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安排 收穫多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圓明同修送來了一篇文章讓我給整理一下,我在整理文章的過程中、在同修所經歷的矛盾中,我作為第三者找到了自己的更多人心,真是個大豐收啊。

文章如下:

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開了一個小公司,我大哥同修在我公司上班。

我大哥因過去被邪黨迫害過,二零一八年青島開上合峰會前,就被老家的警察來青島帶走,在老家待了十九天。這期間由於邪黨的干擾,我公司也無法正常做生意,於是我們就放了四天假,出去旅遊了。年前放年假時,我給大哥算工資,大哥說:「你們峰會期間放假出去旅遊四天,這期間你不能給我算請假,得算上班。」我說:「公司都沒有正常上班,你又不在青島,怎麼能算上班呢?」我生氣了,覺的大哥利益心太重。

因此,我又想起他以前的一件事。二零一八年他有些錢存在我這兒,我說你拿到銀行去存吧,他不去,他讓我給他打欠條。欠條上寫上我的名字還不行,他還得要我蓋上我的章。我當時一聽就生氣了,說:「我還能坑你嗎?你要不相信我,就把錢拿走吧!」他說那天時間已經晚了,銀行下班了。現在我想起這事就更生氣了:你還是個煉功人,還是我親哥,我是為生活上照顧你才讓你來青島我公司上班的,你還這麼算計!還這麼不相信我!這麼不通情理!

我整晚上都在想著大哥的這些不對,那真是翻江倒海,早上起來煉功還在生氣。然後我想:不對呀,師父說:「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1]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大哥的不對,我這不是常人的思維方式嗎?我這不是成了常人了嗎?

師父還說:「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2]那麼,大哥這樣對我一定是我自己的人心造成的,一定是我的人心導致了大哥對我的態度。

師父還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沒有這顆心,就不會引起矛盾,得對你修煉負責任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3]

我開始向內找:利益心,大哥有利益心我是不是也有?大哥要我給他發「峰會」放假那四天的工資,我就不高興了,為甚麼不高興?這不就是動了我的利益心嗎?我埋怨大哥不通情理,從而心生氣恨,這不就是怨恨心嗎?

由於平時學法少,遇到矛盾第一念不是找自己,而是向外找。真是愧對師父苦心教誨啊!師父告訴弟子說:「作為修煉人──想離開這裏的生命,就是好的。你要認為是和常人一樣的想法,你就永遠是個常人,你就永遠離不開這裏。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4]

我在心裏一遍一遍的說:「師父,這些人心我不要,我不要,不要。」一會兒功夫,我的心裏變的空空的,甚麼都沒有了,感覺好舒服好舒服!我心裏念叨: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作為第三者找到更多人心

師父說:「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5]

那麼,今天同修讓我給她整理文章就不是偶然的,是師父讓我從中查找自己的人心。

我將自己置身於圓明同修的角色,假設我是圓明同修,在與大哥發生這些矛盾時,我還會表現出哪些人心。

我開始無條件向內找。除了同修找到的那兩顆人心外,我又找到如下人心:

(一)首先找到常人的思維邏輯、常人的觀念,遇到矛盾向外看,向外找,都是他人的問題,我沒錯,不怨我;

(二)有情,因為他是我大哥,我對他有親情,生活上總想照顧他,不能始終把他當成是同修,那麼自己也不能始終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是修煉人那就是常人,那麼常人不就有坑人騙人不講信用的事情發生嗎?所以他才有了那些讓我簽字蓋章的不信任我的言辭;

(三)有回報心、委屈心,我平時對大哥很關照,只想大哥能過得好點,今天大哥這樣對我,我很委屈。表面看起來是不圖回報,其實此時這個「委屈」就是因為自己沒得到自己想得到的,這就是有圖回報的心了;

(四)找到名、氣恨心、爭鬥心和黨文化,這個心裏感覺我不圖你感謝不圖你說我好,至少你應該知道我對你不孬的心,這是求名;沒得到名的滿足,從而憤憤不平,是氣恨心;沒得到名的滿足,從而翻江倒海是爭鬥心,其實這也都是黨文化;

(五)找到強勢,覺的大哥給我打工,我在照顧他,我是老闆,我有優越感,有高高在上的強勢之心;

(六)我也會對大哥過去那些不愉快的事,記憶猶新,耿耿於懷,不得釋懷,這是記恨心;

(七)找到私和妒嫉心,找來找去,發現所有的不愉快都是來源於這個私和妒嫉心,就是感覺自己不僅沒得到認可,反而自己人格被侮辱,從而內心憤憤不平。也就是滿足自己就高興,沒得到滿足就不高興,這就是私,這就是妒嫉心;

(八)發現自己是惡者,找到這裏我大吃一驚,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6]我自我感覺不錯,是他人應該感恩的對像,可是,我哪裏知道其實自己是個惡者呀!而且當我置身於圓明同修的角色時,發現我幫大哥卻是有條件的呀!這是我過去從來沒想到的,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啊。

同修經歷的煩惱,我沒有經歷,但是有師父的巧妙安排,我將自己身臨其境,放在那個矛盾中,從中找到了很多人心,收穫頗多。我悟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不一定都是要經歷一些魔難,而主要是讓我們找到那些人心。在整理這篇文章過程中,名和想入非非一齊往我腦中反應:同修會說文章整理的好,找出這麼多人心。其實,本來我想將我找到的那些人心與圓明同修交流一下,看她是否存在這些人心,再把她認可存在的那些人心一併寫入她的文章中。可是我卻遲遲聯繫不到她,所以就只能這樣將真實過程寫出來。我悟到也許是師父點化我們作為第三者找人心有多麼重要。

謝謝師父的巧妙安排!

謝謝同修的信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