導員)、張霞、趙亞卿、馬愛京、張新妥、杜建華、楊曉靜。
十三監區:馮惠之(監區長)13503338384;徐燕:13932147831杜立靜:13731123361;李紅珍、張維霞、楊珍花駱傑,是河北女子監獄十三監區副監區長,十三監區教導員張淑紅
十四監區:范青萍(監區長)、王野(教導員,警號1335110)。
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還有:十一監區張露花
、十七監區金曉明。
獄警:6監區、姚某某7監區、8監區、17監區

附錄4:河北省監獄局

地址:石家莊市友誼北大街36號,郵編:050000,電話區號0311

許新軍 河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兼監獄局局長 辦公室電話:88607768
楊魁顯 河北省監獄局政委 辦公室電話:88607786
趙秀利 河北省監獄局副局長 辦公室電話:88607756
孫 海 河北省監獄局副局長 辦公室電話:88607766
趙希軍 河北省監獄局獄政處處長 辦公室電話 88606688,手機1393110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