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去掉怨恨、善待他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我今年五十三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二年了。今天說一說,修煉大法使我去掉了對母親怨恨的事。

母親生我的時候沒有奶給我吃,就花錢把我寄養在別人家裏。我四歲那年,母親不給養母糧食,把我抱了回來。

回來後,我從記事起就是在母親的打罵聲中成長。十幾歲時我就背著小筺筐跟大人去地裏幹活,割豬草,草割少了就挨打。如果筐裏的草裝滿了,母親就說那是我在筐底下用棍子支撐起來看著是滿了。反正我就是哪兒都不對,一年四季不讓我閒著。春天刨草根,夏天割草,秋天拾山藥和柴火,冬天撿樹枝。晚上,母親和姐妹都去看電影,讓我一個人在家剝玉米,一到秋天,我跟我的哥哥三點多就得起床,去撿樹枝、拾山藥。因為起的太早,天又黑又冷,我倆只好在大溝裏蹲著,天亮了才能幹活。

記得有一次,我跟母親聽著收音機摘韭菜,打算蒸包子吃。我的兩個姐姐下班回來吃飯,一開收音機,不響了,母親就和我發火了,說我把收音機摔壞了,我告訴她我沒摔,她不聽,一口咬定是我摔的。其實她是在找茬,不想讓我們吃包子,想把包子留給她自己吃。作為母親,她卻有吃的總是怕自己的孩子吃,更別說別人了。那天母親說:如果我要是不承認是自己摔的,就別想吃飯。那年頭人們平時都吃山藥麵餅和高粱餅子,玉米餅子都很少吃得到。好不容易吃頓包子,還弄出這個事。為了吃包子,我違心的承認收音機是我摔壞的。我承認了,可母親更不讓我吃包子了。讓我在門外站著,她拿著收音機去修了。我看她走了,就趕快回院裏坐在飯桌前,姐姐讓我趕快吃包子,我還沒吃幾口,母親就回來了。一進屋端起包子就倒進院子裏的一口大鍋裏,鍋裏還有半鍋黑臭水,是鴨子遊玩的水。一瞬間,我們姐幾個全跑了,嚇的誰也不敢回家。天快黑了,我母親讓人把我們找回來,還說回來保證不打我們。我們回了家,當時確實沒打,把包子從臭水裏撈出來讓我們吃。雖然皮很臭我還記得裏面的餡很好吃。到了晚上,兩個姐姐去廠子裏加班了,母親就開始數落我。不一會兒,她火氣上來了,開始打我,我從被窩裏爬出來就往院子裏跑,她拿著鐵火棍兒追著打。第二天,我的頭起了好多大包。

在被打罵中我熬到了二十歲,有人給我說婆家,母親也不問問男方的情況就收了四百元錢,跟賣東西一樣,把我嫁給了一個不正幹的男人。我生了兒子和女兒,在這個家心也沒安寧。女兒兩歲的時候,不正幹的丈夫因為各種原因去世了。不管我過的多麼艱難,母親不曾給過我一絲幫助,也不讓我回家。我和我的哥哥發過誓:有一天母親老了,誰也不管她。

那時候,真的積攢了很多對母親的怨恨。坐月子的時候也沒人管,我落下了月子病,真是痛苦萬分。其實這二十多年來她給我製造的痛苦,數不勝數,這只是說了一點點。我以前說過一句話,我說:母親給我的痛苦,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都能寫一本書。以前我真的怨恨母親,想嫁遠點兒,再也不跟她聯繫了。

修煉了大法後,我明白了和母親的因緣關係,也許我上輩子給母親造的傷害更大。這輩子轉生到母親家來還業債。真是像師父說的:「兒子不孝順父母,下回倒過來,就是這樣輪來輪去的。」[1]

母親給我製造的苦,讓我還了罪業,才有幸走進了大法的門,真得謝謝母親。

一九九四年那年,我帶著孩子沒法生活,一點錢也沒有,母親也不讓我回娘家。沒辦法,二十八歲那年我經人介紹嫁給了比我大十幾歲的男人。那時候,甚麼也沒想,只要孩子有飯吃,能把孩子給我養大就心滿意足了。也沒打聽他家都有甚麼人,就離開了家鄉,來到了幾百里之外的新家。

一進門,他家床上躺著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一問原來是丈夫的父親。丈夫還有兩個相差一歲的兒子,我比他的大兒子大八歲,丈夫和二兒子上班,大兒子當兵。他父親讓他外甥女伺候著。我一來,外甥女就走了,以後就由我來伺候他父親。我把他們家裏家外大小活,洗衣做飯都包了。把一家老小伺候的特別好,丈夫全家人都很喜歡我,對我們母女更好。這對從小吃苦的我來說,真是時來運轉,也沒人打沒人罵了,我好開心。我把我的心,我的一切全部交給了這個家,我給公公倒痰盂,做小灶吃。丈夫下班回來,和我們母女又唱又跳,都特別開心。

過了兩年,他大兒子當兵回來了,娶了媳婦。家裏人口多了,事也就多了,有點勾心鬥角了,老公公也開始嘮叨了。從小到大我身體裏積攢了很多病,月子病不能沾涼水,胃病,眼疼,很痛苦,吃了好多藥也不管用,在這個時候我有幸得到了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抱著治病的想法跟叔伯妯娌,一起走進了大法修煉中。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體很快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請了本《轉法輪》,白天看,晚上看,做飯看,吃飯也看。我按書上講的「真、善、忍」去做。我自己理解:「真」就是說真話,「善」就是對誰都好,「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前跟人鬧矛盾,就拿孩子出氣,現在知道善待別人,遇事忍讓他人,做個好人。

我們縣城成立了好幾個學法點,有時間我就去學法點上學法,在學法點出來的時候我真覺的世界觀都變了。真像師父說的:「我們好多人走出這個禮堂之後,你會覺的像另外一個人一樣,保證你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你知道你將來怎麼樣去做人了,不能那樣稀裏糊塗了」[1]真的是這樣啊!

修了大法以後,身體好了,家庭和睦了。大兒媳婦坐月子,我把她伺候的特別好,因為我那時候坐月子沒人管,落了一身月子病。兒媳的母親精神不好,我就一個人伺候兒媳,給兒媳梳頭,端飯,給孩子洗尿布。她生孩子做的剖腹產,為了讓她把刀口養好,我和孩子睡了四十天。鄰居們說我每天都樂呵呵的。這是學了大法才讓我變的這麼樂觀,這法真是太好了!他能把人變的越來越好。師父讓我們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2]。一切都是為了別人好,我真的做到了。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我和同修們出去洪法,在大街上煉功,去村裏洪法,煉的人越來越多。山溝裏也有好多煉的,城裏煉功點兒的人十個一群的,二十個一群的,有更多的,也有幾個人的,每天一大早就像一朵朵梅花,布滿了整個小縣城。我去的這個煉功點有十幾個人,每天早上不到四點,我就拎著錄音機來到了煉功點,等著同修們的到來。早上煉完功回到家,吃完早飯,人們該上班的上班,該下地幹活的幹活,一天下來特別精神。晚上來我家學法,甚麼也耽誤不了。

有一天輔導員說在我縣電影院開心得交流會,同修讓我寫寫。我就寫了在大法中受益的過程。同修整理了一下,還真是一份好稿件。我拿著稿件來到了電影院,那天來了好多同修。一個曾經得了乳腺癌的同修上了講台,她講著自己在修煉中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她非常感謝師父和大法,我聽的掉下了眼淚。然後該我上台了,長這麼大第一次面對台下這麼多人。我用洪亮的聲音講我在大法中受益的心得,我講的是修煉了大法以後,不再化濃妝了,也不買昂貴的化妝品了,也能做到先他後我了,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兒媳婦比我小六歲,她坐月子我是怎麼伺候她的。我發言結束後,台下響起了掌聲。那天多位同修上台講了自己在修煉中的受益。開完了交流會,輔導員和我說:「你這就是修煉,心性提高了。」

家人看到我的變化,二大伯哥跟二嫂也開始修煉了,我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也修上了,全家人都說大法好。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