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徐州市原政法委書記李開文遭惡報被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據江蘇省紀委監委消息:徐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市政法委書記李開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據公開李開文簡歷顯示:
李開文,男,漢族,一九五二年六月生,徐州銅山人,大學學歷。一九七一年八,工作,一九七一年九月,加入中共邪黨。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任徐州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副市級)。
二零零零年七月,任徐州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副市級)。
二零零二年七月,任徐州市副市長。
二零零五年八月,任徐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
二零一一年一月,任徐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徐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二零一三年七月,退休。

李開文任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十年、任徐州市副市長三年。浸淫徐州市政法系統十餘年,至被查時,李開文已退休六年多。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時,李開文就已經是徐州市公安局局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迫害發生後的一年裏,李被迅速晉升徐州市政法委書記。

上任後的李開文積極配合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籌劃、授意市、區、縣、鄉警力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操縱徐州市賈汪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投巨資購置了「語音識別系統」, 即使同時換了手機和號碼,或利用公共電話,「語音識別系統」都能識別出被監控人的聲音,並錄音。

李開文下達死亡指標、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五年十月間,指揮、操控徐州市賈汪地區散發誣蔑法輪功的傳單,誹謗大法編造欺世的謊言毒害世人,煽動不明真相的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

一、李開文在徐州市任職期間被活活打死的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睢寧縣法輪功學員朱向和被活活打死

朱向和,男,六十四歲,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官山鄉曙光村人,因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左右被綁架,關在徐州市睢寧縣蘇塘洗腦班,僅五天時間,於四月十九日左右被活活打死。據目擊者說手指腳趾全部發黑,眼睛被挖去,內臟被掏去,慘不忍睹。公安為掩蓋真相,謊稱是自然死亡。

官山鄉吳木屯村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朱向和,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左右在家幹活時,被市政法委操控鄉派出所警察無辜抓走,四月二十日左右公安打電話給朱向和的兒子,說他父親病死,叫家人去收屍。朱向和兒子去找了公安論理:「我父親好好的被你們抓走,有病為甚麼不通知我們家人?為甚麼不讓他回家看病,死了才打電話來?我父親肯定是被你們打死的,我們要打官司告你們。」

朱向和家人沒有去收屍,公安只好把朱向和的遺體放在火葬場將近一個月。據朱向和家裏人講,縣「610」與公安人員叫鄉派出所給朱向和家裏七千元錢了事,鄉派出所不願給錢。縣「610」及公安局擔心朱向和的遺體放在火葬場時間太長了不妥,他們派人找朱向和家人了斷此事,為了堵住家人的嘴,最後給了家人一萬五千元喪葬費,並給朱向和的妻子每月一百五十元生活費,隨後將朱向和的遺體火化。

當時被非法關押在蘇塘洗腦班的還有邵開道、張金鑫、王春蘭、鄭玉玲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惡人為了強制他們「轉化」,先用木棍敲打他們的手指、腳趾,然後從腳到小腹,接著再用兩根電棍夾著電。他們把朱向和打死後,為了不讓消息洩露出去,已經把其他法輪功學員關到別的地方了。

◎法輪功學員施忠玲被打斷兩根肋骨、含冤離世

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法輪功學員施忠玲因在徐州睢寧縣洗腦班慘遭非人迫害,於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施忠玲在臨終前,被醫院確診肋骨被打斷兩根,肩骨疏鬆,胸部積水,全身多處瘀血腫塊。

以下是施忠玲生前寫下她在睢寧洗腦班被惡徒迫害的部份事實:

我被非法監禁在鹿莊洗腦班七個月後,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徐州市賈汪區「610」十幾人把我與另一位同修強行拉上車劫持到睢寧縣洗腦班。在睢寧洗腦班,不法之徒把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一人一間鎖起來,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間,隨意毒打。我因拒絕上操、穿洗腦班服裝,被多次關禁閉,大小便不讓出門,人格遭受到極大的侮辱,我被連續關禁閉達五個月之久。

我絕食抗議,不接受洗腦,睢寧「610」頭子仝太斌、楊書廣操縱手下打手頭子張新民、王躍、王剛、萬里、郭亞、王光品等毒打我,惡人們把我打倒了拉起來再打,用細竹竿抽打我的全身、臉上、十指、胸部,竹竿打斷了好幾根,我全身從上到下全部瘀血呈紫黑色,期間幾次昏死過去,打手們用水將我潑醒後再打。

隨後惡徒把我雙手擰到身後反銬在地錨(鉚固在水泥地上的鐵環)上,身體呈扭曲狀,不能動,整整7天7夜,當時正值暑天,37、38度高溫,被銬的禁閉室連一張小席也鋪不開,邪惡之徒開門時,熱氣衝的他們都不敢進來。(註﹕其他學員證實,在施忠玲被關押期間,邪惡之徒還從外往裏噴666農藥。)

一年半後,因我仍拒絕所謂轉化,邪惡之徒對我發起更加瘋狂的殘酷迫害,二十幾個惡人輪流迫害我。由於各種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我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殘,體重下降到只有幾十斤,骨瘦如柴,就這樣他們還不放手,又連續逼我兩天兩夜站立不讓睡覺,最後在我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威逼我在他們早已準備好的所謂「四書」簽了字。這只是我在睢寧洗腦班遭受殘酷迫害的一部份。

◎徐州市法輪功學員楊美貞被迫害致死

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法輪功學員楊美貞,女,五十五歲,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屢遭不法警察迫害,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勞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十月,楊美貞被非法勞改四年,關押在南通女子監獄。在獄中,邪惡之徒逼迫她侮蔑師父與大法,被她堅決拒絕。因此楊美貞遭受各種折磨、毒打和超體力勞動。不法人員經常夜裏不讓她睡覺,強迫她幹重活。

二零零三年六月,楊美貞被家人接回家時已奄奄一息,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離開人世。

二、李開文操控法院誣判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賈汪區法院一次誣判二十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七年初,市政法委、「610」操縱賈汪區公安分局、汪區夏橋派出所、老礦派出所、大泉派出所、紫莊派出所等警察,陸續綁架了二十名法輪功學員。
鹿守華、孫經福、孟慶泉、何培秀、李翠霞、牛書俠、周生蘭、鄭玉萍、陳繼英、趙忠亮、黃志立、孟慶泉、王廣萍、張長金、鹿炳林、魏興社、王慶立、魏鋒、孔令忠 、高傳銀 。

二零零八年初,市政法委授意賈汪區檢察院非法起訴、賈汪區法院非法判刑:重判鹿守華七年半、孫經福誣判五年、孟慶泉誣判五年;何培秀被誣判三年半、李翠霞、牛書俠、周生蘭、鄭玉萍、陳繼英、趙忠亮、黃志立、孟慶泉、王廣萍、張長金、鹿炳林、魏興社、王慶立十三人分別被誣判三年。魏鋒、孔令忠二人判三緩三,高傳銀判三緩四。遭誣判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八年七、八月間按被誣判刑期,被分別劫持到江蘇南通、鎮江、洪澤湖等監獄迫害。

◎法輪功學員李虎、許春玲遭誣判、關押

家住徐州市白雲山的法輪功學員李虎和家住徐州市銅山縣房村的法輪功學員許春玲,領了結婚證後,原準備在二零零七年五月結婚。然而,這對未婚夫妻卻雙雙被綁架,未婚夫李虎後被非法判刑,未婚妻許春玲遭非法關押。

二零零七年二月,李虎被徐州市豐財派出所警察綁架,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徐州市賈汪區看守所,後被邪黨法院秘密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了一年五個月,於二零零八年七月下旬被送往臭名昭著的洪澤湖監獄。李虎是濟南鐵路局徐州鐵路段的職工,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曾被綁架到濟南鐵路局在濟南辦的洗腦班迫害,並經常受到中共人員騷擾。這次因為在江蘇省女子勞教所邊發正念而遭邪黨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邪黨以保奧運的名義將許春玲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三堡看守所。許春玲曾於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間,被綁架在惡貫滿盈的睢寧洗腦班迫害。因拒絕「轉化」而多次遭惡人毆打。其間許春玲的母親去世,以仝太斌、楊書廣為首的睢寧洗腦班惡人,絲毫沒有人性,竟拒絕許春玲回家為母奔喪的要求。許春玲的嫂子、同是法輪功學員的袁玲,也於二零零七年二月遭綁架被非法判刑。

徐州市政法委操控睢寧縣政法委、「610」頭目楊書廣,迫害睢寧縣及徐州市周邊地區法輪功學員,被明慧網、法網恢恢網、等世界知名網站,和世界媒體曝光。已被登上全球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榜,同時也被國際追蹤調查迫害法輪功組織定為重點調查對像之一。

三、李開文在任職期間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徐州市賈汪區1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秦娜被非法勞教兩年,王慶立被非法勞教兩年半,甘信俊、趙忠亮、張常金、王廣平被非法勞教一年(江蘇方強勞教所),孫啟偉、孫守躍、王景香(南京句東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一年,王廣平、王景香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一年。

◎江蘇省徐州市郝允萍被非法勞教

江蘇省徐州市郝允萍,女,五十多歲,二零零五年元月,在複印店複印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被徐州市泉山區「610」頭子楊晉普和警察綁架,勞教一年半。

以上只是李開文在任職期間迫害的部份案例,李開文利用政法委職權,凌駕於法律之上,整合徐州市公檢法司一條龍、不遺餘力迫害法輪功,對徐州地區法輪功修煉者的所有殘酷、血腥的迫害,李是主謀之一。

今天,李開文落馬,只是他陽間的報應,地獄更大的懲罰還在後頭,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