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邊遠山區小學教師的入黨、退黨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教師是傳承人類文化、培育下一代的實施者。如果教師的靈魂被污染了或被褻瀆了,可想而知,培育出的下一代有多麼可怕。我是一位邊遠山區的小學教師,從我入黨到退黨和至今受監控噩夢般的經歷,奉勸世人儘早脫離中共邪黨組織。

我一直在邊遠山區任教,至今有著三十年教齡。一九八六年,曾經因家裏兄弟姐妹多,父母是農民,家境貧寒,沒走讀高中上大學這條路,只在初中直接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某師範學校,拿到了父母夢寐以求的「鐵飯碗」,跳出了農村。

一九八九年七月我從師範學校畢業那年,正是青年學生反中共官倒、反腐敗、要民主、要自由的「學潮」時期。學生遭到中共鎮壓,該年畢業的大中專學生很多被分配到條件艱苦的農村以至邊遠山區,參加過「學潮」的一些學生有的被通緝、有的被開除學籍,卸學歸田,就連我這屆中師畢業生也無辜受牽連,被分配到邊遠山區。

一、連騙帶逼上賊船

在單位裏,我工作成績突出,多次被評為縣級優秀教育工作者,縣優秀青年等。經校領導、鄉領導推薦一九九五年當上了一名鄉鎮中心小學年輕校長。沒想到的是當上校長的那一刻,正是噩夢的開始。

黨支部每年按指標分名額分任務發展黨員,要把社會優秀人士發展成黨員。一天上級領導找我談話,大致內容是說:你工作上幹的好但黨支部要求你政治上要先進,年輕人要向黨組織靠攏,你是一校之長,為了你個人前途,必須入黨!那潛台詞是:不向邪黨組織靠攏就會被扣上「政治上落後」的帽子,提拔將受挫。要當官就必須入黨,這是潛規則。

我本是「學潮」無辜受牽連者,對黨也沒甚麼好感,當時對黨認識也沒那麼清楚,心裏只覺得納悶;我能當好我的校長就行了,入不入黨跟我當校長有啥關係?這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懷著一顆幹一番事業、不想斷送自己前程的心,在黨打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騙人的招牌下,我渾渾噩噩的連騙帶逼的被誆進了中共邪黨,上了賊船。

我的入黨故事說明一個事實:黨章規定的入黨自由根本是騙人的鬼話,黨的開始就植入了一個騙人、強制的怪胎基因!

二、扭曲的人性

三年的預備黨員開始,也就是黨系統給你洗腦的開始。有一天支部領導拿給我一本《黨章》,要求預備黨員的我對照它學習,思想行動上要以它為標準,並且每季度要勞命傷財向上級黨組織寫至少幾千字的表「孝忠」的思想彙報,美其名曰:「考察你的思想情況」,哪怕你不是真心的,也要這麼寫,否則視為你思想不過關,直至影響你的前程。

熬過了三年,還得操控你舉著拳頭髮個毒誓:把命捐給黨,永不叛黨。當時我就這樣被迫違心的稀裏糊塗的把命和靈魂賣給黨組織了。如今想起來自己的靈魂都要出賣了,思想都要受控制,這個黨多歹毒呀!之後,支部領導給我道賀,大意是:這是你人生當中的一件「大喜事」,你要感謝各級黨組織領導對你的「栽培」!言外之意是要我請客。

無奈我勒緊腰帶花了將近半個月的工資在縣城請上級黨組織領導大吃了一頓,這樣走過了所有流程就算你「光榮」入黨了!在飯桌上,有人透露說,縣級黨頭兒,這次收了我們的黨費要拿它去香港旅遊。當時香港剛剛回歸祖國,要去那裏逍遙一回。單純的我當時腦子一震,不是說黨費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嗎?交的黨費拿去作樂,這不是明擺著搞腐敗嗎?當時我的尊嚴就有一種被侮辱、被賣(騙)的感覺。只是在這個環境中真話不能說,埋藏二十多年了,今天才吐出來!難怪民間流傳:「大共產黨吃小共產黨,小共產黨吃老百姓」。共產黨把人說成是動物,動物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和強盜哲學在這裏成了真理。可悲嗎?被人賣了還得感謝人家!

受害依然繼續,而且更深遠。你發了毒誓了,入了黨組織了,它現在可以堂而皇之的控制你,真是遊刃有餘呀!黨組織要經常給成員洗腦,每年定期和不定期的控制黨員過組織生活,現在老師退休了也沒放過。那就是要開會,集中組織學習邪黨《黨章》,黨的一套歪理邪說,黨內各類文件;要談貫徹落實上級黨精神,要寫心得體會;要繳納根據個人工資年年上調的黨費(現在大約每年四百元左右,多交不限);要寫讀書筆記和心得……有時讀書筆記還規定至少要寫三萬字以上。還得小心不能說有悖於黨文化的真話,簡直就是睜眼說瞎話,否則會被視為異類,要受到黨內的處分。大家私下都議論:過黨的組織生活苦不堪言,無非就是作繭自縛,勞命傷財,嚴重干擾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三、出賣的靈魂

黨僅僅是時刻對其以下黨團隊成員的控制和洗腦嗎?不是,中國的每個人都是受害者。舉個例子說吧!我是位小學老師,我每天目睹學校這塊神聖而又特殊的地方卻成了受中共控制和洗腦毒害的重災區。小學生清純的就像一張白紙,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看中共要給這張白紙染上甚麼東西?可以說幾乎把所有社會的陰暗面都暴露給沒有辨別能力和自控能力的小學生,幼小的心靈被穢物污染,其對小學生自身成長,對將來社會的影響之深、之大、之遠不言而喻。黨的甚麼歪理邪說──精神都要布置到學校,要求老師出好校刊、班刊、張貼上面配發的掛圖進行大力宣傳;組織師生上綱上線的學習,拍好照片、視頻上傳;寫好文字資料存檔備檢……比如:組織學習十九大精神,防艾(艾滋病)掃非,打黑除惡,反腐敗鬥爭,反黃、賭、毒(毒品),網絡安全,食品安全……可謂五花八門,千奇百怪!

大家想想,小學生用甚麼去打黑除惡,說不定被惡幹了呢!小學生被強制觀看和學習掃黃、吸毒、賭博、艾滋病等一些違背兒童身心發展規律的有關色情和暴力為內容的不雅視頻和不健康知識,這不強制老師放毒污染學生嗎?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把這些東西放到學校來幹嘛呢?如果把老師的精力比喻為一份,那在教學中老師要拿一半以上的精力來應對這些無聊的檢查,不到一半的精力用於教學,嚴重影響了正常的教學,嚴重影響了師生的身心健康。

真是搞得怨聲載道,苦不堪言卻不敢言!如果哪位老師沒做好,檢查不合格,輕則挨批評,扣績效工資,重則開除公職。

黨搞株連迫害,哪位老師沒做好,還連累一大片。不僅如此,還要把這些思想用手機發送到每位家長,家長辛辛苦苦把孩子送到學校來想望子成龍,可得到的是甚麼?可以說大陸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可以說中共成了國教,魔爪控制每一個角落,想起來真是不寒而慄!

各位想想,我們都崇尚身心的自由,誰願意自己的思想和行動都受外來的控制,豈不是對人身心的摧殘嗎?所以我認為現在的國人入黨沒有幾個是真心的,或者是受騙,或者是被綁架的,除非是利慾熏心的人。倘若今天的中國像個正常人社會人盡其才,物盡其用,選賢舉能,不入黨可以當官,入黨完全自由,那有多少人會入黨?或者宣布現在可以退黨,對個人沒有任何影響,我想誰都高高興興要退黨。

因此,我覺得我曾經入黨的過程就像我遇上了海盜組織,海盜看上我有利用價值。首先,把我誘騙劫持到海盜船上,用它的違背天道、人道的歪理邪說給你洗腦,成為海盜的一份子,以壯大邪惡的團伙。其次,海盜組織宣揚鬥爭哲學,到處搞恐怖活動,精神控制每一個成員。為謀求團伙的不法利益,逼你昧著良心跟它們去搶劫,甚至去殺人!否則,隨時把你視為異類,把你推入海裏讓你淹死!最後,海盜組織為了不讓海盜們逃跑,拿利益誘惑你,叫你墮落,叫你腐敗,讓你享受金錢美女,有權有勢,醉生夢死。所謂:「以腐敗養腐敗」!叫你去犯罪,這樣你不聽話,隨時也好拿你問斬。

入了這個黨不是給自己立了個「賣身契」嗎?更可悲的是連自己的靈魂也扭曲了。這個黨不是邪的嗎?

四、申請退黨遭恐嚇、監控

我曾因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遭中共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勞教迫害兩年。勞教期間,中共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殺人犯罪政策,綁架民眾來對付我們這些只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鍛煉身體的大法弟子。為了實行「名譽上搞臭」,中共控制所有新聞媒體自導自演了「天安門假自焚」和誣陷法輪功的「一千四百例」;為了達到「肉體上消滅」中共搞酷刑和活體摘取大法弟子人體器官……罰款、勞教、判刑等所有的手段都是踐踏法律的,卑鄙犯罪的,虛偽暴力的、欺騙民眾的。

可以說中共在這次迫害大法弟子中,使用的手段罄竹難書,讓邪教的本性和特徵表現的淋漓盡致。難怪國際上說中共是一個國家恐怖組織。勞教結束回到單位,中共依然執法犯法,把單位變成迫害我的另一個勞教所。在非法監控、監視、監聽、恐嚇、跟蹤、探訪、上門騷擾,剝奪上課權利等各種非法手段迫害下,讓迫害一直延續到今天,致使教師們都不敢跟我太接近。嚴重干擾了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嚴重侵害我的人身自由和個人權利,給家人和個人帶來極大的心理創傷。我也徹底看清了中共的虛偽、罪惡的邪教本性,它是個可以任意踐踏法律的組織。

德高為師,身正為範。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作為一名教師怎能與虛偽、罪惡的組織為伍。 為了挽回我做人的尊嚴,作為一個教師的責任和義務,我決定退出這個冠冕堂皇的邪教組織。

在十多年前,我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以極大的勇氣上交了第一份退黨申請書。大意是這麼寫的:黨的宗旨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君不見黨員貪污腐敗執法犯法比比皆是,你看那農民工拿著微薄的工資卻為祖國為人民建起了高樓大廈。因此,我認為能不能真正為人民服務在於人心,在於人的道德境界而不取決於入不入黨。我從今不要組織賦予我的任何權利,也無心於為組織盡任何義務,按照《黨章》入黨自由,退黨自由的原則,特申請退出共產黨,從此當個老百姓。我不是去反對共產黨,只想做個於國於民真正有益的人。請明察!

退黨申請上交後,上級找上門來恐嚇我說我反黨,說退黨犯法,說要扣我工資,說我不服從領導,說我影響一大片……同事朋友都怕中共秋後算賬,都勸我收回申請,領導也嚇的犯愁,好像我犯了甚麼大罪,把天捅了個窟窿。我不為所動,我說《黨章》不是規定「入黨自由,退黨自由」嗎?我只想當老百姓而已。他們沒辦法,也不給我退(可能怕受牽連吧),把我看(監控)得更緊!每次的黨組織的開會,學習,寫讀書筆記,繳黨費等活動都恐嚇我要參加,我也不再理會,就這樣一直扭著勁,直到今天。

記得還有一次,校長受上級要挾死纏爛打把我帶到黨支部開會,而後逼我交黨費,還說你不參加組織會議,不參加組織活動也可以,但要把以前好幾年沒交的黨費一塊補上。我當著大家的面,重申自己退出中共的理由和選擇,道破了黨文化的歪理邪說,希望他們消除對我的誤解,尊重我的個人權利和選擇。因此,我再一次上交了一份退黨申請。事後受邪黨控制平時唯唯諾諾敢怒不敢言的黨員都悄悄鼓勵我,說我做得好!彷彿我說出了他們的心聲,大家都覺得好開心!

話雖如此,我雖沒交黨費,沒參加黨組織的一切活動,上級黨組織依然褻瀆我的權利和選擇。近二十年了我依然在黨非法控制、威脅、監視、歧視下度日。按《黨章》規定,六個月不交黨費就算自動退黨。交黨費,進黨和退黨自由,可現實中,退個黨,做個老百姓就像犯了大罪,你說這組織算個甚麼東西,還是正的嗎?

黨可以踐踏憲法賦予人的信仰自由,可以踐踏人的權利和選擇;可以踐踏法律,踐踏事實以至人的生命和靈魂。二十年來,中共一直造謠綁架民眾,公然在中國執法犯法酷刑迫害死只為信仰的大法弟子,迫害上億的以「真、善、忍」為指導的善良民眾……中共建政以來,悲劇一直重演到今天,歷史的今天和過去都證明這個黨組織的所作所為都是違法犯罪的,是殺人害命的;是踐踏國家法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一切都是冠冕堂皇的,騙人的,暴力的,不合法的! 說白了這個黨是個罪惡的黨,這個組織是個徹頭徹尾的邪教組織!

一入邪黨墜苦海,從此靈魂無自己。我沒有必要去反對中共,它也不配。我只是以我的親身經歷,以我作為一名教師的尊嚴和責任,負責任的說明一個事實。事實遠不止這些,這只是滄海一粟,共產邪教罪惡可謂罄竹難書。

古人云:「善惡有報」,「三尺頭上有神明」。現在有三億多的中國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請您也多多去了解,靜心想一想,別為中共的暴力和謊言所欺騙。如果您看清這個黨的罪惡,請為自己,為我們的子孫後代積點陰德。

奉勸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國人退出中共邪教的一切組織,抹去把生命交給它、永不叛它的「毒誓」,不要為它去陪葬。天要滅中共邪教,退黨、團、隊保平安。真心希望每一位中國人獲得上天的護佑,擁有美好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