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展中香被綁架關押 兒子呼籲幫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平度市展中香、周君、周玉香、張俊英、王增美五位法輪功學員九月二十四日被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展中香兒子二十五日去派出所詢問情況,被毆打,身體多處受傷。

九月二十四日,展中香、周君及大澤山鎮的周玉香在平度市仁兆鎮趕集時,被仁兆派出所綁架。當天下午,平度國保指使並脅迫居委會人員參與了對三位學員的非法抄家。因在周君家沒有抄到他們所謂的證據,他們又去抄周君的婆婆張俊英家,並將張俊英綁架。

當天傍晚,門村鎮王增美去張俊英家,遭蹲坑的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

現在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展中香兒子呼籲:「望,不要把一個與人為善的母親,與她唯一的兒子以這種方式分離。請三思,再三思,幫幫我吧!」展中香的丈夫已經去世,公公出現腦梗症狀、公婆不能自理,母親身體也不太好,兒媳婦待產,急需她回家照顧。

關於展中香等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請見明慧網報導《山東平度市展中香被關押 家人維權被毆打》。請善良正義人士幫助,讓她們早日回家與親人團聚。

下面是展中香兒子邵展鵬所述《我的母親展中香》:

母親今年五十幾歲,她是我的榜樣、親朋的榜樣、同事的榜樣。自幼,母親就不停的教育我:「與人為善,寬以待人。」

展中香
展中香

打我記事兒起,我的母親身上讓人看到的是孝順、敬業、聰慧、善良,配得上她姣好的外在。然而伴隨她的病魔在無時無刻折磨著她。「媽,你是藥罐子感覺」,這是我不懂事兒時反問母親的話,而母親回給我的只有無奈與苦笑。

母親與我姥爺的關係很好,沒結婚的時候母親最敬的就是她的父親,我的姥爺,而最愛的便是她的母親跟兄妹們。母親常常會成為解決這大家子中的「公道者」,我會常問她這個問題,為啥人家有事兒就找到你了,「我也不知道哎,可能就是人家相信我吧」。

結婚後,母親有了我。這裏感覺很對不住母親,生我的緣故,母親本不太好的身體又多了「無數無數的病」。只要天一冷,母親必定感冒發燒,她的頭痛、肺病、腸胃病、關節炎、便秘……長期的西藥、中藥治療不見好轉,這也是我很早就知道"藥罐子"這個詞兒的原因。母親的關節炎簡直比天氣預報都好用,而這時候父親溫暖的大手給她捂著膝蓋就是僅有的解決方式。有時候父親保持捂住的姿勢要個把小時。母親的額頭跟咽喉常年是紫色的,頭痛刮頭、咽喉痛刮咽喉,給刮出來的。

雖然母親身體很差,但是這並不妨礙她在工作上得到認可,母親的工作很簡單的就能概括,她在單位每次的先進職工都是她,而她也是領導眼裏最踏實、最賣力、最沒私心的那位,要是哪年先進職工不是她了,那應該是我家的大新聞了。當然,母親也在同事朋友之間兼任了「公道者」這個位置。後來我懂事兒了才知道了這句話背後的付出。只是因為母親無私、為他人著想,這個事兒辦起來真的很難,踏入社會的人才體會得到。

展中香和兒子在兒子結婚時的照片
展中香和兒子在兒子結婚時的照片

母親的孝,我直到長大了才完全理解到,我可能根本做不到,一般人估計也很難做到。說件小事:有一次臨近八月十五,父親下班順路在市場買了幾隻處理的螃蟹(父母日常真的很省很省,怪不得我打小就對零食、水產這些東西沒概念,直到現在都沒有吃的習慣)家裏改善伙食。然而母親做飯的時候,我就很清楚的意識到她貌似有點不樂意,但是小孩子畢竟忍不住紅彤彤螃蟹(殺生了,對不住)的誘惑,我跟老爸開動了,而母親卻沒動。老爸的一句「你咋不吃」引發了導火索,「兩邊的老人都還沒吃過,你們怎麼吃得下去?!」「老的都沒吃,反正我吃不下去」(其實也就是爺爺喜歡吃水產),幾句話過去,孝順的老爹漲紅了臉,差點掀桌子,嚇得我委屈地說:「媽,做都做了,也帶不回去了,咱先吃別浪費了要麼?」第二天,二話沒說我們三口一起回老家去送螃蟹了。這件事兒真正的讓我體會到了,甚麼叫孝在心!

萬幸,後來母親的病好了!徹徹底底的好了,中西醫沒幫到我們,大法做到了。 「身上的病都好了?」這是熟悉母親的人開始常問她的。是的,好了,並且不光病好了,母親的為人更加高標準了。之前她還會因為被自己與生俱來的好勝脾氣帶動、抓理不讓人,現在我感覺她悟道了真理。

然而,母親卻因此被公安警察迫害。不光是作為家屬,即便是作為一個局外人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一個好人被誣陷、打壓、迫害。

展中香的兒子為了見母親被警察打得眼睛、鼻子出血,身上多處傷痕

九月二十五日,我得到了母親被關押的消息,作為她唯一的兒子我想見她一面,而在仁兆派出所,我因為這個小小的請求,右眼球受傷,視力僅剩0.15,下肋受傷,身上多處外傷。現在我妻子臨盆在即,爺爺腦梗,奶奶無法自理,姥姥身體虛弱等等……

母親時常提醒我不要去記恨、報復傷害我們的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