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人圍觀9歲兒童被打死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十一月六日,湖南省長沙市一名9歲男童在小區內被人活活打死,兇手施虐持續二十分鐘,然而圍觀的百多名群眾卻無一人上前阻止,其中不乏認識小男孩的鄰居和小區的保安。現場圍觀者的反應,成為輿論批評的焦點。

這個社會怎麼了?問題出在哪裏?

曾經有人問政於孔子,社會如何治理,孔子回答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社會的治理,在於正直、善意的引導,如果為政者能做出這樣的表率,還有誰不去遵守呢?

到了另一位聖賢孟子遇到同樣的問題時,是這樣說的:「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

君,也就是國家的王者,用現在的話就是執政者,整個社會的行為典範,如果執政者提倡的是仁愛,那麼民眾一定仁愛,如果執政者講究道義,那麼民眾一定講究道義,如果執政者行為正直,那麼民眾的行為一定正直。

這個道理不是講很透徹了嗎?為甚麼我們社會卻失去了仁愛,失去了道義,失去了正直呢?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底,在福州打工的黑龍江年輕人趙宇,及時救助了住在樓下、正被李某施暴的女子。然而,三天後,警方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將正在醫院陪護臨產妻子的趙宇刑拘,理由是他之前踹傷了李某,導致其二級傷殘。

這位年輕人見義勇為,有現場的物證、受害者的人證,以及周邊鄰居聽到「救命」的呼喊,然而中共公安卻對救人者予以拘押、控罪。這個事件在媒體公開後,引起軒然大波,給社會造成了又一次的「做好事反而被打官司」的負面衝擊。

無獨有偶。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廣州市海珠區法輪功學員董麗娟女士,看到一男子獨自倒在路邊,她沒有多想甚麼,便過去相救,把這位男子攙扶起來。

董麗娟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可以保平安,她想送對方一枚「法輪大法好」保平安的護身符,並問他是否需要,在徵得對方同意後,董麗娟把保平安的護身符送給了他。

董麗娟曾患嚴重的抑鬱症,在修煉法輪大法後,走出了抑鬱陰霾,人也變的開朗起來,並樂於和別人分享自己走出病患的心得,希望大法的福澤讓更多人知道。

在董麗娟送給摔倒男子護身符之後,這時現場的一名保安突然用力拉住董麗娟,強行搜查她的包,還把她劫持到昌崗派出所。

一月十七日下午,昌崗派出所兩男一女三個警察對董麗娟的家進行了非法查抄,抄走了法輪大法書籍、電腦等物品。董麗娟被非法關押在海珠區看守所。

在明慧網還報導一件事情,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六日,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爆發大洪水災難,中共救災不及時,很多村民陷入困境。

曾在南口前鎮居住過的法輪功學員黃玉萍見狀,開始救助周圍受災的人。到清原縣醫院看到空運過來的傷員,被大洪水沖的村民幾乎都是一絲不掛的,她回家找了一袋子衣服,很快送到受傷的災民手中。

第二天,黃玉萍購買了一些餅乾、香腸、鹹菜、饅頭、礦泉水等食品,背著食品,走很遠一段路,才能到災區,災難剛剛過去,路段多處還有很深積水,淤泥也很多,路很難行走。但是,她從未退縮。災後那幾天,黃玉萍天天去災區,能幫助村民做啥就做啥。

給災民發完食物後,黃玉萍幫助村民支帳篷。就在這時,一個警察不知從哪竄出來,一把抓住黃玉萍的手臂,狠狠地往後背掰。黃玉萍對警察說:「我們都是好人,是給災民送食品、衣物、藥品來的。」其中一警察說:「不用你們送。」他們把幾個人拉到縣公安局關起來了。

不法警察搶走了她的手機、鑰匙,很快地去黃玉萍家搶劫,搶走的物品有:法輪功書籍、電腦、音樂播發器、手機、相機、五百元現金。

當天夜裏黃玉萍被送到撫順市看守所。第二天,撫順市國保大隊於姓警察讓她講經過,然後問黃玉萍:「能有六百多張光碟嗎?」黃玉萍這才知道清原不法警察在陷害她。第三天,讓她簽延拘一個月的單子,她拒絕了。看守所獄警說:簽和不簽一樣有效。

黃玉萍被綁架後,丈夫、兒子心急如焚,親屬也都出面營救,一個月後,她回到家中。

黃玉萍說,「至今我也不明白,作為志願救災的一員,我們做的都是善事,為甚麼清原縣不法警察要綁架我們?!僅僅因為我們是法輪功學員嗎?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應該受到保護,警察應該去抓壞人、保護好人,這才是警察的職責。」

讓好人得到尊重,讓壞人得到懲治,這才是一個正常社會的道理,然而這個普普通通的道理,卻被奉行假、惡、鬥的中共徹底踐踏了。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整整二十年過去了,然而在中國大陸,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讓人返本歸真,道德回升,卻遭到中共的瘋狂打壓,導致數百萬人被騷擾、威脅、綁架,甚至判刑。

中共不信神,不信佛,「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敗壞了傳統道德,敗壞了社會風氣,好壞不分,是非不分,漠視生命,而這一切的禍根是「無法無天」的中共導致。

解體中共,恢復中華傳統,華夏大地將迎來光明。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進入新紀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