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展中香被關押 家人維權被毆打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青島市平度市展中香、周君、周玉香、張俊英、王增美五位法輪功學員九月二十四日被綁架,展中香家人被毆打。現在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展中香家人已經請律師維權。

展中香女士,五十六歲左右,平度市農村信用社職工。九月二十四日中午時分,展中香和周君趕集買完東西坐在車裏等周玉香(當時,車停在仁兆鎮政府門口)。突然兩輛車夾住了她們的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在警察的陪同下過來誣陷展中香。周玉香趕集回來後看到此種情況,急忙上前問:「你們幹甚麼?!」也被非法抓捕。

下午,仁兆派出所警察伙同平度國保拿著鑰匙私闖民宅,到展中香家非法抄家。派出所將非法抄來的東西放在展中香的身邊強行拍照,欲構陷她。展中香質問警察:「你們抄家為甚麼不通知我們家人?也沒有當著我們本人的面。」

在仁兆派出所,警察強迫展中香坐在鐵椅子上,六個人摁著她,強行拍照,抽血。

展中香兒子被派出所警察毆打致眼睛、鼻子流血

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展中香的兒子與兒媳去仁兆派出所了解情況,詢問為甚麼抓捕母親?警察威脅他們:「你們是不是也學(法輪功)?」警號為158172的警察(萬x光),大聲呵斥,不讓家人說話,態度囂張惡劣。當展中香的兒子就法輪功問題詢問他時,他惱羞成怒地上前猛推展的兒子的肩膀,大吼:「你給我滾出去!這是我的辦公室!」

這時進來了好多人,包括該派出所所長李宣邦,他問:「你們來幹甚麼?」她兒子回答:「找我媽。」他假惺惺地說:「那先等會兒吧,先出去。」另一個穿灰色文化衫的人(狠毒地打展中香兒子的參與者之一)說:「等會兒就送走了。」

警察隨即讓家人在刑事拘留書上簽字,家人拒簽並質問警察,為甚麼不及時通知家人?警察肆無忌憚地回答:「現在告訴你們也不晚。」並讓其他人錄像,她兒媳說:「我們也可以錄。」一個年老的警察奪走她的手機,在兒媳的多次要求下,才歸還。

所長一直假裝安撫家人,誘騙他們簽字,見家人始終拒簽,就攆家人出去。家人只好坐在派出所大門口。十二點多鐘,警察們出去吃完中午飯回來後,又攆家人走,連大門口也不讓坐。

不一會兒,穿灰色文化衫的人(可能是仁兆鎮綜治辦的,待確認。)過來大聲誣蔑法輪功,聲稱展中香等人犯了罪。家人立即說:「犯沒犯罪不是你說了算的。」該人還一一問在場家人的名字,當被反問他的名字時,該人立即心虛地不說話了。

家人與他理論:「我們來了解一下情況,你們有認真答覆的義務,你們卻大聲呵斥,這就是你們警察對待老百姓的態度嗎?」該人竟口出髒話,罵展中香不是人。

十二點半左右,一輛載著三位法輪功學員展中香、周玉香、周君的車開出了派出所。(該車寫著:行政執法,綜合執法。車牌號是否為魯B9W97U,待進一步核實。)

家人急了,立即向前,大喊:「我們來了解情況,你們不答覆,反而要將俺家人拉走,要拉到甚麼地方?」

警察們一擁而上,警號為158172的警察(萬某某)脫掉警服,使勁勒住展中香兒子的脖子狠命的往後拉,與穿灰色文化衫的人一起狠毒的專門攻擊展的兒子的頭部,特別是眼睛、鼻子和脖子。當場打得孩子眼睛和鼻子鮮血直流。

展的家人上前阻止警察行兇,也被打。當時出來讓孩子簽字的一年老警察一拳打在孩子的姑媽肩頭上,她立即疼得倒在地上,姑媽爬起來,又被打倒;姨媽的胳膊被打傷……家人的呼喊聲,警察的吆喝聲,亂成一片。整個過程,展中香的兒子始終沒有還手。

展中香的兒媳還有一個多月即將生產,她又急又怕,頓感不適坐到地上,警察才住了手。很快,警察打電話叫來了仁兆鎮綜治辦的人,大約二十幾個,所長李宣邦也露面了,假惺惺地說:「怎麼了?你們跟我到信訪辦公室處理解決問題。」家人信以為真,就讓展的兒子跟著所長一行十幾人向東走,剛走出二十幾步,就聽到家人大喊:「快回來,車又開出來了。」展的兒子欲往後跑,所長大喊:「攔住他!」從大門邊立即跑過去十幾個人,其中一人暗自吩咐周圍的人員說:「下死手!往死裏砸(展的兒子)!(大意)」讓旁觀者不寒而慄。

就這樣,家人眼睜睜地看著親人被劫走……此時,大約是中午十二點三十五分。

展中香兒子的眼睛、鼻子被打出血,身上多處傷痕,下肋骨被打傷,一直到二十七日,他試圖將身體微微前傾或者後仰都疼痛難忍,已到醫院做了相關檢查及鑑定:右眼球受傷,視力下降,下肋骨挫傷。身上多處外傷。

兩名主要行兇者:警號為158172的警察及穿灰色文化衫的男子

律師指出相關辦案單位的違法之處,國保劉傑直推責任

下午四點左右,家人去平度公安局信訪處反映被仁兆警察毆打的情況,後來去了三個人,其中有紀委的馬書記,政法委的一個律師,他們只讓展的兒子一個人進去,聽了孩子的訴說後,不以為然地說他們第二天調查一下。給人的感覺就是走過場,根本不當回事。

晚上,家人到平度市公安局國保劉傑家去找劉傑,詢問展中香被非法抓捕的事,並要求無條件釋放母親。劉傑大驚失色:「你們怎麼來了?這個事不歸我管。展中香多年的情況包括辦了內退等,所有事我們都清楚。你們結婚當天的事,我們都知道。」

二十六日上午,家人去仁兆派出所要人,一直等到下午。展中香的兒子給所長打電話說:「我們只是來要人,就想看看母親,為甚麼抓俺母親?一、抓捕後沒有及時通知家人;二、你們在家人不在的情況下私闖民宅,非法抄家。我們來了解情況,你們不回覆,卻一個勁讓我簽字,我怎麼能簽?你們要將我母親拉走,我不知你們要拉到哪裏?你們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答覆,我肯定要阻止,你們卻動手打人了,你們這是暴力執法。我要逐級反映。必要時走法律程序。」

所長讓家人寫個訴求,交給他,他給遞上去。當天晚上,所長又托人說,交給平度公安局執法大隊就行了,不用交給他本人了。並威脅說明天不要去派出所了,再去就抓起來。讓展的兒子一個人去就行了,不要去很多人。

下午四點多,家人去平度公安局找劉傑,劉傑出來讓家人站在公安局大門口談。劉傑一直說:「我不知道,我管不著。」推責任,又指著公安局旁邊的信訪部門說:「你們趕快去那裏投訴我,別讓我幹了,我真幹夠了。你們這樣整天找我,趕緊投訴我吧。我上面也有領導,我說了不算。我沒有直接參與,我沒去抄家。」

家裏被抄走的東西都在國保大隊。家人要被非法抄走的大約一萬六千元錢,劉傑說錢等人出來再說,調查完再說;並拒絕還給家人孩子工作的電腦。家人只要回了家門鑰匙。劉傑說:「我沒去(抄家),我們只是作了指導,起了指導作用。」正說著,一個身高一米七三左右,臉胖胖的人出來了,兇巴巴的對展中香的家人說:「你們來幹甚麼?該找哪個部門找哪個部門!」說完就走了。

家人找律師諮詢相關問題,律師指出:「錢應該還的,錢與案件沒有關係。法律明確規定:與案件無關的三天之內就得返還的。不返還錢肯定違法。」

家人問:「他們(公安)自己拿著我們家的鑰匙,無家人或我母親本人在場,闖入我家抄家。搪塞我們說當時叫了居委會的人去的。這種情況是不是違法?」

律師:「這是不允許的。有家人為甚麼叫居委會的?」

非法抄家後的第二天,家人趕回家,發現家裏有煙灰、煙頭(全家人沒有吸煙的);兩個臥室的燈都開著。親朋好友憤怒地說:「這種行徑與土匪搶劫有甚麼兩樣?」

展中香請律師轉告家人對人一定要善

二十七日上午,律師去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會見展中香。出來後,律師感嘆:「展中香就知道關心別人。」她掛念兒媳的身體和兒子那天受的傷;因為兒媳很快就要生產,自己現在卻不能馬上回家照顧她,感覺很抱歉。同時請律師轉告家人對人一定要善。兒媳想到那麼好的婆婆竟因為煉法輪功做好人而深陷囹圄,不禁抽泣流淚。

下午律師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平度公安局遞交手續。劉傑一見律師和家人來了,很緊張,忙說不清楚。兒媳說:「你昨天不是說你們國保起了指導指揮的作用嗎?」 劉傑趕快推托:「不是我,也不是我指揮的,指導的。」

一個自稱姓郭的人(臉胖胖的),對劉傑說:「(這個事)很簡單,你跟他們解釋一下就是了。」劉傑忙搖搖頭,溜出去了。郭要過律師證研究半天,律師告訴他:「你們這樣(非法抄家,抓捕)是不合法的。不是你們管這個事嗎?」郭說:「字是局長簽的,與我們沒有關係。」 律師:「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展中香無罪。」郭:「我們按我們的規定辦事。」

聞聽此言,在場的人不禁面面相覷:律師要依法辦案,公安國保是按他們的規定辦事呀。但是,如果他們的所謂規定不合法呢?

律師將相關手續與《不予立案申請書》交給了姓郭的。郭說:「你這個申請書,我沒聽說過,放這兒吧。」轉而嚇唬家人:「你們為甚麼去劉傑家?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不能去了。為甚麼私下找人家?去年5月13日你們婚禮上,就要抓你母親。」「你們(兒子、兒媳)是不是也煉法輪功?等我們調查調查。」「你們再有下一次,就……」「你們為甚麼去劉傑家?你們這個情況,我們就應該抓你們,你們問問律師。」

律師回應:「他們(去劉傑家找劉傑)沒有違法。」郭仍然非常強勢地威脅倆個孩子:」你們如果再去,就抓起來,就這一次。」

到平度仁兆派出所遞交《不予立案申請書》和《控告狀》

從公安局出來,律師又與家人趕往平度仁兆派出所遞交了相關手續。一進派出所,警號為158172的警察(二十五日當天主要打人者)一直不敢直視展中香的兒子。律師對該警察說:「我想了解一下案情。」該警察拒絕道:」你不能了解案情。公安部有規定。」

當律師要求他把那個所謂的公安部規定拿出來看看時,該警察惱羞成怒了,因為根本沒有這個規定。律師告訴他:「法律明確規定,律師可以了解案情。」該警察很尷尬:「那你們等所長吧。」

律師打電話給所長說明來意及相關情況,所長讓律師將相關手續及《不予立案申請書》和《控告狀》交給警號為158172的警察。家人要求無條件釋放展中香,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平度市仁兆派出所所長李宣邦指使縱容下屬暴力執法的責任;公開事件全程執法視頻。

家人還撥打了電話12389,舉報該派出所警察的違法違紀行為。

展中香被非法抓捕後,一個朋友的丈夫聽說後,非常難過:「這是甚麼世道?大姐(展中香)這樣一個整天就知道為別人著想的人卻被非法關押。沒有天理啊!」

展中香的丈夫已經去世,公公出現腦梗症狀,母親身體也不太好,兒媳婦待產,急需她回家照顧。

曾經多次被迫害

展中香女士,平度市農村信用社職工,在迫害發生後,被迫調離多個地方,都離家很遠,與丈夫、孩子、家各居一方,長時間不能回家。

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訪,被信用聯社罰款五千元,並承擔聯社去北京找人的全部費用一千五百五十四元五角,一年內只發生活費,取消二零零零年度未休假補貼及其它補貼。她所在單位也因此被摘掉先進單位的牌子,同事們每人少發五百元獎金,這就是中共的株連政策。

二零零三年五月初,展中香因給大田派出所戶籍員生顯廷真相材料被構陷,被平度市惡警於斌、孫某、馬某等人從單位綁架到大田派出所,被銬手銬坐鐵椅子一天,惡警勒索了她丈夫六千元人民幣才放人。二零零九年二月,因去同修家串門,被早日蹲坑的同和派出所惡警綁架,中午被劫持到蟠桃洗腦班關押,期間丈夫與兒子天天去要人,在非法審訊期間遭邪教科長(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趙洪武的野蠻毒打,兩天無果後,暗地裏索要了家人兩萬元。還恐嚇家人不能上網。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十一點四十左右,山東平度「六一零」代玉剛帶人在展中香樓下,被買飯回來的展中香發現,徑直沒下車往前騎車走,這時代玉剛掏出電話,通知早已等候多時離住所50米遠的惡警叫其攔住。據目擊者說:有兩輛警車、一輛麵包,有十幾人進行追趕,警車鳴笛,展中香走脫。

次日中午十一點半平度「610」以王欣玉為首的3人,到展中香丈夫的單位進行恐嚇,逼其開門,一臉橫肉的叫囂,並威脅不開門就破門而入,其丈夫要站起來,王欣玉都大吼小叫的不讓動,手機不讓打,飯不讓吃。還叫其關機。囂張到了極點,在家屬沒配合的情況下,這才收斂了很多,軟硬兼施磨了兩個半小時才離開。使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其行為與惡匪無異。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山東平度六一零人員闖到農村信用社,找法輪功學員展中香的丈夫,說要找展中香談話,其丈夫沒答應,丈夫單位領導告訴這幾天不能出去,並說六一零給單位施加壓力。三月七日,展中香家樓前就有人在監視。

勸告

所有參與迫害者,全都記錄在案。對承辦案件的終身負責已成為制度,執行明顯違法的上級命令也要承擔法律責任已成為條文約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追究所謂的刑事責任經不起「辦案終身責任制」的倒查和糾問。

美國政府從二零一九年五月底開始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迫害者」包括、但不僅侷限於直接實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體政策、下達命令以及協同者。人權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懲罰之列。

希望大陸所有相關人員引以為戒,對迫害政策不予配合、執行,不要堵死自己和家人前往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定居、學習、旅遊、經商之路。


部份參與迫害者:
平度市仁兆派出所:
所長:李宣邦:17667595831
副所長:賈書豪:18660225089
指導員:李鋒剛
萬x光:158172(警號,參與非法抄家)
張姓警察:020177(參與非法抄家,戴眼鏡)
PD1579,罵師父,罵展中香。
國保打手劉傑:15866870870 15192722858
國保大隊長:姓郭(臉胖胖的,身高1米73左右。)
邪教科長李春民:13969706830
平度六一零副頭目國玉成,15615887178

'張姓警察:020177(參與非法抄家,戴眼鏡)'
張姓警察:020177(參與非法抄家,戴眼鏡)

以下為其他參與迫害者:(黑衣人為偷偷錄像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