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兒子見證大法的超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經歷了二十年風風雨雨的修煉路,我和家人一路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現僅舉幾例。

二零一四年四月,我身體突然出現了病毒疹的症狀。先是發燒、嘔吐,拉肚子,還伴隨著牙疼,從口腔開始全身都出小紅疙瘩,吃不下飯,每次吐的都是黃膽水,躺在床上感覺床都跟著我一起轉動,家人說話我都覺的鬧心,聽別人說話的聲音都是對我的折磨。

我打電話讓二嫂到家裏來幫我,二嫂也是修煉人。她給我做飯我也吃不下,每次只能喝半碗米湯。

這樣過了三、四天,我有點受不了了,就跟二嫂說,我感覺撐不住了,想要去醫院緩一緩。二嫂說那不是走了常人的路了嗎?我仔細想想可也是啊,問自己為甚麼要去醫院,不就是不想承受嗎?不想承受痛苦。我想起在監獄裏同修被迫害的那麼嚴重,她們在那麼痛苦的情況下還依然信師信法。我當時把心一橫,心想今天我就把命交給師父吧。當我把心放下的時候正好中午發正念,正發正念的時候,我突然感覺一股香腸味飄過來,我想吃飯了!就這樣,我走過了這一關。從出現病症到完全康復,前後一共十一天,我的身體恢復正常。姪女不修煉,和我出現一樣的症狀,打了好幾個吊瓶,吃了好幾天藥,時間比我還長。我真正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在我消病業的過程中,家中不修煉的親人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兒子開始擔心怕我越來越嚴重,想讓我去醫院。後來見我一天天好轉,他親眼看到大法的神奇,從此以後每遇到事情,關鍵時刻就能想到大法,想到師父。由於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他身上也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

二零一六年正月,兒子舌頭底下長個包。一開始不怎麼大,後來他說話都不得勁了,就到醫院檢查了一下。醫生說兒子長的是囊腫,不手術這個包不會下去的 。兒子害怕做手術,回來後跟家人商量,他二叔說舌頭底下不能輕易做手術,得找個好大夫。我告訴兒子:你就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兩週左右,兒子回來高興的跟我說:「媽,你看我舌頭底下的包沒了。」我一看真沒有了。他說這些天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中包就沒了。我說:「你是不是驗證了大法的神奇?」兒子說:「真是太神奇了。」

過了一段時間,兒子跟他二叔還有一位朋友開車去長白山,我有點擔心,因為兒子開車還沒跑過長途,開車經驗不足,但一想「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兒子回來後跟我說了路上發生的驚險一幕,他說:「媽,今天好懸,差一點就撞車了!」因為他們叔侄二人走的是盤山路,路很窄,僅能勉強通過兩輛車,要想超車,就要到逆行車道上。兒子在超車的時候,恰巧對面開過來一輛車,他說他眼看就要撞上了,都能看到對面車上司機露出驚恐的眼神,他穩住自己,馬上把心平靜下來,把眼一閉,心裏立即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感覺車子忽忽悠悠就過去了,至於怎麼過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等回過神來之後,才意識到師父又一次保護了他。

兒子從事餐飲工作。他小時候不愛學習,初中畢業就輟學了。雖然沒有正規文憑,但由於相信大法得到福報:僅工作兩年,就由服務員升到了部門主管。今天正月的時候,單位要讓他給員工做培訓,由於兒子沒有經過正規餐飲管理專業的培訓,也沒有甚麼大學文憑,覺的挺吃力的。做培訓的頭一天晚上一宿都沒怎麼睡覺,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要講些甚麼,心裏很緊張,畢竟是第一次做這麼多人的培訓。後來他索性想如果這次做不好,就再找一個工作吧。第二天,在培訓的前幾分鐘頭腦還一片空白,一點思路都沒有。這時他心裏想到了大法,想到了師父,於是平靜下來,心裏默默的求師父給他智慧。

正式開講的時候,兒子就覺的自己的思路源源不斷的出來了,把所學的都講了出來,自己根本沒有想到會發揮的如此超常,真切的感到是師父在給他開智開慧。就這樣一直講了四十多分鐘,下面的員工掌聲不斷響起。兒子的經歷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件件,一樁樁,處處體現出大法的超常和師尊的保護。感恩大法!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