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女教師:信仰自由 我要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平度市展中香、周君、周玉香、張俊英、王增美五位法輪功學員九月二十四日被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周君女士多次對相關人員說:「信仰自由,我要回家。」

周君女士,三十三歲,平度市優途英語教師。這五位學員中,張俊英是周君的婆婆,周玉香是周君的姨媽。周玉香被綁架後,她八十三歲的老母親親眼目睹警察非法抄家,現在濟南住院,急需她回家照顧。

九月二十四日十一點左右,周君與法輪功學員展中香趕集買完東西坐在車裏等周玉香,在仁兆鎮政府門口調頭的時候,來了一輛警車,車裏面大約六七人,還有一個惡告人(男,四十多歲),逼她們下車。她們不下車,一個警察說:「別讓我動手哈。」僵持了十多分鐘,警察把她們拽下來,劫走車鑰匙和隨身的包。警察將隨後回來的周玉香也綁架了。這個過程中,惡告人非常兇狠地罵她們,比警察還兇。後來又來了兩輛車,將展中香、周君和周玉香三人分開劫往仁兆派出所。

當天下午平度610副頭目國玉成躥往仁兆派出所誘騙周君說:「你指認她們,把所有的問題都交代清楚,就把你放了。」他們不停地換人,誘騙周君所謂的「交代」清楚,幹甚麼了,指認、出賣同修就放她回家。周君義正詞嚴地拒絕了:「那我豈不連基本的道德底線都沒有了?不用說修煉了,連做人都不配了。」

警察:「搜查證?我們可以隨時給你補一張。」

派出所一看沒招了就開始非法審訊。在審訊的過程中,周君得知警察已經去她們家非法抄家了,就問:「你們搜我家,我家人沒有人在場。你們有沒有搜查證?」警察恬不知恥地說:「搜查證?我們可以隨時給你補一張。」(家人專門就此諮詢律師:「補的搜查證,也算?」律師指出:「沒有搜查證肯定違法啊。」)

在仁兆派出所,九月二十四日當天中午、晚上和第二天早上,三位法輪功學員都沒吃飯,二十五日中午在三人的要求下,才給了她們每人兩個饅頭、一個茶蛋。

「你們抓這些人幹甚麼?沒事幹啦?」

在仁兆派出所,三個女的、四個男的強行按著給周君她們抽血。二十五日下午十二點三十五分左右,三位法輪功學員被劫往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在路上,三位法輪功學員一直給車上五六個警察(其中一個國保,臉上有白癜風)講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他們都默默地聽著,不吭聲。

到了看守所後,聽到那裏的人抱怨說:「你們抓這些人(法輪功學員)幹甚麼?沒事幹啦?麻煩死了,老添麻煩。」周君不配合,隨車警察說:「你進去教育教育她們(在押的犯人)。」周君:「信仰自由,我要回家。」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兩點鐘,仁兆派出所到看守所提審周君,周君理直氣壯地要求:「信仰自由,我沒有觸犯法律。我要回家。」做完筆錄以後,警察才讓她看《權利與義務告知書》。周君看到上面有一條明確規定:與案件無關的問題,有權拒絕回答。周君馬上指出:「警察,剛才你問的問題與案件無關。」警察只好將原來的筆錄當著周君的面撕了。在重新寫的筆錄上,周君只回答了姓名和婚姻狀況,其它問題一律拒絕回答。

家人憤怒地說:「警察執法犯法。法律等於一紙空文了。可以控告他們。」

平度市公安局人員稱:「從來不知道有610這個部門」

九月二十九日上午九點多,律師到即墨普東看守所會見周君,發現周君沒戴眼鏡。周君家人說她500多度近視。下午兩點半左右,律師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平度市國保遞交手續,沒找到國保大隊的劉傑。一位工作人員收下了手續,並讓找辦案派出所。家人離開後,國保的人員呵斥門衛:「甚麼人(法輪功家屬)也讓進?」

下午三點四十左右,家屬陪同律師去仁兆派出所遞交相關手續,找所長,所長不在,稱正在開會。接待他們的是三個辦案警察,警號分別是:PD1581是個年輕的;053788是年老的。另一個是158172,姓萬。這三個警察一聽說家人要求放人,急了,說:「你們去找平度610啊。我們說了不算。」讓家人和律師到平度公安局執法大隊(法制科)了解案情。家人要回了周君九月二十四日開的電轎。

傍晚,家人和律師來到平度市公安局法制科,接待人是副科長,他告訴家屬,案子與他們無關,他們只管接材料。家人問610辦公室在哪裏?該科長稱:「不知道,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個部門。」仁兆派出所曾經也是這麼回覆家人的詢問,稱不知610掛靠在哪裏,不知在哪裏辦公。

部份參與迫害者:
平度市仁兆派出所:
所長:李宣邦:17667595831
副所長:賈書豪:18660225089
指導員:李鋒剛
萬?光:158172(警號,參與非法抄家)
張姓警察:020177(參與非法抄家,戴眼鏡)
PD1579,罵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罵法輪功學員展中香。
國保打手劉傑:15866870870 15192722858
國保大隊長:姓郭(臉胖胖的,身高1米73左右。)
邪教科長李春民:13969706830
平度六一零副頭目國玉成,15615887178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