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處理好兩場親人的車禍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一九九八年二月,我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父親打電話來說,我弟弟騎摩托車橫過馬路時,撞上一個騎自行車(沒有剎車皮)下坡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導致大腦骨折,那人已昏迷,問我們怎麼辦?他說旁邊人說叫他不要送醫院,因那人如果去世了還少些麻煩,只是賠錢。

我一聽心裏很難過,我丈夫當時也剛修煉法輪大法,他搭車到父親家,與父親商量: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要講善。趕快叫救護車送醫院搶救。父親叫來了救護車把人送往市醫院。當時我弟弟被關押起來了,我父親聽說對方親屬要打他就躲起來了,於是所有事只好我和丈夫去承擔。

我們去說好話,把那人妻子請來侍候他,然後我們一邊上班,一邊給他們做飯,當時又要想辦法弄錢給那人治療,把我們的積蓄拿出去,當時壓力真很大。有一天我跪在師父像前流淚向師父求救,過了大約十幾天,師父在北美講法錄像出來了,我明白是我過去欠下的業債造成的,然後我們不管對方說甚麼,提甚麼條件,我們儘量滿足,發自內心把對方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那受傷人的妻子沒衣服,我就毫無保留的把好一點的衣服給她穿,每天晚上去點上學兩個小時的法,那時一天上班回家,所有的精力用在侍候那受傷人及親屬上,一到學法點上,就覺的從苦海裏出來了一樣,然後第二天又去面對。這樣一個多月後,那受傷人因傷勢過重而離世了,我們按交警處理的要求賠了錢。

事情了結時,那人的親人、親戚和村裏人從我家吃完飯出去後一個勁的說:「你們真好,真是對人太好了。」兩年以後那家人像親人一樣和我打招呼、問候我。當時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是大法師父和大法才讓我較好的處理了這場魔難,自己對別人盡心盡力了,否則良心難安,因為這事自始至終都有一些引誘我們做壞的,如開始有人勸我們不送醫院,中途又有一個與我們住在一起在醫院上班的說,可以想辦法使那人安樂死,按她說,若治好了要花很多錢,可能後半生成為殘廢人更麻煩。我都沒有聽,當時一直沒有被不好的話所帶動。若不是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思想境界提高了,真的有可能做壞事,造大業。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到了二零零九年,一個星期天,我弟弟打電話來說:我妹妹在家旁邊公路走路被車撞了,正在醫院搶救。當時我先想了一下大法的法理,平靜了一下心態,就去妹妹那裏。

一看妹妹:從裏到外棉襖都被血浸透了,昏迷了。我當時抹了眼淚就拿錢和小姑姑一起去給她買衣服,把血衣換下來,一晚上跑上跑下侍候妹妹。那個撞我妹妹的司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他一晚上坐在醫院走道上,他看我一直沒說甚麼,來到我跟前給我下跪,我說你也不是有意的,我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你不要太難過,以後開車注意就是了。當時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真是會怨那個撞妹妹的人,可是因為修煉了,我明白人與人之間有業力關係,一點怨氣也沒有。

後來,我給妹妹買用品都是自己出錢,也沒記賬,也沒找對方要。我和小姑,還有我父親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每天輪班侍候就給她念「法輪大法好」,後來過了些天後妹妹從昏迷中醒來,第一句話就說是法輪功師父把她救了,她就喊她兒子和女兒的名字,說:「你們都去煉法輪功。」再後來我把師父講法錄音給妹妹聽。她原來被醫院定下去省醫院做腰椎手術的,後來一個手術也沒做,小腦撞裂了,十三天就好了,就轉到治腰椎,一個月後很快康復,沒有任何後遺症。她一出院每天到街上去甚麼都不怕,見人就說你們都去跟我姐學法輪功,我的命就是法輪功救的。但後來她跟我說:姐,我慢慢又掉到人中被污染了。的確,常人社會太容易把人往道德敗壞的方向拉了,除非不斷學大法昇華自己。

現在回想起過去的經歷,只有一個結論,這法輪大法太珍貴了。我們家族中,幾乎所有親戚、親屬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有幾十人都看了法輪功的書,我覺的我能成為法輪功師父的弟子,太幸運了,我會萬分萬分的珍惜,對師父無限感激,我代表我的全家族跪拜師恩!師父太偉大了!希望世人別錯過萬古機緣,多了解法輪功真相或修煉法輪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