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他人 鄰里關係和諧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八歲,退休前是單位的批發員。修煉大法前我是個病秧子,整天頭暈,走路費勁,兩條腿像墜個大石頭那麼沉。

後來,單位兩個同事交接工作,領導讓我監點,過程中我不慎從倉庫二層棚摔下來,造成了腦震盪。吃了很多藥,也沒好利索,幾個月後上班都不能聽大點的聲音,聲音稍大腦袋就受不了。因為我是工傷,藥費百分之百報銷。我總是想辦法多開藥票報銷,藥費太多不太好意思報,還讓本單位另一個能百分之百報銷的同事幫我報銷一部份。

一九九八年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這個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修煉心性,處處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不知不覺中,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頭不暈了,腿不疼了,腦震盪後遺症也沒了,不用吃藥了。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不開假藥票報銷了。單位要解散時,和我關係非常好的會計讓我開兩千元藥票報銷,我沒同意。她說,那你給我報點。我說:我修大法了,不能做假了。她們也都能理解。

下面,主要講講修大法後我與鄰居之間的幾個故事。

大約十七年前,我家住七樓。一次由於停水,我忘了關水龍頭,結果來水時把樓下給淹了。當我到他家去看看淹的情況好給人家賠償的時候,男主人說,他家的床罩是俄羅斯的,錄放機是進口的,東西都是高級的,這得找人好好說道說道,我黑道白道都有人。看那架勢很不善,非要訛我不可。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把矛盾激化,就說:你不用找人,要多少錢給你多少錢。我又說:我先幫你洗一洗。女主人說:嫂子,不用了,我家開洗衣店,自己就能洗。當時他們也沒說要多少錢,後來我和丈夫去洗衣店好幾次(他們平時總在店裏),他們說:別的不用賠了,就把地毯賠了吧,咱們哪天去街裏買。我說:你家的地毯已經過時了,你們挑好的買,回來告訴我多少錢我給多少錢。過了幾天也沒回音,我和丈夫又到洗衣店去問買地毯花多少錢。他們說:地毯也不用賠了,刷一刷還能用。

由於我們的真誠,感動了他們。由開始要找黑道白道說道說道,到不要賠償,化解了矛盾。我想,自己是修煉人,要為別人著想,儘管人家不要賠償了,我也要補償人家,畢竟給人家淹濕了東西,造成了麻煩,於是給他們留下500元錢(當時也是不算小的數),男主人沒在家,女主人說不要了,我們把錢放在桌子上就走了。過了一段時間,那男主人見到我們說:黑道、白道,你們倆口子是最講究的。

後來,我和孩子換了樓層,搬到一樓住。樓上那家經常跑水淹我家,有一次漏到我家的水有兩寸深,我上去告訴他們他家漏水了,他們說知道了,是水龍頭忘關了,也沒問我家淹成啥樣。有一次,樓上又往我家漏水,我去告訴他們。女主人說:我家沒跑水,你進來看看。我說:不進去了,你好好看看哪裏漏水了,不然我家不會漏水的。我甚麼也沒再說,就回家了。我知道她是不會故意往我家漏水的。

過了一段時間,樓上女主人見到我很不好意思說:那天你走以後,我婆婆把我好一頓說:你那鄰居多好,甚麼都沒說,你還不好好看看是哪裏漏水。結果是她家那個老式浴池裏放的水位超過了那個孔,水就流出來了。水流出多了就漏到我家。

還有一次,我又發現往我家漏水,我上去告訴他們,大人沒在家,只有一個上小學的女孩在家往外淘水呢,聽說水漏到我家了,就給她爸爸打電話,我就幫孩子淘水,因為她家積水比我家還深,我丈夫一人在我家淘水。男主人帶著朋友回來了,那朋友說了句不好聽的話,被男主人制止,說:你啥也別說,我這鄰居可好了,我幾次往人家漏水,人家啥都沒說過。因為我修法輪大法才能寬容他人。

我家所在小區在改建之前,每個樓後空地都有個人家種的菜地。有個鄰居搬家把地讓給我種,當我去收拾地的時候,在後邊樓住的一個女人過來說:這塊地我還要種呢。我告訴她,這塊地主人給我了。她說,那你得給我一塊。住樓房能有塊地種,吃菜方便、省錢、還是綠色蔬菜,難得有塊地,能輕易送人嗎?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太自私,就給她一塊吧。於是我說:把那四根壟給你行嗎?她沒想到我真的能給她,很高興說:行。後來她問我:當時你為甚麼能那麼痛快答應給我?我說: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她表現出很佩服。

有一年秋天曬豆角絲,我把快乾了的豆角絲裝到鞋盒裏,放到陽台外面水泥平台上曬。不知是誰把豆角絲給倒出來了,把鞋盒子拿走了,豆角絲被風刮走一些。我自言自語說了一句:誰把鞋盒子拿走了?並沒有生氣,被路過的一個老頭聽到了,他忿忿不平的說:「誰這麼不道德?」我說:「可能誰著急用吧,拿走就拿走吧。」他說:「你這個人心態真好,跟我學耶穌吧。」我說:「我因煉法輪功才這樣,要不然我也會很生氣的罵一句的。」

我家住的是點式樓,兩家門前共同對著一片空地,人來人往總有人走。 冬天下雪,我把這片空地的雪都打掃乾淨,鄰居家說他們走後邊門,不走這個門,告訴我不用打掃他們那邊的雪。我覺的還是應該都打掃為好,大家看著舒服、走著方便,作為大法弟子不能只掃自家門前雪。樓側有一條便道大約二、三十米長,小區內上下班出行的人,很多都要走這條便道。因為是土路,下雪後行人走路很不方便。社區沒安排人打掃,我也順便把雪打掃乾淨, 每當打掃完,我都渾身是汗。路很不平整,有的地方坑還很深,我平時就揀些磚頭瓦塊填平,再借環衛工人的垃圾車,去附近鍋爐房拉爐灰鋪平。我為這條便道掃雪,堅持了近十年。

那時有人還以為我是社區安排的呢,問給我多少錢?我說:沒人安排我,也沒人給我錢。因為我煉法輪功身上的病都煉好了,看到下雪後大家走這條路很不方便,順便就打掃了,看到大家走的好,我心裏很高興。

為小區內行人方便,能用自己的行為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內心真的很欣慰。直到小區道路改造,社區安排了掃雪的人,便道的雪就不用我打掃了。我和鄰居家門前的那塊空地我還堅持打掃。鄰居房子出租,新住戶走前門,有時我有事沒來得及打掃,鄰居家也打掃,但只打掃他們那一半。我一般都儘量早起打掃,把他們那邊都一起打掃乾淨。

現在住樓房,下水道經常堵塞。有時鄰居之間為了通下水道的費用分攤很不愉快。這些年,我家這邊下水道也出現過幾次堵塞,因為我家住一樓,管道一堵,我們就得找人清通。清通時,得告訴樓上十二家暫時不要倒水。清通的費用五十元、八十元、一百元、一百五十元,最多一次兩百元,都是我家自己出的。從來沒讓鄰居分攤。在通知他們暫時不要倒水時,有兩家說:攤多少錢你吱聲。我說:不用了,我自己出就行了。作為修大法的人,我不想因為分攤這點錢讓別人心裏不舒服,自家生活節儉一點,這點錢也就出來了,根本沒想讓大家分攤。

如果我不修法輪大法,在世風日下,道德下滑的今天,我也會隨波逐流。我也不會這樣真誠、寬容、善待他人。是法輪大法造就了千千萬萬道德回升,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不計個人得失的好人,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員。

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如果有更多的人修大法,社會將會多麼穩定、多麼和諧。可是江澤民流氓集團卻利用手中的權力抹黑大法,造謠誣蔑大法師父,顛倒黑白,用謊言欺騙眾生,迫害修煉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天理難容。

願眾生看清中共的邪惡,早日從謊言中解脫出來,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