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政法委書記趙璽成遭惡報被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據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消息,原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中共政法委書記趙璽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趙璽成,男,漢族,一九五五年三月生,遼寧東港人,一直在內蒙古工作,曾任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政府副旗長、旗委副書記,阿榮旗政府旗長、旗委書記等職;二零零二年三月,任中共呼倫貝爾市委常委、海拉爾區區委書記;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呼倫貝爾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呼倫貝爾市委巡視員;二零一六年五月退休。

趙璽成二零零四年起,任呼倫貝爾市委政法委書記達七年,執行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操控公檢法司一條龍式踐踏法律與人權,下達綁架指標、按需抓人、按需判刑、下轄獄警公開叫囂有「死亡名單」,對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王雪梅、楊宇新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一、呼倫貝爾市下轄警察害死王雪梅 十萬元逃避罪責

呼倫貝爾市法輪功女學員王雪梅,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被迫害死在阿里河看守所,年僅四十六歲。王雪梅死時身體頭部、肋部、腿部有傷。王雪梅家中留下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在家屬爭取下,公安局給了所謂的私了費十萬元。

王雪梅,女,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街西居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中午,在呼倫貝爾市政法委授意下,大楊樹鎮公安局局長侯清傑伙同交警隊隊長高金輝動用了五六台警車將王雪梅家經營的商店門堵住,暴力綁架王雪梅,並搶走家中的電腦等私人財物,當晚把王雪梅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非法關押。

看守所中還非法關押著二零零九年十月左右被綁架來的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鄂倫春自治旗在大楊樹鎮成立了以惡警李本學為頭目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專案組」。王雪梅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被迫害死在阿里河看守所。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明慧網報導了王雪梅迫害致死的消息後,王雪梅的丈夫遭當地惡警恐嚇。

二、活活打死呼倫貝爾市莫旗法輪功學員楊宇新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八點左右,在市政法委操控下,呼倫貝爾市莫旗「610」惡警張世斌、劉福清、敖力強、王寶娟等人,在大楊樹鎮街西派出所所長德能山帶領下,綁架了剛新婚一個月的法輪功學員楊宇新、甄海燕夫婦。惡警張世斌用手槍抵著楊宇新的頭部,四、五個惡警將其抬到車上。

楊宇新、甄海燕被非法關押在莫旗看守所。九天後,惡警將楊宇新劫持到張世斌家的轉化洗腦地。楊宇新不配合,張世斌氣急敗壞的當著眾人的面指著楊宇新說:「不轉化,我讓你火化。」隨即將楊宇新拉到莫旗看守所關押。楊宇新堅持要求無罪釋放,獄警指使號裏犯人毒打他。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楊宇新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一歲。在楊宇新被迫害期間,他大舅哥去看守所兩次探監,惡警均不讓見,死後才給家屬打電話。楊宇新遺體頸下顯烏黑狀,張著嘴,雙手抱在胸前。

三、誣判法輪功學員楊萬明七年

呼倫貝爾市法輪功學員楊萬明,現年六十二歲左右,曾任北京軍區某軍分區司令部通信科科長(中校軍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次年初楊萬明被迫轉業,到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移動通信分公司工作。

在二零零九年二月間,呼倫貝爾市政法委迫害法輪功的文件在海外媒體曝光後。邪黨十分驚恐,國家保密局及內蒙古公安廳派人到呼倫貝爾督辦,通過網監處進行信息過濾、查找使用破網軟件突破封鎖的計算機。同年三月十五日,楊萬明被呼倫貝爾市局網監頭目魏克飛及三名警察綁架,辦公室和住宅都被查抄。同年八月,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呼倫貝爾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一審以所謂「洩露國家秘密罪、破壞法律實施罪」對楊萬明判刑十年、罰款五萬元人民幣。

據報,時任呼倫貝爾市政法委書記趙璽成親自督辦此案。在趙璽成運作下,楊萬明家屬費盡周折聘請好的律師無法出庭辯護。

二審秘密開庭時,楊萬明曾為自己辯護說,市政法委文件不具備國家秘密條件,以洩密罪起訴當事人是違法。但庭長許志制止當事人的抗辯後,便草草收場,二審維持原判。家屬繼續上訴至內蒙古高院後,結果楊萬明被非法判刑七年。

而在楊萬明被判刑前後,趙璽成一方面指揮「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國保大隊瘋狂抓捕海拉爾區的法輪功學員,一方面又指使中共有關部門給呼倫貝爾市移動通信分公司施加強大壓力,使其處分了相關部門的經理。

四、呼倫貝爾政法委書記下達抓捕令

自二零零九年十月以來,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成立了以李本學為首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案組」,他們以執行呼倫貝爾政法委書記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命令為由,大行打砸搶,綁架多名當地法輪功學員,並對他們非法抄家,所搶走的現金物品等根本不予承認,有的物品即使承認也給扣下了,用當地老百姓的話說這些警察比土匪還土匪。

◎皮長福遭綁架,家中商店亦遭惡警搶劫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兩三點鐘,紮賚河張德寬、阿里河大楊樹鎮李本學、烏魯布鐵鎮歷學賓、督察張明林等二十多名警察,到紮賚河法輪功學員皮長福家綁架了他,同時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多本、至少四個MP3、台式計算機兩台、筆記本計算機一部、打印機一台。過了幾天,大楊樹公安局警察和紮賚河農場派出所警察又去了皮長福家,抄走家中商店的所有文教用品等物,足足拉走一汽車的物品。 皮長福大女兒的六千多元現金和日記本也不見了。警察根本不顧皮長福七十多歲老父親的阻攔,將商店翻的滿屋狼藉、凌亂不堪。

◎甄海燕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王桂蘭不修煉的中學生女兒遭綁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中午十二點多,大楊樹林業公安局、大楊樹鎮公安局、大楊樹橋東派出所、烏魯布鐵派出所、阿里河公安局、漠旗公安局聯合非法抓捕大楊樹法輪功學員時,四名惡警跳進法輪功學員王桂蘭家院子,強行撞開房門,不出示任何手續,把法輪功學員甄海燕和王桂蘭正在上中學、不修煉的女兒按倒在地,拳打腳踢之後,把她們倆強行綁架到大楊樹鎮公安分局。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中共人員非法開庭,甄海燕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生活各方面不能自理,開庭時被人抬上法庭。

◎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王桂蘭、廖文波、樊鳳英等人被綁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王桂蘭、廖文波、樊鳳英等人被綁架時身上都帶有現金,警察卻一律不承認。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王桂蘭、廖文波、樊鳳英等人被非法判刑。

◎警察撬門入室搶劫,張廖魁受過度打擊離世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本學伙同橋東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張廖魁非法抄家,張廖魁得腦血栓多年行動不便,在家屬不在情況下,警察撬門砸鎖,搶走了一整套複印設備(以前家屬開複印部)。家屬得知家中被搶,追到公安局,質問李本學:人煉法輪功你不拉人,拉我機器幹甚麼?我機器也不煉。警察公開說:我們才不拉你人呢,拉人你們可減輕負擔啦。言外之意我們抓法輪功目的就是為了錢。遭遇非法抄家二十多天後,張廖魁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和壓力,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含冤離世。

◎警方不准家人探視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以李本學為頭的專案組警察和鄂旗刑警大隊的刑警對大楊樹鎮的法輪功學員李鳳飛非法抄家時,用他們的話講實在沒有甚麼證據可拿,搶走李鳳飛妻子的手機一部。李鳳飛的姐姐去大楊樹鎮公安局要人,在公安局警察將李鳳飛姐姐一頓暴打,動拳頭打,薅頭髮,最後雙手往死裏掐脖子。

警方為了掩蓋打砸搶的罪惡,私下給法輪功學員定罪說:「法輪功學員是反革命,殺人放火都能看,法輪功學員就是不能看」,剝奪法輪功學員家屬探視權,拒絕家屬與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核實家中丟失的財產。

十多年來,在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慫恿下,在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無辜的修煉人,且沒有任何法律規定法輪功有任何不當之處的情況下,中共黨徒趙璽成把迫害好人當成了升官發財的敲門磚,跟隨江澤民大肆行惡。

今天,趙璽成的可悲下場是他咎由自取,還要被無限追責,予以不折不扣的清算。善惡必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