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事看守德與失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我在大法中修煉已有二十多年。這二十年中,無論是在時間上,還是金錢上,我都很願意投入到大法修煉中,我也一直以為沒有放鬆修自己,直到有一天,修煉上的問題被暴露出來了。

那天我去超市買菜,選蘿蔔時,明顯有兩個意識在指揮著我,一個要選滿意的(後天觀念),一個提醒不要太挑剔的(理性);我在前一個意識下選了兩個「的確不錯的」,滿足了我的利慾心;又在後一個意識下拿了兩個「不怎麼樣」的,又讓我好像是「知錯就改」。在當時很飄渺的意識中,我看到了一個狡猾的我,他知道我修的是主意識,就安排了一個「知錯就改」的舉動,這一舉動對我當時隱約不安的心還真是起到了「平衡」的作用。

事情還沒完。四個蘿蔔擺放一邊,我的眼睛停留在蘿蔔桿兒上,此時的我討厭那些桿兒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就想把它劈下來,越快越好。但我不敢,沒有動作。此時我左眼餘光看到一婦女過來,拿起一個蘿蔔就劈下那些桿兒。於是我沒有任何約束的立即拿起蘿蔔,開始放肆的劈起蘿蔔桿兒來。

正在我劈第二個蘿蔔時,那婦女將已經劈掉桿兒的蘿蔔和蘿蔔桿兒都扔回蘿蔔堆裏,走了。我的手停住了,思想空白了一陣兒,我意識到了:毫無疑問,那婦女的出現,就是在關鍵時刻來考驗、誘惑我的。我感覺全身發軟,思緒翻騰不已。

我付錢後離開超市,帶著四個蘿蔔回家。我不敢看那兩個被劈了桿兒的蘿蔔,劈蘿蔔的情景在我腦海裏不斷回放。並且還帶出了之前一直沒有引起我重視、但印象深刻的一幕幕:

多年前的一天,我在一個攤位上買鹹菜,店主在另一頭忙乎著,我在這邊看好一缽鹹菜後,用右手拇指與食指指尖,瞄準冒出的一丁點兒鹹菜,拿起來放進嘴裏嘗嘗,感覺還好,就用缽裏的勺舀了一勺子,請店主給稱稱。店主很快過來,用小塑料袋接過鹹菜,放在稱盤上,過秤後,令我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店主左手提塑料袋,右手伸進塑料袋拿起鹹菜放進嘴裏,她邊吃邊紮塑料袋口子,再遞給我。我對店主的舉動格外吃驚:怎麼?和我剛才嘗鹹菜的鏡頭一模一樣!都沒用勺或筷子,而是用手,不同的是我先嘗她的,她後嘗我的。

還有一幕,也是多年前。一天我到超市選了一點兒花生米,打價時晃了一眼,有那麼一點點意識:這麼便宜!該不是打錯價了吧?但是我並沒有回過頭去過問,或重新打價,而是產生了佔便宜後的滿足感。結果在出門付錢時,收銀員發現錯誤,要求重新打價。我的滿足感一下轉為失落感,同時又產生虛榮心,心裏強調這與我有甚麼關係?

在這次劈蘿蔔之前,還發生了一件事:路邊一菜農賣紅莧菜,一元一把,我還價兩元三把,她不太情願的同意了。就我選菜時,一個年輕女子在我背後問價,菜農的回答還是一元一把,女孩拿起兩把菜付錢離去。我站起來付錢時,菜農對我話裏話外的有「你太斤斤計較」的意思。我感覺到理虧,就說:「我佔你便宜了。」離開後,佔便利的滿足感很快被難過代替,我問自己:「你是怎麼了嘛?如果說討價還價是正常的話,那過分的挑選菜就不正常了,那年輕人一元一把的菜還是我不斷挑選剩下的。」我後悔當時沒有把自己手頭的菜給她兩把,因為人家買的是一元一把,應該拿好的。

像我買菜這樣的行為裏,隱藏著的各種人心,只是自己習慣了,平時都沒當回事。我怎麼在大法中修了這麼些年,還像個常人,甚至還不如一個常人!我為此深感汗顏。

我開始以「劈蘿蔔」事件為戒,利用買菜的機會修自己、去人心。

我還和同修交流此事,結果又有了額外的收穫:一是提醒了有類似行為的同修;二是聽到同修用天目看到情況:

吳同修的姪子開車壓壞了某處「井蓋」、被當地幾個保安毒打後躺在床上。姪子電話叫來姑媽(吳同修)和父親,說要約一車人前去報復。姑媽和父親都是修煉人,開導他說:這種失德的事不能做,他們打你,是在給你「德,你再找一車人去打他們,你不僅把他們給你的「德」推回去了,你還不知要把多少倍的「德」給他們。姪子接受了姑媽和父親的勸告。這時吳同修看到,躺床上的姪子的腿上,冒出來一股股黑煙兒!

另一個故事發生在好多年前,寧同修與某教師(此人早已放棄修煉)經常一起去菜市場。她發現這位教師在買菜時愛劈菜葉子,就多次提醒,可對方總會講出一大堆理由來,認為劈菜葉子並沒啥。一次寧同修看見她在劈菜時,從她腰部位置冒出來一股白煙兒,像一小片雲彩,直接飄進那賣菜人的身體裏。

我聽後很吃驚:這麼多年了,我怎麼還不會「守德」,還在不斷的做著「失德」的事。

寫下此文,提醒自己及有類似行為的同修,能捨「大利」故然不錯,但也絕對不能把貪「小利」的事忽略不當回事,因為忽略中又有各種人心會被保護起來。「人心」不分大小,都得修掉,都得去掉才是無漏呀!千萬要實修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