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媽媽的日常二三小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的媽媽是一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純真、善良、本份、孝順、賢德。她五十多歲,看起來卻像二三十歲的女子。她從不擦抹任何護膚化妝品,穿著也是簡單大方,從不刻意裝飾點綴自己,但膚質光滑緊致,面色清透紅潤,一雙善良的大眼睛總是閃閃發光的。

與媽媽相識過的人都說:一看你就是個很善良並充滿正能量的人。媽媽總是回覆:「你說對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都是大法師父給我的。法輪功是宇宙佛法,電視新聞演的都是假的、誣蔑誹謗佛法。你聽說過退黨、團、隊保平安嗎?……」

媽媽現在不在我身邊,因講真相救人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黑窩」裏。我為有一名這樣堅定正信、救人為他的媽媽而感到驕傲。

媽媽的無私境界

記得有一次,我與媽媽在一家餐廳,節假日人真的是非常的多,幾乎每張桌都有舉著餐盤在排號兒等著餐位空出的,似乎站著的人比坐著吃飯的人還多,可以用摩肩擦踵來形容了。我與媽媽站了許久好不容易坐上了座位,我讓媽媽在那兒坐著等我,我去取餐具,取完回去的路上隱約聽到一倆口家兒端著盤子湊到我媽面前說:「你要走嗎?」我媽微笑著起身說:「你們坐吧。」拿著包站著等我,他們似乎還在說著話,我見狀,騰的一下就激動了,急匆匆的走過去大聲道:「我們才坐上的座位你怎麼能說讓給人就讓給人呢,大家都在等,咱剛坐下飯菜還在桌上擺著沒吃呢,人家一句話,您就讓了?您也太好欺負了!哪有這樣的?」對方很臉紅的被我訓斥走了。(我當時是不能容忍我媽「善良的過勁兒」,我認為沒有原則性了)

隨後媽媽依然微笑的對我說,你看你,讓他們坐就坐吧,誰坐不是坐,正好是有緣人來聽我給他們講真相的,你卻把他們轟走了。我說:「這麼多人,為甚麼非得委屈自己讓座給他們,他們好意思讓您站著,哪有這麼欺負人坐座兒的,那不是把您當「傻瓜」了嗎?大法弟子也應該有威嚴的,不是被欺負的,他們應該尊重您給您讓座才對。」我當時就是非常不能理解媽媽「傻瓜」似的讓座,明擺著欺負人,她卻還微笑著讓座兒,連句解釋的話都不說。直到今天,我修上來才真正理解媽媽當時的「讓座」包含多少修為在裏面,同是大法弟子,在那種境界、心不動才能做的那麼坦然,無私的為他人考慮,而不是先考慮自己的得失。

雖然是件看似生活中的小事,但是如今回想起我非常敬佩。那不是常人的做好事,也不單單是給對方講真相,更不是想好了準備我要怎麼做。那是一種無私的境界。 雖然我有我的認識處理方式,但我慚愧當時的舉動。

我挑媽媽毛病 媽媽看我優點

媽媽在家時,我總是很壞的扮演一個愛挑她毛病、挖苦她的角色,不刺激媽媽的心靈不罷休的樣子。而媽媽總是眨巴著兩隻大眼睛,默默無聞、不吭聲,過後還要正式的向我道歉。然後我再追加一句刺激:「別裝了,嘴上道歉,心裏想我沒錯。」兩個人就憋不住大笑起來。我現在想想,真的非常後悔,甚至有時埋怨自己當時的行為而掉眼淚,非常想向她道歉。

媽媽被綁架不久的一天,我餓了,坐在餐桌前吃餅乾,吃完低頭一看我掉了一桌邊渣渣兒,我自認為自己很講究很注意吃東西、不會掉渣兒的人,竟然今天發現掉了一桌邊。我連忙收拾,並突然想起媽媽坐在餐桌前吃餅乾,吃完總會被我數落一遍:「媽,你看你掉那一桌邊,總是我看見給收拾,我吃餅乾從來都不掉,您太大咧了。能不能再別掉渣了。」我媽就總是樂:「那你能看見你就收拾唄。」那時我還覺的自己特有理,多麼乾淨俐落,數落完我媽還覺的自己特能耐。

為甚麼我幾乎不愛掉渣兒的人,那天自己掉了一桌邊?(一)我盯著眼前人的缺點不放,甚至放大她的缺點,給她無意間造成傷害及魔難;(二)我沒有向內找自己,總愛挑我媽的毛病,不去抓住機會提高自己的心性;(三)包容心不夠,誰人吃東西一丁點渣子不掉?我錯了,我為難了媽媽、為難了同修。

媽媽常跟我說:「看人不要看人的缺點,要看人的優點,就想優點。」這都是媽媽在修煉中認識到的,並告訴了我。想必媽媽知道有一天我能想起,並嚴格按照師父的法去想問題。

純心化純淨

記憶中,很多年前我就陪著媽媽在各種街巷發材料以及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那時其實我已經在大法修煉中,除了幫媽媽講,自己獨自的時候有機會也會不由自主的講。你問我為甚麼,就是想講。

有幾次深刻的印象,陪媽媽一條條街、一棟棟樓發真相資料,那幾次都是特別特別冷,外面寒風刺骨,陰森飄雪,我就站在街口給媽媽發正念、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凍的渾身冰涼,一點知覺都沒有,睫毛上的雪都化成冰碴子結在上面打粘兒。而媽媽就一棟棟的從一樓爬樓梯到七樓再從七樓走到一樓,就這樣不停的循序著。好不容易把媽媽等出來,心裏的委屈憋不住的一擁而出,抱怨到:「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我站在外面這麼久有多麼冷呢?這麼長時間也不出來,我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媽媽說:「孩子,媽媽對不起,媽媽覺的越走越有勁兒、都出汗了,為大法救人做事,吃這點虧沒甚麼,來媽媽給你暖和暖和。」於是握住我的手。

回家後我出現感冒症狀,又流鼻涕又發燒咳嗽的,我說都怪你,那麼冷的天把我凍的。我媽說:「孩子,師父在管你呢,給你清理身體,你以為誰都能那麼幸運做大法的事助師救人啊?你還不悟。那麼多大法弟子別說冷了,風雨不誤抓緊救人,從不喊冤喊累,生命多可貴呀。你凍那麼一下就受不了啦?你知道大法好了,別人也想知道呀。」

媽媽總說不能昧著良心,忘恩負義。我心裏想媽媽對我太不關心了,在她心裏還不如那些被救的陌生人不是?可我想錯了。媽媽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正念足,她的「愛」是無私的,她的心是信師信法,抓緊救人的。

這也是媽媽親身經歷的事。有一次媽媽在講真相中,遇到一位五六十歲的男子,上前遞上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並向他講真相。那男子突然暴跳起來,指著我媽媽說:「你信不信我舉報你!我現在就打電話讓警察抓你!」我媽媽心沒動,而是慢條斯理給他講著真相,慈悲心一下湧了上來,流著淚的對那人說:「不知為甚麼,我看著你,聽你說那些話心裏是真難過,覺的你這麼對救你的大法弟子說話太可悲了。大法師父讓我來救你,就證明你與佛有緣,需要被救。我不圖你啥,只為救下你,把你的毒誓撤銷。我只是跑跑腿兒、動動嘴兒,真正能救你的是大法師父。以後遇到大法弟子給你講真相,你千萬再不要說這樣傷天害理的話了,對你自己也不好。」那男子看著媽媽,不禁也眼含淚水的哭了起來,連忙點頭說:「好,謝謝你。」我媽回道:「是謝謝大法師父。」

只寫寫媽媽的日常二三小事。回味從小到大是媽媽孜孜不倦的總給我念著師父的法聽,念著同修的心得交流體會,跟我交流切磋著心性,帶著我救人,使我不知不覺一直在法中並昇華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