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共監控就是在給自己種下禍根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共現為「維穩」,在中國大陸傾力打造「監獄之國」,有人說:當今中國是個大監獄,公民都在坐大牢,中共正在把今天在新疆對民眾的瘋狂嚴密的監控狀態,逐步推廣到全國。BBC曾報導,中共一直在建設「世界上最大的攝像監控網絡」,2016年時已安裝1.7億台攝像頭,到2020年時將新裝約4億台攝像頭。

隨著所謂的AI智能泛濫使用,加上大數據、人工智能、人臉識別,十幾億中國人被完全監控了起來,沒有一點民主、自由、個人隱私等基本權利,全部在當局者的監控之中……中共如今對民眾的監視、監聽、監控已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中共的所謂「金盾工程」、「天眼工程」、「雪亮工程」、網格化管理等等就是企圖把百姓的自由空間擠壓成零,打著「綜合治理」、「網絡安全」的幌子以此封鎖真相、鉗制言論、打擊異己,妄圖把一切所謂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就以人臉識別來說,正常國家使用人臉識別等技術是為了確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而中共則運用該技術對公民進行監視,對一切不認同中共暴政的善良民眾進行迫害。這些技術來源於美國、加拿大的幾位科學家對神經網絡技術的多年不懈的研究,這些研究得到美國、加拿大政府的資助,以及後來美國各大高科技公司的扶持,可是這些研究成果卻被中共拿來對付本國的民眾。

比如,2019年6月4日,中國山東省青島市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內,一群警察突然闖入,將正在照護重病弟妹的法輪功學員王新榮強行綁走。目睹親人被抓走的暴行後,王新榮的病情本就嚴重的弟妹,在驚懼中於次日孤單離世。王新榮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中共列入黑名單。2019年6月4日,她去醫院照護病重的弟妹時,被醫院視頻監控系統中的人臉識別軟件,識別出身份並自動報警,最終招致公安抓捕。

這種場景近年來已成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的「新常態」,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持續至今,對各種信仰人士、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的壓制和鎮壓有增無減。特別是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前,多數都遭到了電話監聽、視頻監控、網絡監控……中共各級監控者正躲在幕後,以各種形式偷偷地監視和監聽著每個人。

其實對民眾的各種監控行為,就是在對人民犯罪,給中共迫害人民提供和創造條件。而推動和參與這一切的中共各級監控人員也就是在犯罪中削減自己的人生福份,就是在給自己和家人種下將來不幸的禍根,必然難逃惡報。

近期,明慧網連續報導了多起各地中共監控人員遭惡報的案例

▼黑龍江省公安廳網絡安全總隊頭目孫躍武遭惡報被雙開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日前,黑龍江省中共省委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簡稱;網信辦)原副主任、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總隊長孫躍武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審查調查。

根據官方公開簡歷顯示:孫躍武(孫耀武),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省公安廳指揮中心副主任;二零一一年三月,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副總隊長、總隊長;二零一五年五月,省委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稱省委網信辦)副主任、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總隊長(副廳級);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省委網信辦副主任。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四月,任省委網信辦副主任、省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

省委網信辦、省公安廳網絡安全總隊長,就是通常所說的「網警頭子」,網警主要任務就是負責網絡監控、刪帖、網絡取證、網絡定位等等一系列隱藏在網絡背後的陰暗操作,封鎖海外網站,抓捕網上發表不同意見的正義人士,綁架在網上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孫躍武另一個頭銜是黑龍江省公安廳指揮中心副主任。中共賦予了公安指揮中心對重大事件可以「先期處置、直接指揮、裝備調用、檢查督導」等一系列凌駕法律之上的生殺予奪大權。孫躍武在其中集邪惡政策制定者、實施者、推動者於一身,在公安指揮中心大肆對法輪功學員電話監聽、網絡監控、視頻監控……給中共綁架法輪功學員提供「依據」,導致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被誣判、甚至被致死、致殘。

孫躍武在公安廳指揮中心、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網信辦的犯罪行為是在為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推波助瀾,使黑龍江省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孫躍武的種種罪行必然給他自己帶來最終的惡報,而因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審查調查僅僅是其巨大惡報的開始。

▼吉林省公安廳視頻監控處處長王宏凱、主任科員徐晶岩遭報被查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王宏凱,吉林省公安廳視頻監控處處長、警務技術一級主任;徐晶岩,吉林省公安廳視頻監控處主任科員、警務技術一級主管,因違法亂紀被調查。

此二人多年來積極追隨、推動中共的迫害政策、推廣視頻監控、提供警務技術、培訓技術警察,使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因視頻監控而被綁架、抄家、關押、誣判,被迫害致死、致殘。他們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效犬馬之勞,現在被調查。

吉林省公安廳王宏凱、徐晶岩為積累迫害法輪功的政績,不遺餘力地推廣視頻監控、提供技術支持,把這種不能成為法定證據的視頻監控作為綁架、誣判法輪功學員的唯一證據,是真正的徇私枉法、濫用職權,是犯罪。王宏凱、徐晶岩為效忠中共,不惜泯滅良知,執行迫害政策,對監控迫害提供技術支持,最終也沒能逃出被卸磨殺驢的下場,這是他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惡果。

▼長期監控民眾西昌市公安局局長李舜遭報落馬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中共四川西昌市公安局前黨委書記、局長李舜被立案審查調查及被雙開。表面原因是他的兒子「涉黑」,在今年六月捲入一宗大型組織賣淫案被捕。李舜是在他兒子被抓時同時被抓的。李舜妻子在李舜被抓後留下遺書從十四樓墮樓身亡。

李舜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任涼山州公安局網監處副處長、處長;二零零七年一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涼山州公安局網絡安全監察支隊支隊長。也就是說:李舜以前搞網絡監控搞了將近九年。而李舜在任公安局長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分工就是「維穩」負責「維穩辦」。推動「平安西昌建設」,大搞監控如「雪亮工程」等等。現在西昌遍布大街小巷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攝像頭,各種監視、監聽設備。

「雪亮西昌」和「網格化監控」打著「綜治(平安建設)」的幌子,實際是監控老百姓,特別是長期監視、監聽、跟蹤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至今,西昌市發生了一系列的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案,警察綁架的依據就是從「雪亮西昌」工程中街上密布的人臉識別攝像頭中查到了法輪功學員的行蹤。二零一九年七月至今,西昌國安就是通過人臉識別攝像頭,先後綁架了多位法輪功學員,同時通過人臉識別監控抄家和騷擾了不少法輪功學員。李舜表面是因為所謂「違規、違紀」落馬,實際是長期參與非法監控民眾而遭到的報應。

▼貴州省公安廳監管總隊政委佘興新,因涉嫌違紀違法,受到紀律檢查和監察調查。

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貴州消息:貴州省公安廳監管總隊政委佘興新落馬,根據佘興新的公開簡歷顯示,佘在任職省公安廳情報處副處長之前,就是遵義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支隊支隊長,也就是網絡警察頭子,而公安廳情報處的主要職能之一,也是監控網絡安全。中共的所謂網絡安全是利用隱蔽在網絡後面的中共警察,專門負責對海外自由媒體的網絡封鎖和對中國國內網站的網絡監控、對內容過濾、對手機監聽、對懂上網技術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網絡監控等等。這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邪惡機構,隱藏的很深,卻又無處不在的網絡監控系統。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舉傾國之力迫害法輪功時,中共的網絡警察就開始參與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貴州省公安廳網警頭目佘興新利用所謂的「金盾工程」、「天網工程」、「天眼工程」助共為虐。在佘興新任職網警頭目期間,多名法輪功學員因監控被綁架、關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佘興新在落馬前,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現在報應開始了。

涉及監視、監控而遭惡報中共人員還有:

▼迫害法輪功吉林省公安廳副廳長(主政分管指揮中心)劉培柱遭惡報落馬

吉林省公安廳官方網站顯示,任職吉林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劉培柱,主政分管指揮中心(辦公室)、情報信息中心劉利用職權,推動迫害政策、下達迫害指標,不遺餘力地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採用跟蹤、盯梢、蹲坑、電話監聽、網絡監控、人臉識別等邪惡手段,綁架、關押、構陷、誣判法輪功學員,使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勞教所,遭受酷刑迫害、致死、致殘、致瘋。犯下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罪不可赦。

▼王永豐:長春市公安局網監支隊支隊長。女婿死亡,女兒精神失常。親自指揮綁架耿廣祖、劉敏、徐立岩三名在網吧上網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他作惡多端,殃及女兒一家,王永豐的女婿(民航飛行員)突患腦出血死亡,其女兒也變得精神失常,小孩不到2歲。

▼原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長馬曉東,曾是參與中國國內信息網絡封鎖和監控的「金盾工程」的頭目,據報導,截至二零零二年底,「金盾工程」初期費用就已花費六十四億元人民幣,二零一零年末在編的網警達三十萬人以上。馬曉東已遭惡報,於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陝西省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逮捕。

限於篇幅,僅舉以上數例。說起來,除各地不同級別的中共監控者外,在監控民眾方面,中共江氏集團頭目薄熙來可謂監控「先行者」,在大連和重慶投入巨資搞監控。早在薄熙來擔任遼寧省大連市長、市委書記期間,就以安全為由,大建封閉式小區,利用高牆和攝像頭的方式,加強對民眾(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了。使大連市內的街道從1997年的1218條減少到2000年的996條。減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區中或被小區佔用。

薄熙來到重慶後,懼怕法輪功真相傳播,更怕他已被法輪功在國際上起訴的醜聞傳到中國國內,對監控達到瘋狂的程度──耗資200多億元建設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僅攝像頭就有50萬個,遍布全市各區、各單位機構、街道居委會、生活小區等。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被監控之中。

而如今,薄熙來早已遭報落馬失去自由,在秦城監獄,被全方位的攝像頭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和薄熙來有相似經歷和結局的中共官員比比皆是。總想用攝像頭等各種方式監控民眾的中共人權迫害者們現在正被攝像頭等嚴密監控,真的成了一個莫大的諷刺。這也給今天還在不遺餘力大安特安攝像頭的中共各級官員提個醒:別看中共如今迫害民眾幹得歡,表面不可一世,其實早已內憂外患,說不定哪天說垮就垮了。到時那些人權迫害者們,真的無處可逃,無路可逃。今天安的密密麻麻攝像頭說不準就是給自己準備的,省省吧,給自己多留條後路吧。

這裏還有一個歷史教訓可供借鑑,當年積極主張和修建秦城監獄的中共頭子彭真、謝富治等人,本想是用秦城監對付別人,但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他們自己卻是進入秦城監獄的第一批「客人」,報應一直不爽,歷史總是在重複。有一句話說得好:人做甚麼(包括好事壞事)都是給自己做的。真哉斯言。

中共各級監控者躲在暗中監視法輪功學員和廣大民眾,和明朝叫「東廠」的特務機構如出一轍,宦官魏忠賢設立「東廠」,專門用於監督反對他的人,做了無數傷天害理的事。今日中共各級監控機構就是「東廠」的翻版。當年,魏忠賢畏罪自殺後被碎屍萬段,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各級監控者,如何能躲過上天降下的滅頂之災?參與幹這些事的人,別人不知道你具體幹了甚麼,但暗室之過神目如電,人在做天在看,一筆筆地給你記在那兒。魏忠賢及東廠錦衣衛們的昨天就是迫害法輪功的監控者們的明天。上面那些中共監控的推動者和參與者的落馬就是他們迫害法輪功的報應的開始,也是在給更多的中共監控者們提醒了。

其實,在中共監控機構中,哪怕你只是這個犯罪機構上的一個「小齒輪」,都是罪責在身的。二零一九年五月,美國政府做出重大決定,決定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各級人員(包括直接實施迫害者,制定具體政策、下達命令者及協同者)實行制裁。各級監控人員至少是「直接實施迫害者」和「協同者」。

美國商務部十月七日制裁20家中共公安單位,以及海康威視(Hikvision)、大華股份、科大訊飛(iFlytek)、曠視科技(Megvii、商湯科技(SenseTime)、依圖科技(Yitu)、美亞柏科和頤信科技8家涉及視頻監控、語音識別、圖象識別的安防或AI企業,理由是「不能也不會容忍中國境內(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實際上,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迫害的遠不止新疆等地的少數民族,包括漢族民眾在內的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中共迫害的對像,都是中共監控的受害者。

在監控中,所有推動者,參與者,各種形式的「助共為虐」者們落馬或受制裁是遲早的事,所有人間形式是惡報的表現,而其實質就是善惡到頭報應終有報,惡報一定會來到。

真誠的提醒中共的各級監控人員:為中共監控民眾就是在給自己種下不幸的禍根,以上一切就是給你們的借鑑。有人說:這就是自己的工作,我就是在靠這個吃飯,養家,有甚麼辦法?是的,工作無法避免,但槍口可抬高一寸。上級叫你開槍,可你有打不准的權力。記住,善待別人(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善良民眾)是就是善待自己,不要因為工作給自己和家庭帶來不幸和禍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