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如何能靜下心來學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這段時間,由於遭遇了很多的挫折,終於知道需要靜心學法調整、充實自己,每天用大量時間背法。一段時間以後,深深感到能靜心學法,真是生命莫大的榮幸啊!

一九九九年以前,曾經有過這樣難忘的經歷──每天下班,中午兩小時,晚上四到五個小時,大量的時間就是學法、背法,那種在法中昇華的感受,至今難忘。

一九九九年以後,面對迫害的巨大壓力,同時,也深深感到大法弟子有責任維護法、證實法,在很長很長一段時間裏,內心浮動,竟沒有像以前那樣神聖的對待學法這件事情。

隨著學法的鬆懈,因為法理不清,隨後起了怕心、又陸續在職場中過於投入,一晃,已是荒廢了多年的時間。這樣,到了二零零五年,身心已經極度疲憊,幾乎到了做任何事情都做不好的地步。

心裏知道,只有放下心來調整,學法,才能救了自己的生命。於是又開始了靜心背法,那一次堅持了兩年多時間。那段時間,伴隨著學法,修煉也突飛猛進的突破著。短短幾個月下來,修煉狀態煥然一新。

這是在當時絕境之中學法、背法所出現的一個奇蹟,當時有同修驚喜對我說:「看到你,就知道是大法展現的神奇。」因為當時變化實在是太大。而這樣的機緣,卻是在極度困難下,不得不大量學法調整的情況下出現的。

然後,因為狀態好了、正念強了,心裏惦記著大量做事,大量救人。每天開始忙忙碌碌,隨著發的資料數量多了,在法理上切磋也能夠對同修有所啟發,在同修當中的發言份量也更重一些了,歡喜心,顯示心也隨著滋長。這樣一來,學法也不入心了。總覺的有忙不完的事情在做、在想。其重要成度,已超過自己對於學法的重視了。

實際上,在這個時候,對於學法,已經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個人的歡喜心、顯示心,做大事情的心,非要在正法修煉中如何如何做好的心,那種心強烈到一個相當的成度,就成了一種強大的執著心。

修煉中人心起來的時候很微妙,有時在正念中也摻雜了不同層次的人心。如果不能及時的在每一層次中修去這些混雜的人心,修煉就會出現偏差,或者不能精進,或者往下掉,或者,在看起來是在做三件事的一種表面形式中,由於人心不去,而被執著心困擾,從而也會往下掉。因為修煉是修人的心,不只是表面形式上體現出來做了甚麼。

總而言之,如果覺的學法不能得法,總是看不到法的內涵,那有可能是因為一段時間內,已經沒有找到執著,從而被執著障礙著了。而能找到執著的一個前提,是平時時時事事、一思一念都能注意啟動向內找的機制,在法上對照,明悟法理;伴隨著修煉中層次不斷的提高,心性不斷的突破,才能學法得法,才能不斷往上精進。

同樣是做三件事,為何有的同修能精進,而有的同修修煉出現徘徊不前。我理解主要就是因為學法放鬆了,不入心了,並且人心起來了;如果意識不到的人心達到一定成度的積累,就會造成修煉上受阻。此時,三件事中的項目也會受阻,如果此時在項目的外在形式上努力、下功夫,效果往往事倍功半。但如果能真的注重學法調整自己,靜心調整,學法背法,同時把向內找做起來,時時注意找到執著,找到深層執著,並且能經常找到根本執著。隨著修煉的突破,項目也會真的突破。

在修煉中,我感受到,另外空間邪惡對於大法弟子的迫害,有兩種非常隱晦的迫害方式。一種是不讓大法弟子重視學法,這干擾的理由千變萬化,但一旦被干擾到學法的時間、質量,就得意識到,這是背後有邪惡迫害的因素在起作用造成的。

干擾的理由,除了利用常人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干擾之外,還有就是利用做救人的項目本身,來干擾學法的時間。因為人心總是很隱晦,又往往很強烈,一旦執著於做某項目,其重要成度,在心目中的比重超過了學法,學法就會被干擾。

隨著事情的發展,當事同修的學法時間就會越來越少,甚至感到無可奈何,因為很多事情看起來都很重要,無可推脫。但其實,只要我們能擺正自己在法中的位置,就能解脫出來的。沒有一個生命能夠離開大法,沒有一個生命能夠離開師父在法中的安排而能做好救人的項目。

因此謙卑的捧起大法書,堅持好學法,這才是我們做弟子的心態啊,這才能學好法,才能覺的自己並非那麼重要。順應著師父的安排,明悟法理,才能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救人的事情。

還有一種就是不讓大法弟子知道自己隱藏的人心,從而在人心的驅使下,做著大法弟子的項目。過程中,項目受到各種各樣人心的干擾,大法弟子也勞而無功,在這種情況下,荒廢著大法弟子的時間。

往往這樣情況的出現,我理解,首先也是沒有重視學法造成的。因為大法弟子修成的一面都很強,根基都非常的好,一旦學法,突破起來都很快,就不容易被執著心迷住。就是因為長期學法不入心,才會產生執著心越來越重的情形。但另外一方面,如果執著心很重,不及時修去,想要重視學法也很難。

我看到有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被執著心干擾,一晃就是幾年時間不能跳出來的情形。我感到,要擺脫這些執著心的干擾,做事心的干擾,從而不斷精進,有幾個方面可以特別注意一下:

1、每天學法、背法,就是要做到雷打不動的,任何理由都不能干擾到學法的時間。

2、時時把自己當成一個普普通通的弟子,這樣才能使自己學到法。如果稍許抬高一點自己,認為自己如何如何了,或者在項目中有甚麼成就、有甚麼特長、甚至有一點甚麼負責人的「身份」了,那魔就會干擾,使大法弟子的思想偏離法,那時就算是學法時間再長,往往也得不到法。

3、還有就是不能把任何要做的事情看的很重,一旦看重形成執著,也會使學法過程中難以得法。這些年我理解到,做事心往往是執著心當中很強烈的一顆心,他能牽動修煉人的心,使其不在法上。做事心背後,往往是強烈的自我。而自我一強,就學不到法。

4、修煉到一定階段上,需要走出為私而修煉的心,為了救度眾生、證實大法而學法,我理解,這樣才能學法得法。並且去掉怕心,往往怕心也會阻擋修煉人學法得法。

我個人理解的,學法能夠得法,這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我理解到的,首先保證學法時間上雷打不動的,這是基本前提。另外,任何一顆人心不去,都會使修煉受阻,從而得不到真法。

想到這裏,再次感受到修煉的嚴肅。

因為生命中的一些特點,對於學法、背法,我個人歷來都特別的重視。但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只有三個階段,自己是能真的捧起大法書,心無旁騖的好好學法、背法。一個階段,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另外兩次,則是在修煉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的時候,無奈之中,才能真的放下自己的一切,靜心學法。由此也感到,一個生命真的能靜心學法的那種不易。

因為外在的干擾,與內在的人心都會使自己靜不下來,放不下人中的事務,放不下覺的自己不錯的心,放不下非要如何如何做事情的心,放不下怕心等等,都會使自己得不到大法。而一旦能靜心學法,在法上修煉,在法上做三件事,那修煉中的突飛猛進,又是難以言表的美好。在這種情況下,做好項目就並不難。

因此想到寫出這個心得來,建議很多在項目中忙的沒有時間好好學法的同修,儘量多抽時間調整一下自己,每天都重視學法,特別建議要重視背法,背法真的很神奇啊!

真的能重視學法,不斷的去掉生命中的根本執著,大法弟子整體就真的能走的越來越好的。師父說過「神路通天門」[1],在法上修,那是神的路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救你實在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