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 不要被繼續利用充當「情報員」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去年我地區發生了大面積的迫害,導致數十人被綁架。在同修的正念營救下,雖然後期大多數同修都被釋放回來,但還是有部份同修被非法判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和影響。

這些被邪惡按照名單非法抓捕的同修,幾乎都是參與整體上「協調做事」的同修,幾乎都存在一個狀態──不注意手機安全。這些同修相互之間聯繫幾乎都使用手機對打通話,同修在「協調做事」上不理智的狀態導致被邪惡跟蹤、監控、監視、監聽了很長時間。其間有的同修甚至在包裏開著「真相手機」到同修家裏,還對同修說:「不要怕,有事說幾句話我就走……」有的同修帶著手機在同修家做事時,為了聯繫其他同修用手機直接對打,在手機中直呼同修家的樓區單元住址;有的同修甚至在包裏裝著幾部手機,而且都開著機到同修家隨意的出入,每部手機都設置了不同的鈴聲,在同修家手機鈴聲一會這個響了、一會又那個響了……這些同修的理由是,到同修家不帶手機擔心別人有事聯繫不上。

這些同修也都存在一個狀態──把做事擺在第一位。以為做些「協調」的事就認為自己了不起了,有的甚至表現的都是很狂妄自大,把「熱心做事、轟轟烈烈的做事」當作修煉了。這麼多年來同修在「證實本地區、證實自己」的轟轟烈烈的做事上,被邪惡鑽了很多次的空子,導致了多次的慘痛教訓,可為何還不吸取教訓呢?自己不理智、不注意安全,還影響了其他同修的安全。面對同修的質疑還要告訴同修「有正念、放下怕心」,導致有的同修也無可無奈,只能選擇與這樣的同修不接觸迴避,無形中也促成了整體之間的間隔。

這些同修把「證實自我」擺在第一位,把「協調做事」擺在第一位,把如何用手機方便自己聯繫做事擺在第一位,如此不理智的狀態導致被邪惡利用長期跟蹤、監視、監聽,無形中被邪惡利用充當了「情報員」還不自知。

有的被邪惡綁架釋放回來後,在家裏沒消停多長時間就又拿著手機隨意出入同修家,有的同修被釋放回來後說:「大法弟子幹甚麼警察全都知道。」為甚麼會感覺到「大法弟子幹甚麼警察全都知道」?因為同修的手機已經被邪惡利用成了「監控、監聽」的工具了,你的出行目標、你的通話、你的交談都被邪惡通過手機的監控掌握著,自己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強烈的執著自我、證實自我,還影響著整體的安全,你已經被邪惡利用成了「情報員」了還覺的自己在做些「協調」的事情上多麼了不起,還要同修無條件的配合如何如何的……

師父在法中也講了注意手機安全的問題,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也多次的反覆提到此類問題,可有些同修為何還如此的「執著自我、證實自我」呢?如此狂妄自大的狀態不就是被舊勢力操控利用的表現嗎?!舊勢力狂妄自大的干擾著師父正法,邪惡舊勢力干擾師父正法造下的天大罪業造成了很多眾生失去得救的機會,而我們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是把「證實法、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的,怎麼強烈到對自我的執著而被邪惡三番五次的利用呢?!這不也是間接被邪惡舊勢力利用對師父正法的干擾嗎?如果由於你被邪惡利用的因素導致了其他同修被邪惡迫害,那麼你不也是無形中充當了邪惡的「幫兇」了嗎,如此的造業,被邪惡利用完了,邪惡也不會放過你呀!

請我們都理智起來吧,不要讓師父操心了,放下對自我強烈的執著,為了自己的修煉負責,更為了整體的安全負責,理智注意手機的安全使用,不要把做事擺在第一位,沒有了手機難道就不能證實法、救度眾生了嗎?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手機等現代化的工具僅是我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修煉中理智善用的工具而已,而且這些現代化的所謂科學造出來的這種變異人類的工具在將來也都是要被正法淘汰的,常人在這種變異的環境裏無知的被手機控制著不能自拔,而我們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是有很大使命的,是來救度常人的,不能在此問題上連常人都不如啊,我們要聽師父的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啊!

語氣可能很重,也是無奈,如有不妥還請被觸及到的同修體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