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港警施暴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續五個月之際,十一月十一日香港民眾發起「三罷」(罷工、罷市、罷課)運動,以悼念在「反送中」活動中死亡的科技大學學生。不料,香港警察至少以三發實彈射向民眾,至少有兩名示威者受傷,其中一名腹部中槍倒地。事發後,逾百名街坊與上班民眾聞訊到場圍觀,群眾指責警方是「殺人犯」。此事引發國際關注,美國國務院表示,美國正以「嚴重關切」的態度關注著香港局勢。

此外,近日一名香港少女在警署拘禁中遭警察輪姦致懷孕,在伊麗莎白醫院接受墮胎手術,爆料者表示自己已被恐嚇噤聲。少女通過律師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警察洩露案件資料,意圖抹黑她,並表示會允許法醫從墮胎手術後的胎兒身上,取得DNA樣本以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對於身處自由世界的多數人而言,上述場景讓人匪夷所思,難以置信。而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讀者,對於香港警察的荒謬作為應當不陌生。一位最近才從中國大陸逃出來的原大陸公安刑偵大隊長尹輝(音譯),他從觀察港警擒拿抗議者時使用的技法後明確表示:「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說,香港所報導出來的這些惡警、黑警,應該都是大陸的武警、陸軍和特警參與實施的行為」。近期香港出現許多抗爭者離奇自殺事件,包括跳樓、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頻傳,如果尹輝所言為真,難怪民眾質疑是警方刑囚後的「棄屍」,即所謂「被自殺」。

警察應當濟弱扶傾,保護善民,怎麼反而公然淪為殺人與性侵的罪犯呢?如果回顧二十年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就不難理解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氏集團針對上億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殘酷迫害。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在其指令和授意下,專事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執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非法指揮全國公檢法各級人員實施迫害。據不完全的統計顯示,至少四千三百多名能核實的法輪功學員死於勞教所和監獄的殘酷迫害。

其結果是,中國各地酷刑泛濫,虐死不負刑責,陰招百出,令人不勝駭異。中共警察歷來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電棍、手銬、腳鐐、背銬;地牢、水牢、大糞池、死人床、坐鐵椅子、坐老虎凳;上繩、鐵釘釘指甲縫、用鉗子拔指甲;從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冬天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炎夏在太陽下曝曬;不讓大小便;性虐待、把婦女關入男牢、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強姦;關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電針等,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並焚屍滅跡。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三十六歲法輪功學員王小忠被牡丹江陽明分局警察綁架後,遭毆打與電棍電擊,滿身傷痕,再用水管澆涼水,被非法抓捕後第十二天即被迫害致死。警察利用「水刑」殘忍過程使當事人面臨極大的肉體痛苦,妄圖達到摧毀修煉人意志的目的。但這不是單一個案,而是千千萬萬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縮影。

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這些滅絕人性的逆天大惡,不單單是所謂「警察素質」的問題,而是有中共在背後撐腰與指使。從警察施暴的惡行,人們更看到了其背後的邪黨魔性。

二零零五年紐約《時代週刊》一篇報導曾評論中共的勞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著法律管轄不到的特權與黑暗。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隨意虐待凌辱、肆無忌憚的施用酷刑,導致許多慘不忍睹、觸目驚心的案例在中國各地頻頻發生:二零零四年五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勞教院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強姦兩名法輪功女學員。這些國際社會關注的事例,已廣為人知,卻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惡貫滿盈。《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四千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古雲善惡有報,無論罪魁禍首或幫兇惡徒都將罪責難逃。許多行惡之徒的「現世報」歷歷在目,多達一萬餘例,詳載於明慧網的報導中。曾經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與警察,應速幡然悔悟、誠心悔改才是正路。不要再追隨惡黨,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那無疑是自掘墳墓,自斷未來;儘早聲明退黨、不再助紂為虐,方是救贖自保之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