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法院誣判無辜 七旬邱青華被迫害患乳腺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青島平度市法院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誣判七十多歲的即墨市法輪功學員邱青華三年、罰金四萬;她兒媳李紅蕾四年、罰金四萬;她女婿徐建訓一年零兩個月;邱青華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被迫害出現乳腺癌症狀。

監獄方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份來到即墨,讓即墨德馨園社區居委會接收邱青華,被即墨德馨園社區居委會拒絕,邱青華老人現在濟南女子監獄接受化療,女兒去濟南探望只准看五分鐘。

邱青華老人在被迫害前身體健康,現在出現這種狀況家人和朋友們表示深深擔憂。

在中共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以來,邱青華老人曾經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老人的兒媳李紅蕾是即墨市稅務局職員,修煉法輪功,連續八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晚七點半,李紅蕾去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孫淑清家看望孫的孩子,被孫的丈夫勾結即墨通濟派出所警察綁架。晚九點半,邱青華與李紅蕾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張鵬偉去尋找久去未歸的李紅蕾,又被通濟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

第二天,警察又以從邱青華的女婿家抄走電腦、打印機等物品為由,將其女婿徐建訓帶走,關進即墨看守所,七月十三日以涉嫌「毀滅、偽造證據罪」非法批捕。抓人的理由如此隨意,使用的罪名更是讓人莫名其妙。

邱青華老人六月七日被警察劫持到即墨普東看守所,因體檢時突發嚴重心臟病,警方調救護車送醫急救,之後匆匆將她送回家。老人看到家中一片狼藉,財物被洗劫一空,三萬七千多元的現金竟分毫不剩。因老人當時的身體狀況,令她無法及時向警察追討。經過一個多月的學法煉功,邱青華老人才基本恢復體力。

七月二十五日上午,邱青華與八十多歲的大姐,到通濟派出所要求釋放兒媳李紅蕾,並追討被搶走的三萬七千多元的現金。老人拿出申訴書,告訴繆姓副所長,自己的兒媳沒犯法,是好人。沒想到繆某一把將申訴書搶過去,三兩下撕碎,並對兩位老人咆哮,不由分說趕出派出所。

九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邱青華老人和徐建訓的律師一起到即墨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遞交相關手續。辦公室內只有喝著茶水閒溜達的李姓隊長,和一個赤裸著上身的「光背男」。邱青華老人客氣的和李姓隊長打了聲招呼,律師則拿出律師證剛亮明自己的律師身份。李隊長勃然變色:「你知不知道她是犯罪嫌疑人,正取保候審,還帶她來!?」律師說:「她怎麼就不能來公安局了?而且她現在是家屬身份。」李姓隊長則手指邱青華老人,以極高的分貝大叫:「你給我出去!」隨即將老人趕出辦公室。

另一邊,「光背男」上來抓住律師就往外拽,拽也拽不動,就對律師喊:「你不能隨便來我們這裏!」律師問:「我是律師,怎麼就不能來了?」「光背男」說:「我們是國保,是涉密單位。」律師說:「國保甚麼時候成涉密單位了,你拿出文件來。」「光背男」呆愣片刻說:「我們正在開會,你先下去登記預約。」並打電話喊來門衛,將兩人強行趕走。

構陷李紅蕾、邱青華等人的所謂「案件」轉到即墨檢察院後,曾多次被即墨檢察院退回公安。構陷徐建訓的所謂「毀滅、偽造證據罪」案在被檢察院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卷後,又被公安改為「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後與李紅蕾等人的案件一起被檢察院訴至即墨法院。

後來,因即墨全體法官集體申請迴避,構陷邱青華、李紅蕾等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案子」被青島中院轉到青島平度市。

平度法院於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庭審了李紅蕾、邱青華及徐建訓等人,九月六日,平度法院在平度又一次非法單獨庭審了邱青華。

九月三十日,青島即墨市通濟派出所通知法輪功學員邱青華假後去一趟,聲稱是取保候審的事情。十月九日下午,邱青華在女兒的陪同下去了通濟派出所,但只有女兒一人回來,邱青華已被警察非法逮捕,留在了派出所。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青島平度市法院誣判邱青華三年、罰金四萬;邱青華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二零一八年七月份被迫害出現乳腺癌症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